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世生生重又此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一章 回头无路(下)

  我赚的不是血汗钱但也是靠自己本事,讨好迎合都是为谋生,但若非要做掉我,那我还不如心怀坦荡的高调离场。

  可坦荡不过几分钟,瞬间我又挫了。当柳晨意外而又情理之中的再次出现,就知道命运的齿轮可能又惯性转动,为此已经开始在盘算新客户的开发,也毛估下自己手上的盘缠还能续多久的命。志桐是小公司,靠流水度日,真就是不作不食,没有余粮的。

  叶树盘算着最好的情况是在今年年中,678三个月完成过渡。一来上半年金三银四的一拔羊毛薅完,客户也要休养生息。自己利用下半年金九银十前三个月把BD做好,无缝过度是最完美的。

  所以特地又来BJ见柳晨,带着诚意来沟通一个电话就能说清楚的事。她不是想来拆伙的,可不就是一时没忍住,另一点那女人提到优泰,爵爷是她的白月光某种程度也是她奋斗的目标,如若她认了也就是变相的说明优泰也参与不当利益输送,那她是没脸再去见爵爷的。

  这是断断不能接受的,给爵爷挖坑,那还不如埋了自己。

  可哪来的勇气呢,短信里跳出本月帐单信息,把我拉回现实的苍凉。悲苦惆怅之中我也没忘记去撮一顿四季民福的烤鸭,以前喜欢去金鱼胡同旁的一家,排队人最少,厅堂也敞亮。

  后来这家店关了,就换去前门的店,“高高的前门,仿佛挨着我的家。”听着京曲进京赶烤,也是人生短暂的乐趣与自我疗愈。

  命都好过我,看着叶树发的朋友圈,嘴里的咖喱饭还是很香的,毕竟饿过饭点,吃啥都是美味。况且终于能和女神独处

  “【庆幸架在火上烤的不是我】这发的意有所指,叶叶这是下定决心准备一拍两散啊”

  “为什么叫她叶叶,是小名吗?”

  “叶树说过她朋友都这么叫她,腻称。”

  “我看她不破不立,我喜欢。”

  “原来你喜欢这种张扬的呀,早说呢”

  “我以为郑律也喜欢她这款,否则刚刚怎么会见义勇为,你可向来是八风不动。”

  “我对叶叶初为好奇,让林荣心动的人总是有点光环,今天中午过后肯定是欣赏,别说,她和你还真有点像。”

  “弄得很了解我一样”

  “确实比你想的了解”

  郑裕放下手中的餐具,很认真的看着林肖,语气调侃,眼神则透着不加掩饰的灼热。

  林肖也是经历过风月的,曾经也不乏追求者,现如今也还是受欢迎的高门贵女。可如此直白煽情当面开撩,还是有点......

  “你不是我弟的CP吗”

  “没女色时候,我确实排序第一。”

  “看来是个好伴侣,风趣又会自嘲。”

  “林肖,如果你需要,我也提供异性服务。”

  “小屁孩们都在想什么呢,还有,你该叫我林肖姐”

  “这样自加障碍的事,我拒绝。”

  想叉一叉话题,结果又被绕回去,郑裕也是高手,既然你喜欢张扬,我就不走寻常路。

  Zoe听到自己敲打健盘的每一声响动,总经办很少有如此安静到丢一根针能听见响的时刻。今天中午闭门小会结束,众人各自散去,Zoe惯例倒了杯咖啡送进去,就见林荣还坐在会议桌前,咖啡递过去一点反应也没有,像是很认真的在想心事,认真到对她的进出一点反应都没有。

  好死不死,乘门神不在位子,财务老总和业务拓展老大直接进来,是为一笔开发费用有点不同意见,双方情绪都有点大。Zoe一个劲的拦着使眼色让他俩闪,看不懂表情语吧,两人还没完没了。

  “你们再想想,商量个方案报给我。”

  哇,Zoe御前行走也有小3年,是林荣上任总经理,从全公司的内部应聘简历中提调上来的大秘,对他还是了解的。这位少帅是雷厉风型款,有决断不喜拖泥带水,最讨厌来回讨论不出结果的会和人。不过,林总是大家的道理都可以是道理,据说楼下那位林副总就属于只有她的道理才是道理。

  今天这个明显就是敷衍,不是心情不好就是心不在焉,避开为妙。

  “林总,抱歉,没拦住两位部门总经理。”

  “没关系,到下班别再放人进来,除非是来辞职的。”

  ---------------------------------------

  吃个午早晚餐,回宾馆倒头睡一觉,然后决定再出门补个冰糖草莓,可以考虑再来碗爆肚。

  郑裕这家伙发来微信问要不要一起吃个晚餐顺便安慰我几句。就今天的表现郑裕这朋友还是值得交,我也就不推辞。

  【车到了】

  【好的,来了。】

  刚走出酒店就看到林荣的迈巴赫,还没等我转身小跑,郑裕下车就拉住我往车里推。

  “叶叶,我想着把林荣叫上,有什么误会大家解释清楚就好。”

  “哪,哪,哪儿有什么误会,我,我,我不去。”我没上妆,穿着条大棉裤就大摇大摆的出来,想着这顿我请,附近来个涮羊肉的吃点就成,而且刚刚回郑裕微信时还吐糟了林荣“色欲熏心,早晚被妖精连人带家产吞个干净。”

  此刻哪有胆量上他的车,还坐他身边。

  “郑裕,我讨厌你”我压低声意,把着门手不肯进车僵持着。

  “叶叶,相信我林荣他今天白天可能太阳辐射照多了极不正常,晚上我们再好好聊一聊,冷静的、理智的,放心,有我在,他肯定不会变身。再说,生意还没黄,你不得再努力一把。”

  “郑裕,我现在也很讨厌你。”

  突然林荣从车身后绕过来出现在郑裕身后,把我俩都吓一跳。

  “我不是为了缓和气氛吗”

  林荣也不搭理他,抓开我拉住车门的手,一把拉开车门把我塞进去。一关车门回头来了句

  “既然都讨厌你,今天晚餐你就别参加了。”

  还友善的拍拍郑裕肩膀

  我没反抗确实因为生意还没黄,不得再努力一下。缩在车里一角大气不敢出,瞄着旁边的林荣,他也有点拘谨,刚刚绑我上车的霸气一点没留住。

  “林总,刚刚和郑律语音里有些冒犯,您别放心上,今天这顿我请。”

  “好”

  我就是一憨憨,误以为林荣和林肖是姐弟,估计消费层次也差不多。结果车进金宝街的马球会所我就有些后悔自己的口不择言。

  “喝点什么”

  “不喝了,太晚了。”

  只要不点酒,看看菜单,俩人估计小几千也够。

  “你还在生气”

  “没有”确实没有,纯粹是因为酒水太贵。我是生柳晨的气,但说又多恨林荣确实没有,这一世截止目前作为甲乙关系,他不是最难搞的甲方爸爸,今天中午我明确站了林肖的队,他生气也好,借题发挥也罢都是正常的,是我预料之中的。

  “我找林肖副总,而没先找您,主要是考虑到柳总监是您亲自招入的HRD,所以......”

  “所以你不认为我会支持你”

  “主要,这是个供应链的职位,层级上也是应该先向分管副总汇报的。”

  “我给柳晨的目标是组织变革,涉及到流程、系统和人,变革是个大目标,具体到很多方面,直白点就是更新换代,事和人都要有所汰换。HRD就像一把刀,要为我所用,自然也要给她最大的支持。”

  “明白” TNND,话说到这个份上,我这顿饭请的有点亏。

  “我提个建议,你的公司终止和林氏的合作,我个人出资入股志桐,你可以把公司的运营规模扩大,未来人力资源方面的业务趋势也是要体量化才能形成差异优势。你现在顶多是个小作坊,生存可以,其他没机会。”

  “你准备投多少”

  “第一阶段500万,我可以找咨询公司给你做个详细的商业计划书,作为你的业务发展方案。”

  “没有......附带条件?”

  “我对你很感兴趣,我们可以尝试发展一下”

  “你想发展到什么程度”

  “我会在上海为我们俩准备一套房子,房型、地段按你的喜欢来选,总预算不超过1500万。我每个月都来上海呆两周左右,如果实在忙你就来BJ。如果我们能在一起超过2年,这套房子就过户到你的名下。”

  “当然,如果你有特别喜欢的,房子的预算可以再加。”

  看着叶叶嘟起的嘴,林荣又心虚的拉高点预算。

  他白天想了很多,从叶树先去找林肖到她和柳晨的这场PK,到自己想傻冒一样的定餐定房,理智恢复后觉得自己蠢的可笑,傻的可耻。

  客观的总结,柳晨做为业务伙伴是合格不能拿来取舍,而叶树,他必定是要得到的,他已不在乎执念的想法是因何而来,他甚至都无法自我复盘的去审视自己到底被她的哪些特质所吸引,从而深陷到迫不急待,而且愿意拿出自己最大的诚意。

  什么是他的诚意,自然就是钱和时间。父亲从小就教育他生意人的骨血里都要透着对赚钱的渴望和对用钱的审慎。他也是典型重利轻离别的商人,当年方婷和他离婚,很大程度是他太吝啬给予时间,而他则第一时间纠结的是捆绑利益如何有效存续,所以扭捏姿态的拖上小半年,所有旁人眼里看到的都是他深情不疑留不住前妻的决绝,以致前任岳丈也认为自家女儿对不住女婿,有这点愧疚与承诺,他才肯安心离婚,其实心里对于前妻的留恋有但也少的可怜。

  就是这样的他,如今拿出一大笔钱来显示自己最大的诚意,还有比钱更宝贵的时间,已是他最直接和深情的表白。

  而我嘟着嘴,是因为很生气。我上一世和林荣在一起是吃他喝他用他花他的,可恋爱里哪个女孩不用点男朋友的。那时的自己特别有骨气,一直觉得除生活日常外我只要不多拿他的钱,我俩之间就还是爱情,哪怕他有未婚妻。另一层生气是因为上一世真的,他勾勾手指头我就把自己送给他,根本没有过他拿钱猛砸苦追我的过程,亏的太大太多了。

  此刻有一些些释怀,我们曾经肯定爱过的,我所有不甘和岔岔被稍稍的治愈,唯遗憾那时的我没能好好享受一段情爱。而今又回头无路。

萱语梧桐 · 作家说

可能会觉得女主三观有点歪,但真实世界里的每个人都会有无数个三观适用于不同的对象。不是解释不是说服,创作分享。边写边说,也是不以写作为生的爬格人的乐趣。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