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世生生重又此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二章 消愁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

  背上所有的梦与想

  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

  没人记得你的模样”

  毛不易这小子到底经历过啥,才能写出如此凉薄又真实的歌词。

  林业的年终答谢宴,如常在王府半岛举行,这也是林荣最喜欢的“食堂”,妥妥一个名利场。

  红色桌布的主桌上,董事长夫妇、林荣和柳晨、落单的林肖副总、还有几位重要客人与集团的几大高管,围着主桌的集团中层和核心合作方,再外一圈就是排名靠前的主要供应商。凑成18桌,都希望来年还是个好年景。

  主桌的座位安排就值得我等好事之徒好好咀嚼一番,林肖虽落了单但紧挨着亲爹坐,林荣则是坐在亲妈和亲信之间。你说是按西式坐席男女间隔排吧,也非都如此。就他们一家子看似井然有序又好象分出了远近亲疏。

  再看一拔拔敬酒的,老臣子们敬过董事长都先敬林肖,再绕去找林荣。新人们就比较讲规矩,正副按序排。

  合作方我不认识看不出端倪,人力资源供应商都是林荣和柳晨一起敬了,看上去还真有点婚礼上的互动场景,柳晨倒也没显出一点推辞,一杯接一杯,春风得意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

  做为还未被正式“除名”的供应商,我自然也在被邀请之列,一桌的都是人力资源合作方,我和柳晨撕破脸估计也不是秘密,大家对我敬而远之,说起来敬字还是仰赖林肖副总的威名。毕竟将来谁能执掌大位犹未可知,谁不留点后手。

  正常,生意人哪有太多情面,真有,就是客户的脸面最大,柳晨做了哪些小动作我用脚趾头都想得出,不要说这些个供应商,我推荐进林业的几个中层也没一个过来和我打招呼,是呀,他们都是我的“货”,而我也无非是他们的“桥”,各取所需后自然是可以江湖不见,更何况新主的女伴已经与我心照不宣的势不两立。没人会选边,确切说谁会蠢的站错队。

  我没想来的,林肖不放过我,她助理电话提醒,我的请贴是林肖亲自签发。瞧,站队的人就得服从安排。

  上一世酒宴那晚发生了很多事,也有告别还有未及的开始。而此世此时此地,我无念无愿无盼,只想赶紧吃完早点走人。

  自顾自的吃着喝着,任谁爱理不理,我又不吃你家粮食。

  “叶叶,来,我俩干一杯。”郑裕今天有点帅,灰色西装很称他,一看就是定制款,把他1米8几不肥不腻不瘦的身材勾勒的恰好。别说郑裕长得也真不错,五官端正,天庭饱满,脸型方正,自带好人的标识。眉眼时常含笑,一看就是丈母娘喜欢的那类敦厚善类。一副细框眼镜显俊秀的书生气,积家的腕表,H家的袖扣时尚贵气还不张扬。

  果然长得好的人都和长得差不多好的人做朋友,就像我以前总说爵爷,有钱人的朋友也都是有钱人。林荣也长得好,富二代吗,娇养出来的气质是不一样滴,爹妈又遗传了好相貌,他情绪稳定时绝对是个玉面郎君,眼带桃花粉唇皓齿,这我有发言权,林荣皮肤细嫩白滑,说男生女相肯定不是,但生了一副女人的好皮囊也不夸张。

  后来接手集团,少帅的气场慢慢练出来,说白就是越来越少笑,总是眼神冷冷的,脸色酷酷的,如今越发象个暗夜王子,越发走阴柔气质路线。

  “哎,叶叶,就喝一杯,需要想那么久吗。”

  “不好意思,吃撑了有点恍惚。”

  “你是交了礼金准备吃回来?”

  “没有,主要是半岛的菜不错,我也是沾光难得来一回,有点......你懂的”

  “林荣是这里常客,有专职服务管家,让他带你来不就行了,分分钟的事。”

  “别提他”

  再郑裕没说出什么更不合适的前,我赶忙打断他。先不说一桌都是供应商,林荣这个字自带敏感属性。且爵爷也在这一桌,坐在我的斜对面。我们全程无交集,虽然似乎已成过去,但我还是心虚的不想在爵爷面前与林荣扯上关系。

  “你俩吵架啦”郑裕凑到我耳旁,压低声音。

  “我俩没好过,吵个屁。”

  “那你和他好呀,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林荣肯定吵不过你。别看他上班时那个凶神恶煞的调调,他日常过日子智商不够用。”

  “你就不怕我抢了你第一宠妃的位置”

  “傻呀,你我功能不一样。”

  “郑裕,你如果没考上律师资格,肯定就去做流氓头子了。”

  “啊,为什么呀”

  “只有律师执照才能管住你这张口就开车的嘴。”

  “熟吗,我不把你当外人。”

  “求你当个人吧”

  “行了行了,不和你贫,说正事,呆会儿我送你回去,别自个儿先走哈。”

  “不用,我叫个车就行。再说你喝了多少,还敢开车,真想去当流氓头子啊。”

  “气泡水,急啥,你我的命都是命。太晚了,有人不放心,我奉旨护送。”郑裕朝主桌撇撇嘴

  死林荣,牵着一个念着一个,渣男,不过还有点良知。

  “行吧,皇命难违,悉听尊便。”

  “叶小姐,我敬你一杯,谢谢你的引荐。再者,我听说好像给你添了点麻烦,也很抱歉。”

  “王先生,您太客气了,也没什么麻烦可言,能小小的参与促成您和林业的合作,是我的荣幸。”

  “叫我Kevin,大家以后是朋友。李总,我们一起吧。”

  整个场子我认识的人不少,认识的时间也不短。最终来敬酒的是一个一程相伴的旅友,一个我在他身上没花费什么时间也没挣过钱的朋友。人生何处不是相逢啊!

  爵爷走过来,我们三人碰杯,看似很和谐。

  整场我俩都没有互动,不是因为坐得远,不是因为柳晨放出来的闲言碎语,爵爷家大业大不是在乎这点点的人,他有自己做事对人的原则。

  在我鼓起踌躇一世蓄积起来的勇气准备向他表白时,在阴冷冬天的那个早上,我看见大门徐徐打开,Queen走出来一旁还有搀扶着她的爵爷。

  如果我年少无知,可以想成是同事留宿。如果我还是懵懂少女,我可以为他俩找一千个借口让自己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可我历经转世沧桑又怎能不懂风月,眼前这幕我说服不了自己。

  我以最快的速度转身,不引起任何侧目的慢慢悄悄的挪动僵硬的身体,直到转角一把靠向墙边,我没了力气。

  我想爵爷没看到我,我又希望爵爷是看到我了,否则如今他这般的冷漠又能做何说法,还是我从不曾在他心里泛起过一点点的涟漪,这比他和别人在一起还让我不能接受。

  “叶小姐,少喝点。”

  “我以为爵爷已经记不得我了,真好,你还记得。只不过我又是叶小姐了”

  “叶叶,有些事我不知道如何向你解释。”

  “不必,你我之间本就不是需要解释的关系。”

  “叶叶,准备撤吧”郑裕来得及时,看我俩描头不对就没有继续插话。

  “我可以送你”

  “谢谢李先生,不用了。”

  我拿起外套不留恋的转身,此时现场又是一首熟悉的歌曲

  “你消失在我梦中

  我的眼泪抑制不住

  你那温柔的双眸

  深深烙印在我的胸口

  不舍得把你移除心底

  我已分不清是我是你

  那成为我最痛的秘密。”

  “爵爷,这杯我敬你。祝你有良人相伴,一生顺遂。”我......曾经很认真的喜欢过你。

  我还是忍不住回头拿起酒杯,把所有的不舍一饮而尽,在心里默默的完成了告白

萱语梧桐 · 作家说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支撑我的身体,厚重了肩膀

虽然从不相信所谓山高水长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