玩家出笼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 这里是斯巴达

  盾牌!长矛!

  拿起这副武装的时候,太阳骑士伊尔山突然有一股莫名的冲动,想要大吼一声“这里是,斯巴达!”

  他现在觉得自己就差一条内裤和红披风。

  话说,自己现在这副蘑菇人的样子不会是裸着的吧?

  “累死我了,手工活好难干。”

  已经忙碌了接近两个小时的小罪躺在地上表示自己已经不想起来了,制作石矛还好,有岩风和一口盐汽水这样的大佬把泥岩先打击成棱锥再进行研磨,他们只要负责将矛头绑好在木棍上就行了。

  但盾牌可就要大命了,先不说没有木工道具只有石斧,光是砍树两人就花了接近一个小时,这棵树足足有两人环抱粗,十足十的巨树。

  题外话,这棵树倒下来的时候差点还把楚奇的蘑菇人分身给砸死了。

  也多亏他养气功夫好,没有当场爆粗口,只是操纵着赫尼尔开口提醒了一句“使徒们啊,下次的时候要注意点。”

  然而玩家们把树砍倒后,对于怎么制作盾牌又产生了分歧,没想到树木材质这么硬的小罪和伊尔山已经快累瘫了,原本用整木制作盾牌的计划彻底破产,最后还是岩风提出了一个新的可行的建议。

  “把树皮剥下来也一样可以制作盾牌的。”他开口说道。

  小罪:MMP,那我砍树干嘛?

  树:MMP,那你们砍我干嘛?

  根据岩风的说法,古代凯尔特人就有使用树皮作为盾牌的传统,由白杨树或者榛树的树皮由于轻便和可防御轻弓射击,被当时的凯尔特战士广泛使用。

  在澳洲,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地也出现过类似的出土文物。

  又花了大概半个小时,两人才把一块半个身子大小的树皮给抠了下来。

  至此为止,小罪的耐心已经用尽了,而太阳骑士伊尔山在盾牌完工的时候却突然像是重新活了过来一样,拿起长矛摆起了POSE。

  “别装了,这游戏没有设定疲劳系统。”

  看到小罪躺在地上装死,伊尔山踢了踢他。

  《死寂之地》里似乎没有设置精力系统,虽然说是百分百拟真,但玩家是感觉不到累的,顶多在长时间高强度活动后动作变得迟缓。

  “都准备好了?”旁边的一口盐汽水和老老王,岩风也走了过来。

  其实他们还能准备得更充分点,但毕竟他们是来玩游戏的又不是来打工的,花两个小时做准备工作已经是差不多是极限了,而且他们的准备现在也不算差。

  现在他们五个人足足有三把石矛,两面盾牌和一把临时由工具转为武器的石斧。

  盾牌因为珍惜程度,分配给了初始体型较大的伊尔山和岩风,同时各自配备了一把石矛,小罪和老老王各自认领了石矛和石斧,而一口盐汽水···他有自己的武器,他用蜘蛛节肢代替了矛头做了一把长矛。

  看到一口盐汽水手中那用蜘蛛节肢做成的矛头闪着黑光的长矛,太阳骑士伊尔山莫名的有点酸。

  看看人家这武器!

  不过自己有几斤几两他也知道,肯定不如现实中有户外狩猎经验的一口盐汽水来得强。

  “那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吧。”一口盐汽水点点头,开口说道。

  ······

  石矛小心地拨开每一个灌木丛,五人小心地穿行在树林中,不远处时不时传来的类似夜枭的凄厉嚎叫显示着这片森林连暂时的安全都算不上。

  但是玩家们的心理压力比之前倒是要小的多。

  “你们觉得,现在有没有点像是在玩《求生之路》?”老老王小声地开口。

  求生之路系列是著名的4人组队求生游戏类型的开创者,后续的模仿者不计其数,类似的游戏几乎五人组里的每个人都玩过。

  听到老老王的这句话,其他人顿时又放松了不少。

  “那我们现在一定是开了地狱难度。”小罪吐槽道。

  “超高移动速度,一击必杀的小怪我们又不是没见过,但我们是谁?我们可是玩家!”伊尔山瞥了他一眼。

  别说五人组队了,网络上各种一人通关地狱难度游戏的高玩视频,也是一堆一堆的。

  “小心点,前面有动静。”

  听到一口盐汽水的话,原本在交流的玩家放慢了动作。

  果然,一旦静下来,就又听到了前面的蜘蛛移动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太阳骑士伊尔山的恐惧一下子又被唤起了,那是被特大号昆虫支配的恐惧。

  “刺!”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一口盐汽水已经悍然出手。

  那与其说是刺,不如说是扎,但是动作的迅猛是不容置疑的,他一矛扎出,其他人没看到蜘蛛具体有没有受伤,但都听到了蜘蛛发出的一声惨叫。

  顺着蜘蛛惨叫的地方,其他三根长矛胡乱地刺出,但其他两根长矛居然从蜘蛛的甲壳上滑了出去,只有一根长矛刺入蜘蛛的体内。

  垂死挣扎的蜘蛛发出更凄惨的叫声,往后猛地跳开,口器中吐出一股腥臭难闻的酸液,太阳骑士伊尔山下意识地举盾迎上。

  盾牌上顿时发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滋滋声,幸亏手里的树皮盾足够厚没有被打穿,但即便如此,伊尔山还是产生了自己的手被腐蚀了的错觉。

  “追啊!”

  这次,看到蜘蛛逃跑了,其他人不用一口盐汽水提醒,就自发追了上去。

  不知道蜘蛛伤到了哪里,但是它的爬行速度一下子下降了一半。

  在没有疲劳值全力冲刺的玩家面前,它居然拉不开距离。

  最后被狗急跳墙的太阳骑士伊尔山一记飞扑抓住,然后被乱矛戳死。

  “这就,这就成功了?”伊尔山惊魂未定地开口。

  之前扑上去的时候他是真上头了,想到猎物要跑了立刻跟叠了五层血怒一样,别说害不害怕蜘蛛了,刚才的他眼前是泥头车估计都头铁撞上去了。

  “等等,蜘蛛几条腿来着?”小罪突然开口道。

  其他人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起了之前一口盐汽水手中长矛的威力,立刻眼中闪起了激动的光芒,招呼起来“快快快!回去我们分了这蜘蛛!”

猫龙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