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实的境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不到那雨滴到一碗水的功夫,观音和沙僧都到了大雷音寺。

  观音本来是在打坐,一听到外面的木叉禀报阿傩唤自己赶去大雷音寺;急忙驾祥云飞去。

  沙僧本来是拿这那紫金钵盂化斋呢,但行了许久附近都荒无人烟,返回的时候,遇到了迦叶,听说了他的来意,也随着他乘着香风向大雷音寺飞去。

  沙僧见了如来,至心朝礼,给他磕了个头;一旁的观音双掌合拢与胸前,庄严地作了个揖。

  如来便让沙僧起;让观音入座,接着对这那个钵盂的小洞里面说:

  “悟空,你的沙师弟不来了?”

  他睁开火眼金睛,眼睛又精,看到了沙僧,于是最靠着钵盂那个小洞向外喊:

  “沙师弟啊!向前来,这如来说我不是真的哩!你老实,告诉它我是不是充货。”

  沙僧听到了声音,经过了如来的允许,往那个小洞一看,里面黑漆漆一片,虽然外观只有一尺大小,但里面却感觉可以包罗万象、无边无际。看了一会,才看到了它。仔细瞧了几眼,又若有所思了一会,才对如来摇摇头说:

  “嗯!不是,大师兄此刻还在下凡和我们分头化斋呢!肯定不是!定是那‘六耳猕猴’充货来的。之前大师兄一棒子没打死它。”

  “啊呀!三师弟,可不要糊涂,那厮是不是与我平常不同?”它着急地问。

  “并没有,而且还了温和了不少,对师父唯唯诺诺,我大师兄定是受了上次的教训,收回猿心意马了,与往日不同,那是肯定!你这充货与我大师兄有异才对哩!”

  “你这糊涂虫!定是受了什么迷惑了!那家伙是‘六耳猕猴’,它才是充货;再说了,这诺诺连声是我孙悟空风格吗?”它冷笑着说。

  “不是与你讲了么?我大师兄改正了,而且它是知错能改的;而且那‘六耳猕猴’确实是充货,不过那‘六耳猕猴’就是你!虽然早被我大师兄一棒子打死在钵盂中了,但说不定你法力高强,回生了呢?”

  “我不是‘六耳猕猴’,你这哈巴狗看清楚!我是知错能改的,但是那充货现在冒充我,而你们又不信我,我能怎么样?”

  它又对如来呲牙咧嘴地吼:

  “你这如来一定施了什么法术与他!下贱!”

  如来并不急躁,还是心如止水。接着,如来让沙僧回去。走之前,它还对他大声说:

  “回去保护好师父哦!别让他瘦了冻了!等我辩论赢了这如来我继续取经!”

  而沙僧一声不吭,不理不睬地乘香风走了。

  如来问:

  “悟空,还有什么话可以讲?”

  它只是呲牙咧嘴地呼吸,似乎鼻子中冒出的是火;双拳紧握——一手握着金箍棒,一手靠在大腿,火眼金睛似乎闪出火光,紧紧瞪住如来。

  见它这副模样,便唤观音出列,对它说:

  “不要说我诈你,现让你信服口也服。”

  它便愤怒着问观音:

  “观音!你是否见我与那‘六耳猕猴’来过你那紫竹林争斗,你还念过紧箍咒,以此判真假,然后那充货也同我一起痛滚,是么?”

  观音端庄地回答:

  “此事属实,可那充货是你,是你与悟空争斗,你就是那‘六耳猕猴’”

  “我不是真的,呵呵!可有依据?”它篾笑了一下。

  “当时我留了一个心眼,有一段是念错地,那真的悟空可停了,你还痛滚了几秒!接着才继续念的。”

  它“呵”一声,回答:

  “胡说!你没有念时,那充货还滚了几下!”

  “金箍咒是有回波的,当然有隐痛了。”

  “哈哈哈!我带了这些年了,从没感受过什么回波,师父念那‘话经儿’后,从没有隐痛!”

  “你这充货这么狡辩我也没有办法。”

  说完使了个眼神给如来,如来便让她回到座上。

  之后任凭它怎样解释,众神佛都只是听着当耳旁风,作哑巴态,一言不发。

  它见到如此,吼着:

  “怎得不问啦?心虚了?虚伪的你们!哈哈哈!......”

  见此,众神佛都唤一声:

  “善哉!南无阿弥陀佛”

  接着,便继续敲打木鱼,齐齐朗诵经书,中间还夹杂着它的控诉:

  “复次善现。灭圣谛清净故色清净。色清净故一切智智清净......”

  “怎得不问啦?心虚了?虚伪的你们!哈哈哈!......”

  “若灭圣谛清净。若色清净。若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

  “怎得不问啦?心虚了?虚伪的你们!哈哈哈!......”

  “灭圣谛清净故受想行识清净。受想行识清净故一切智智清净......”

  “怎得不问啦?......”

  “.........”

  “......”

  “...”

  待那雨收集到一条大河、一条大江、一条大海那么深、那嗓子嘶哑了无数次、那“西瓜霜”吃了无数片、那经诵了数不胜数条时。它终于不是吼叫,只是大声笑着自言自语着:

  “美猴王,呵呵!......”

  “......”

  那如来见到如此,脸色难看了一会,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叫观音菩萨及大众用斋,自己只是自言自语了一句“般若波罗蜜?”,就离开了。

  从那之后,它双目变得无神,不再是从前的火眼金睛,周围泛着死灰般的圈;双唇发紫;向前那炽热的身躯现在冷地像铁——也许是这雨打地,也许是它心灰意冷了——每天只是双手抱着双腿,呆若木鸡地盯着外面透进来的那束光,但它看不到真正的光明。

  再后来,它变成飞虫又重新回到了铁栅栏笼中,一边永无止境的休憩,一边思考着它那死的生,一边重复着:

  “美猴王,呵呵!......”

  “齐天大圣,呵呵!.....”

  “光明,呵呵!......”

  “正果,呵呵!......”

  “幻实,呵呵!......”

  “.........”

  “......”

  “...”

  后来啊,它渐渐瞎了,融入了着黑暗。

  它想寻找光明,但之前那束光也消失地无影无踪。

  它——孙悟空,终究还是看不到那光明了......

陆小云君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