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世生生重又此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九章 回头无路(上)

  午休时间还没结束,柳晨已然坐在林荣的办公室,她入职月余还是第一次有荣幸在非工作时间进这间办公室,这个点能来的都是至亲至近之人,比如林肖、郑裕,以及一个没名没份的叶树。

  同样,这个点能开的会也不是一般的棘手。

  “抱歉占用各位午休时间,林副总希望快速了解下供应链职位的招聘情况,正好合作方也在,所以我们就简单过个小会。”

  “工作需要,希望柳总监不介意”林肖撇了眼林荣,这一下子忽冷忽热的,唱哪一出。

  “林副总客气,这是我份内工作,何时都是可以的,关于目前新业务线相关职位招聘进速,我们是以双周报告形式提供,不知林副总对哪部分内容想再多了解一些,我都可以向您说明。”

  “报告内容我看过,总结来说就是没问题也没进展,我理解的报告应该是发现问题与解决方案,什么都没说的是浪费人工。”

  柳晨抿抿嘴,林肖的“威名”和作派她是了解过的,想着未来是要进一个家门的,还是得赔着笑脸。

  “林副总说的是,我们一定检讨,在报告的深度上再做改善。”

  “谈正事吧,这些可以放管理会议上谈,合作方在,抓紧时间具体谈供应链职位。”

  “叶总,我们上午刚开过会,是还有什么未沟通好的内容吗,您现在也可以提。”

  “各位Leader,我这边相关职位都在照常推进中也在定期向柳总做报备,今天正好林副总约了个工作午餐想再了解一下供应链几个职位的进速,我就常规反馈一下。林副总对其中一个候选人比较感兴趣,我也简单介绍一下,这名供应链总监推荐候选人早年毕业于英国帝国理工,工程自动化专业,回国先后服务过3家外企都是消费品行业的多品牌集团公司,之后短暂创业失败目前失业状态。”

  “听着还行”郑裕插句嘴,惹来所有人的白眼。既然看不上,干吗非要拉上我开会。

  郑裕只是好奇叶树和林肖谈点什么,八卦体质的本能让他没及时回避,结果人家直接把他拎进会场。

  “我也觉得还行,可为什么我没能从正式通道见到这个候选人的简历。”

  “这个......我们其实提交过这位候选人的简历,被HR拒了,当然确实有些硬性条件不符。这位候选人46岁,超过此职位的年龄要求35-43岁,就算放宽到45岁也还是超了一点。而且他离开消费品行业精确计算是2年零2个月,HR希望是近两年都在本行业,底限是不能离开超过1.5年。有点可惜”

  “所以我不能理解的就是,HR的标准没有灵活度吗。”

  “灵活也是有边界的,就像叶总刚刚说的,年龄35-43岁,我们虚线已经放到45岁,集团目前中层管理团队的平均年龄已近44岁,从长远发展角度年龄均值往下才是合理方向,新业务线的中层管理团队的计划平均年龄在34-41岁,理想均值在38岁,这样可以支撑未来5-10年集团任何的变革需求。在此点上,林总和我有过共识的。”

  “确实,就这个点,我和Linda是想法一致。”

  “我完全同意,前提是有其他合乎条件的合格候选人。这个总监职位是我直属下级,供应链未来的实际执行管理者,按照重要性排序,年龄不该是第一位的。”林肖真是,我的话一字不差复读出来

  “这个我们要检讨,请叶总稍后把这位候选人的简历发到我邮箱,我来跟进一下。”

  “好的,不过,还请柳总监要稍稍抓紧一点,这位候选人近两年旅居英国陪读,孩子放寒假回来探亲,目前人在国内,不过年初五就要返程。按您上午开会说的,春节假期前不再推进我这边的4个职位终面,那这个初面还没开始的估计更加没机会。”我浅浅礼节性抬高下咬肌,虚伪的笑脸,滴水不漏难敌我十面埋伏。

  “HR按这个节奏,林总,您的市场部明年可以搬到廊坊的养鸡场去做现场孵化。顺带省一笔办公费用,真好。”我可爱的肖肖,你果真还是原来那个路见不平就敢动手指头头的肖肖。爱你哟

  “品牌孵化的先期调研是第三方再做,按项目节点市场部的后续配置人员可以在4-5月份陆续到职,7、8个职位一个月薪资也能省30-40万,创业就得拿出点创业的样子,省得别人说我们摆阔。”林荣说得谈定,从进门对视过一眼,整场到现在他都没再扫过她一眼,话语间又处处维护柳晨,不知情人士是看不出任何颜色。可林肖和郑裕都是知情者,把人架在火上烤,以他们的了解,林荣是生气了,生蛮重的气。

  “而且年终年初春节假期,本来就是人才流动的淡季,金3银4开始人员流动起来,我们的可选择空间也会相应加大,天时地利......人合”,柳晨和林荣这个结尾对视,绝对齁到我。

  “倒是我正好想请教一下叶总,您推荐的这个供应链候选人离开行业2年多又常驻英国,那是怎么被你search到的。”

  “柳总监,猎头的工作就是为客户找到合适的人选,用尽方式和渠道,很多优秀的人才也不会都出现在公共平台,他们的职业生涯会与猎头紧密合作。至于这个人选,他所在的公司再2年前有过一次高层更换的地震式大换血,很多中层在那时离职。可我们在各个公开渠道都没有找到过此品牌相应时间段的供应链负责人简历,我们当时退而求其次的联络了继任者,但专业年资偏低,是从采购端上来的,对林副总所要求的整体供应链控制及大数据模型方面能力显然不足,所以我们又回头再从当时离职的供应链团队关联职位一个个联络把这个人象堆金字塔一样慢慢堆出来。然后跨洋隔着时差的沟通,资料提供、简历更新、非正式背调,最终才能放在您招聘经理的台面上。”

  (可她也只用一分钟就把一切画了句号)我想说但又咽回去,对事不对人吗,至少形式上要有高度。

  从纸堆里挖出的6、7份简历是品牌供应链大大小小,高低不等的职位,但离职时间都在相近的半年内,一个一个电话的交流寒暄,再到套话,再到人介绍人,人再介绍人。一个已不在招聘平台投放简历的人,从试探性的沟通直到深度的职位匹配度的交流,再到客户公司的企业文化与工作氛围,组织架构与管理风格,供应链的定位与未来规划,现有人员团队。等拿到最新简历,再进行相关职位链的非正式背调(又是抠几个组织链的上下左右的职位人员去了解)。

  我所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也正代表猎头这行的专业与价值所在。我对辛苦工作没有怨言,轻易否定也是时常有之,如果不是前仇新恨,我也能继续默默干活,一次次推倒重来。所有人都觉得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只有业内人员知道自己的不易。

  “那我真是佩服叶总的专业能力,我也很抱歉之前对志桐和您有过的质疑。我误以为这也是猎头间调剂来的资源,比如您向优泰提供的研发简历。”

  我的脑子嗡嗡的响,象是被人从后脑勺暴击过。之前在飞机上“搭讪”过一个邻座,竟然恰巧就是化学研发出身的,我没精力跨界,也不想去动爵爷的盘子,所以借花献佛的把人“送”给爵爷,看看能不能用,现在看来坐头等舱的确实都不是一般候选人啊。

  本来吗,一我没接林业的研发职位,二我分享给优泰的不是排他性资源,候选人自己主动投递呢,优泰在公共平台上搜到的呢。这种事无伤大雅,但如果说欲加之罪,那问题就出在我收林业的人才推荐费是23%,优泰我预估25是打底,可能研发这个方向要收到27。就算是只比我多收1个点,研发年薪200万左右的职位就将近5万的费用差额,关键损失的是客户,且猎头合作本也不排他,我直接向HR提供也不违规,所以硬批我个罪名也是能按上去的。

  所以我脑袋开始肿涨,头皮麻麻的,东窗事发必定是内部人透露的,候选人一般没有傻到这个地步,更何况是应聘200万年薪的人。

  现时换我在明,敌在暗,被动了。

萱语梧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