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实的境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它似乎被冷醒了,张开火眼金睛,却不感觉张开了。四面尽是黑暗,没有光,它觉得很不自在地自问:

  “是全世界都黯了,还是我瞎了?”

  往四周一摸,是一圈铁栅栏;想站起来,却被顶盖猛地撞了一下,这使它连忙蹲下抚摸被撞的地方。摸摸身体,只摸到自己的体毛,衣服一丝也没有了。四面飘着雨,打得它十分冷,打了个大喷嚏,埋怨道:

  “我怎在这?衣服也不与我一件,冷死我哩!”

  它想继续睡下——因为它觉得这只是个梦。

  这时,四面传来了巨大的噪声,好像是敲木头。不一会,它就被这噪声惹得烦躁了起来,因为这噪声不仅打扰了它地睡眠,而且震得它耳膜疼。

  它对四处大吼:

  “哪个不清常的呢?给你爷爷出来,敲什么啊!”

  然而四周还是只有敲木头的声音还有它幽幽的回声。

  它看见没人回答它,它默念咒语,变作了一个小飞虫,飞出了笼子;它想飞到尽头,却被边界装了一下,显了原型。原来这里是封闭的啊!他明白了。便从耳朵中拨出那根“绣花针”,幌一幌,变作一条铁棒,足有碗来粗细,随着这敲木头声,一下一下地戳着边界。

  到那雨水快能收集到一盆水地功夫后,它终于戳开了一个小洞,透过了一丝金光,辉煌得使它赶紧捂了双眼;随着那丝光的进入,这里面也明亮了一丝。外面传入的是异口同声的诵经声、敲木鱼声: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

  这下子它明白了:这还能是哪里?这是如来那儿!于是顺着这个小洞贴着嘴巴往外喊:

  “如来啊!是我孙悟空呢!救我出去啊!”

  “即非身相。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如来!是我孙悟空啊!救我!“

  “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

  “如来!......”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

  连续喊了几十次,外面依旧是诵经声、敲木鱼声。这时候它喉咙已经嘶哑地喊不出来了,只能拔一根毫毛变作一片“西瓜霜”来,含着继续喊。

  大约雨水可以接一大桶的功夫后,诵经声和敲木鱼的声响终于停了,万籁俱寂。这时它吼道:

  “你这个如来,哼!叫你你也不应我,放老子出去!”

  如来张开般若的双眼,用空然雄厚的声音说:

  “你这泼猴,把你关在这里面,也是为了你好”

  它很疑惑,回问:

  “哪里好了?如此冷,衣服也不给我一件!看我现在手抖脚颤,冷杀我也!”

  “这时与你的惩罚,让你在里面反省。你本来可以护唐僧历九九八十一难往我取得这三藏真经然后成为“斗战胜佛”,可你之前受了那五百年教训,还是不改过!猿心依旧!紧箍咒也奈何不了你,你就在这里反省吧!不用去了了!”

  “我......我怎的了?当时只是一时气头上,忍不住几句说教和那“话经儿”,就走了。也不至于如此吧!我不去,那那老和尚怎么办啊?”

  “这你不用管!”佛祖接着呵斥道:“你这恩将仇报的泼猴,你拿你那金箍棒将你师傅打晕了过去,还将他包袱抢走,回花果山大声嘲蔑地朗读你师父地通关文牒;还叫嚣什么‘自己去取经,自己去当佛得正果’,这可是大不敬!将你关在这里惩罚,不好,总比那五行山好吧?”

  它本来就要服帖默认了;但听到后半段,又疑惑不解了起来,问如来:

  “师父那天是念过紧箍咒,教训过我说‘你这猢狲杀生害命,连累了我多少,如今实不要你了!我去得去不得,不干你事!快走,快走!迟了些儿,我又念真言,这番决不住口,把你脑浆都勒出来哩!’我堵了气,没有回花果山,怕被水帘洞洞小妖见笑,笑我出尔反尔,于是就奔向落伽山上紫竹林里面观音菩萨那去了,并没有回去;更没有打晕我师父。我只记得后来沙师弟过来了,说了来龙去脉,原来有个猴伪装我先打晕了师父;抢走了包袱,说要自己去取经,连他和师父、呆子都造出来了。我和他去探究竟,才知道那家伙叫‘六耳猕猴’,后来我们从地府闹到天宫,最后到了这里,后来我好像不知怎么回事晕了过去,后来就这样了。”

  如来冷笑了一声,斥责:

  “胡说八道!是你忍不住说教和那紧箍咒,打晕了师父,要自己去取经。还怪罪什么‘六耳猕猴’,那根本是不存在的,只是你的借口罢了!是你干的那些荒唐行为!现在给你关在这里,关上一千年整,然后再让你去等下一位取经人,再去凡世历练!”

  他有点愤怒了,吼:

  “呵!放屁!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老孙做了的事情从不会赖皮!我向前在生死簿上划去了所有猿类猴类的名字,所以这个充货肯定是存在的,而且学了本领,使了个模仿,才跟我长得一样!”

  “哈哈哈!之前你划的名字全都被那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恢复了,根本就没有那什么‘六耳猕猴’!”

  “有!说不定那充货是在我划名之后也学了个什么不老不死的法术呢?!”

  “那你怎么证明它存在?”

  它笑了一笑,显出骄傲的神情,说:

  “哼哼!这个容易的很,叫观音菩萨和沙师弟来问就一清二楚了呗!”

  “好,我马上找他俩来对峙。但是如果你撤了慌,诓骗了我们,那你要心甘情愿地呆着这里面!行么?”

  它显出有信心地样子,说:

  “一言为定!瞧吧!”

  “驷马难追!瞧吧!”

陆小云君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