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凶手棋高一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 线索断了

  兴荣市东区,赵明和王强已经来到了“好又来”串串店门口,此时正是中午,并没有什么人在吃饭。

  饭店中有两个四十多岁的女服务员正在穿着菜品,看到赵明和王强后,其中一个站起来说道,“不好意,我们还没有开始营业。”

  “哦,我们不是来吃饭的,我们来问点事情。”赵明拿出自己的证件给两个人看了看。

  “你们是警察啊,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是有点事情,你们先回到我的问题吧。你们店的老板是谁?”赵明拿出毕竟本开始记录起来,而王强则是直接坐在凳子上扫了两眼这个串串店。

  “我们老板要下午三四点钟才会来,现在估计还在家里面吧。”

  “那我先问你们,你们老板叫什么名字?”

  “我们老板叫李一天。”

  “李一天,他有没有一个儿子叫李好的?”

  “有,不过我很久都没有看到他了,估计是搬走了吧?我记得他上一次来店里还是很久之前了,大概有四年多了吧?”

  “你们老板没有说什么吗?”

  “这个倒是没有,我们和老板的交流除了这个店里的生意就没有什么了。老板也是下午有生意了才来,其他时候不知道了。”

  “那你们知道李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赵明感觉这两个人似乎知道的并不是太多。但他也觉得奇怪。

  “李好啊,真的是一言难尽,非常不好的一个人。平日里就喜欢喝酒,整天都是醉醺醺,我们都害怕看到他,不时还会发酒疯。”

  说着,两个人脸上都还是心有余悸的感觉。

  “醉酒吗?那他和李一天的关系如何?”

  “不好,他们在店里吵过几次,我们都知道。这个李一天真的是恨铁不成钢,可是也没有办法,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娃。而且这李好长的是牛高马大的,一般人站在他面前都害怕。”

  “那这个李好有没有其他什么的仇人?”

  当赵明问到这个的时候,两个服务员顿时都懂了。虽然神色惊讶了一下,但马上就恢复了正常。

  “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是来城里打工的,和他接触的不多。不过这个家伙那么爱喝酒发酒疯估计不高兴他的人也挺多的吧?”

  “警官,他怎么了?”

  “没什么,我问完了。”赵明不想多说什么,他知道在这两个人这里问不到什么。现在能够给出最多信息的应该就是李好的父亲李一天了。

  “师父,你说这个李一天为什么儿子失踪了都不报案呢?”赵明和王强坐在车里等李一天来,“就算是再恨铁不成钢,自己的孩子失踪了也应该报案啊,这不符合常理啊。”

  “这有什么的,万一是两个人对对方都非常憎恨呢?我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案子,真的是做虐哦。”

  王强叹了口气,想起了他办过的案子。脸上尽是惆怅的神色。

  “师父,虎毒都不食子呢,怎么可能会这样。失踪了的话,还是会报案的。”

  “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人情世故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过要是我有一个儿子天天醉酒的话,我估计已经打断他的腿了。”

  “那当你的孩子还挺有风险的啊。”赵明笑了起来,但是看到王强冰冷的脸色后,果断闭上了嘴。

  王强点了一支烟看着“好又来”串串店一言不发,此时已经开始有人在出来吃饭了。只是他并没有看到那个所谓的李一天出现。

  “师父,要不我们去吃顿串串等着?这李一天估计还有些时候才来。”

  “你饿了?”

  “是有点,关键我们是在串串店门口,一直闻着那个味道有点受不了。说不定我们能在吃串串的时候还把案子给查了,这岂不美哉。”

  赵明嬉皮笑脸地说道。

  “那走吧,岂不美哉。我看吃这串串有多美。”

  “走!”

  赵明和王强下车坐到了串串店里,两个服务员看着他们两个人进来还以为有什么事情。

  不过赵明在他们两个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就说道,“我们吃顿饭,不用管我们。”

  “好,那你们自便,要什么锅。”

  “红锅,微辣就可以了。”

  串串店里一共有十二张桌子,如果人全部坐满的话,一个月下来也是有不小的收入。

  “师父,你说是因为情杀还是劫财呢?我觉得多半是劫财之类的,刚才在警队我看这李好长的倒是挺难看的。”

  “现在还不能下结论,都有可能。”

  “师父,你猜猜,哪一种的可能性更大一点?”赵明像是在打赌一眼,眼神放光。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性起行凶。”

  “性起行凶?意思是凶手无缘无故的杀人?这怎么可能,除非这是一个心理变态。”虽然赵明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但从王强的嘴里面说出来,他有些接受不了。

  毕竟,一时间性起行凶的案子是最难破的,因为少了一个关键的证据——杀人动机。

  “师父,你怎么就认为是性起行凶呢?”

  “直觉。”王强没有犹豫脱口而出,看样子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那完蛋了,这个案子难了。”

  “这个案子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如果在破案时间截止前我们结不了案子的话,不止会有上面的压力,那个凶手也极有可能会再次动手。”

  王强一脸严肃,似乎此时肩膀上就压着一块大石头让他喘不过气来。

  “师父,像这种性起行凶的案子你之前遇到过吗?我是说,凶手故意的那种,而不是冲动的那种。”

  因为故意和冲动的差别实在太大了。

  凶手因为冲动作案,在现场一定会留下非常多的破绽。人在冲动的时候,脑子是最不冷静的,很多问题都会忽略。

  就像你虽然想到了抹去指纹,但是脚印却留下了。就算你把脚印也抹去,但是你留下的一根发丝都有可能成为破案的关键。

  更不用说在现场的目击证人,监控,这些没有人不经过精心的谋划设计就能做到天衣无缝的。再聪明的人也会有疏漏。

  “我之前遇到过一个,不过都是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还是先把注意力放在这个案子上面吧。”

  “哦。”赵明很识趣,王强不愿意说,怎么劝他都没有用。就像是一头大水牛一样,倔强的很。

  “老板你来了。”

  正在赵明和王强吃着的时候,他们听到服务员对着一个男子说道。

  那个男子恩了一声,很冷淡的样子。赵明和王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看向了那个方向。

  那是一个瘦小的男子,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头发乱糟糟的,似乎是刚睡醒。这和他们两个想象的高大形象完全不一样。

  那么一瞬间,赵明和王强都觉得李好是不是不是这个李一天的孩子。

  这差距也太大了。

  “李一天,你好,我们有事情找你。”

  赵明和王强出示了证件,李一天似乎并不意外,而是对着两人点了点头,将两人带到一个房间里。

  “请坐。”

  李一天话不多,将两人带到房间中后就默不作声地泡了两杯茶。

  “你们是为李好的事情来的吧?”李一天淡淡地说道,从他的脸上感觉不到任何情绪的波动,这让赵明和王强对视了一眼。

  这其中恐怕有什么隐情!

  “李一天,我们在徐家村找到了一副尸骨,经过鉴定那就你的孩子,李好。”赵明也不废话,直接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是吗?死了多久了?”

  李一天的平淡出乎两人的意料,不过这也就说明这里面很有可能有线索!

  “你难道不感觉到意外吗?那可是你的孩子啊。他死在那个地方,你都不好奇是怎么死的吗?”

  “我为什么要好奇,我有什么好好奇的,死了就死了吧,死了也好。”李一天喝了口茶,一副不关自己事情的样子。

  “看来你和李好之间有故事啊。能说说吗?我们需要你配合查案。”

  “哈哈,能有什么故事,只是不想再提那个人了。他除了喝酒还会干什么,我的脸都被他丢光了。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他是多久之前失踪的,为什么没有报警?”赵明不想再纠缠,直接问道。

  “三四年前吧,我都差不多要忘记了。至于为什么没有报警,不想报,失踪了就失踪了,我还乐得清闲。”

  赵明听了他说的话,摇了摇头,脸色有些不高兴,俗话说的好虎毒都不食子呢,这个家伙居然就这么狠心。

  “他之前有什么异常的行为吗?或者有什么仇家之类的。”

  “我基本上不想见他,一个星期也就见过一两次而已,他有什么异常行为,有什么仇家我不知道。”

  “希望你配合我们,这是你的义务。”赵明有些生气,这个家伙的态度实在是太敷衍了。

  “算了,走吧。”王强放下茶杯,他从一进门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只是盯着李一天喝着自己的茶。

  “师父,还有些问题没有搞清楚。”

  王强对赵明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走,赵明看着李一天完全不理睬的样子,只有无奈地跟着王强出了串串店。

  在门口,赵明叹了口气,“看来这条线索断了,不过我们从李一天口中得不到什么,不代表从其他人口中不会没有收获。”

  “这件事情先缓一缓,我觉得这个凶手作案只是临时起意,我们还是准备一下明天去徐家山吧。”

  “可是,万一在徐家山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呢?”赵明有些担心,虽然他们是这样推理的,可真的会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吗?

  凶手在徐家山到底有没有留下线索?

  王强此时也不确定了,徐家山的猜测他也只是在凶手是故意挑衅他们的前提下做出的。如果凶手并没有做其他的动作的话。

  这个案子很可能就成了一个悬案!

吾有屠龙术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