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仓央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一·去世之谜

  圣城往京城之路,偶有歹人,路况迥异,山崩、泥石流更是时有发生。仓央与大武、小武两名官兵跑马一月有余,才至青海湖。

  当日,他们挑了家挂有官号的客栈,歇脚了。

  官兵早早就睡了,而仓央仍坐在屋内打坐,窗户半敞,银色月光打到仓央身上,撒在木地板。

  天气转凉,银光下能看到仓央的呼吸雾化成气,浓重渐而轻薄,直至淡淡的气息。

  仓央已全然入了心境,往日里情感都如浮丝般,在脑内成茧化蝶。

  仓央问自己:我入教门,偏要说一世情话,写一世情诗。亲情,友情,爱情,究竟什么是情?

  仓央闭着双眼,但眼前却突然敞亮。

  他能看到阿妈坐在自己曾经的寝宫里,一张桌,两张凳相对摆着。阿妈端着两只碗,坐下摆好。

  儿时的仓央就是这么陪着阿妈吃饭,每次阿妈都会在仓央坐下后,放好碗,做好糌粑。

  此时,凳子上少了仓央,但阿妈仍痴痴地看着空荡的对面,面露慈爱地笑着,眼里噙着泪,颤抖的双手慢慢将糌粑放到嘴边。

  “阿妈。每过一座湖,我都能看到你的容貌。”仓央在心里呼唤。

  “阿妈,回去吧,别再挂念。今生,你孕育我;来生,你将孕育大地。”

  阿妈的画面逐渐模糊,仓央心弦一动,拉亚又一次出现在眼前。

  她坐在铺着毛毯的矮凳上,小腹隆起,该是身孕有七八月。拉亚低头缝制着藏袍,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身旁转着玩。

  男人靠着拉亚席地而坐,正修理着马鞍,突然女孩叫了声:“阿爸,你看阿妈的肚子,动了。”

  男人看了眼拉亚,相视一笑,继续低头修理。

  “心上的人儿,如果早知命运这般,当初断不与你相识相恋。”仓央念完这句时,拉亚肚子里的生命剧烈颤动了下,又很快地平静。

  “我曾疑惑,世间为何要有这么多遗憾,现在我明白了。”仓央眼前现众生相,“婆娑即遗憾。置身婆娑世界,若无遗憾,又怎能深知幸福的愉悦?”

  有满头银发的大娘,有昔日质疑仓央的康巴壮汉,有牧羊的孩童……

  终于,仓央在月光下沉沉睡去,面容平静。

  次日,阳光异常刺眼,照到仓央身上时,大武刚好醒来,看到仓央一人坐在地面,立马拉起小武,呵斥道:“怎么办事的?让你照顾着师父,你就让他一人在这坐一夜?”

  小武揉揉眼睛:“师父正打坐呢。”

  大武上前,叫唤仓央:“师父,下楼填个肚子,我们就得出发了。”

  仓央没有应答。

  “师父?”大武转到仓央跟前,看到仓央无动于衷。

  大武谨慎地将手指放到仓央人中处,无丝毫气息,又搭了下仓央的手腕,没有脉搏。

  大武瞬间脸白了,看着小武,小武似乎一下惊醒:“师父怎么了?”

  “师父,圆寂了。”

  “那……那怎么办?”小武急切地问着大武。

  大武沉默了,手撑着桌子沉沉坐到椅子上,半刻,他告诉小武:“我们把师父葬到青海湖,师父应该永远留在高原。”

  “可是……”

  “别说了。”大武一声呵斥。

  大武给仓央披上宽大的袍子,一把将他背到肩上,出了客栈,上了马便直奔青海湖,小武紧跟其后。

  行至青海湖时,湖边空无一人,天色顿时大变,霎那乌云聚拢湖面,雨水只落入青海湖区域。

  小武搭好船架,大武将师父安放船上,向湖中心轻轻一推,拉着小武跪在湖畔,双手合十,看着仓央漂向远处。

  船未行甚远,便沉入了湖底,再没浮起。

  小武焦虑地看着大武,问道:“大哥,我们回去怎么交差?”

  “小武,我们回不去了。”大武坚定地看着弟弟,“我们回家收拾下,去个没人认识的地方。”

  “可师父?”

  “哥,这也不是事实啊?!”

  “大哥算明白了,真相根本没那么重要。”

  大武拉着小武上马,说声:“走吧!”

  快马一鞭,一切就成了谜。

西部老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