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纵浪行之枪问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零六章 破阵

  听到孙二喜的话这几人略感惊讶,几人明明伪装的如此好这孙二喜又从何得知,难道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几人内心慌张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因为这说不定是对方在欺诈自己让自己自乱阵脚好被一一击破。

  “孙二喜你不要在这里大言不惭,今天我们站在这里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岂会因为你几句话就离开!”

  有人立刻识破了孙二喜的意图直言道,这样他的队友也能明白其中的关键。

  “哈哈哈哈!”对此孙二喜只觉好笑,“以老奴的身份还需要大言不惭?真的是好多年不动手真把老奴当成纸老虎了,什么货色都敢来挑衅?

  老奴倒想看看你说的万全准备是什么,说说吧这次你们奉谁的命令来此又救何人?”

  “反正你也是死人了告诉你也无妨,我们是来救平侯王的!至于我的雇主是谁那可就不说了,我们可是有职业素养的!”

  别人不说萧芃听后一脸的黑线,还职业素养呢几句话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的差不多了,就这智商是怎么来劫人的,不知道反派都死于话多么。

  眼看气氛剑拔弩张但身为武林人士并没有出手的打算,因为在场的人都不清楚平侯王和皇帝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被关押在这里,冒然出手只会让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

  换句话说,如果是皇族之间的斗争还是有多远跑多远,几条命都不够挥霍的。

  “平侯王起兵造反本是死罪,但陛下念在他是手足兄弟将他关押在此。按理说当初平侯王被抓他身后的势力与家族全被处死理应没人再会来救他!

  除非...难不成当年的余孽并没有剿除干净,你们还想东山再起!”孙二喜冷静的分析,当年的事情是他一手操办的他所言的事情断不可能。

  孙二喜还想套些话,只是对方并不愿意再多透露什么,“我们只是负责救人,至于后续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对于一个将死之人多说无益!”

  “好啊,既然你们现在不想说那就将你们全部杀掉最后留下一个人,老奴相信那个人会愿意说出实情的!”

  对于这几个人孙二喜完全没放在眼里,甚至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出,只是让他意外的是来动手的理应是江湖人士,没成想会是来就平侯王的。

  “还有谁要动手一起出来吧,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孙二喜相信要动手的不止眼前的几人定会有其他人,与其一个个的解决不如一锅端。

  听到孙二喜的话人群中确实有人蠢蠢欲动,他们在内心策划到底是携手站孙二喜成功的几率大,还是等眼前这几人先将孙二喜消耗一番再动手的几率大。

  只是想来想去也没个结果,如果眼前几人根本抵不住孙二喜的进攻那他们现在出手和等下出手根本没区别。

  如果眼前的人能与孙二喜僵持一二那他们到时候出手能攻其不备,当然如果能直接将孙二喜抹杀在这里是最好的结果,可以孙二喜展露的实力来看这并不现实。

  有人花了上万两黄金促成此事让他们前来救一个人,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只要此事一成他就可功成隐退享齐人之乐。

  他身为领头深知此次只有一次机会断不可大意,只是机会稍纵即逝如果处理不当可能后续的计划满盘崩溃...

  “听我号令,出手!”

  最终他还是忍耐不住选择动手,这样可能有些冒险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来此救人的哪个不是豁出性命的,有生命危险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随着男人的号令人群中跳出几人将孙二喜围住,眼前有两股势力形成了掎角之势以防孙二喜逃走。

  之所以形成掎角之势是因为两股势力并不打算同时出手,这样可能会破坏了对方的阵形与计划,倒不如为对方掠阵以防万一。

  孙二喜点点头,笑道:“很好啊,想要动手的还有其他人么,再不出手可能等下你们就没有机会出手了!”

  “阉贼何必口出狂言,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布阵!”

  说话之人乃是来拯救平侯王的,来此之前他们他们已经做了精密的计划和准备。他们来了十余人动手的只有五人,其余的人都是安排用来接应的负责将平侯王成功带出去。

  五人可以被称为死士每个人都有灵天位的实力,要知道灵天位在江湖上已经算是高手了,可为了救出平侯王他们只是作为先锋队而已。

  当然他们也清楚灵天位欲要救出平侯王那完全是痴人说梦难如登天和送死没什么区别,只是这五人并不是来送死的。

  五人有一套联合阵法,只要共同施展将敌对之人拖入阵法之中即便是混元境高手也足可一战,他们非常有信心将孙二喜击杀。

  孙二喜没做任何阻拦任由对方布阵,待阵法完成之时他却不屑的说道:“老奴任由你们布置阵法却只是这般手段么,如此这样来看也没必要再继续浪费时间了。”

  孙二喜汇聚内力欲要将五人快速清除只是他提运气真气后不由一惊,自身的真气怎样都聚集不起来,只能勉强发挥到灵天位的水准。

  但很快他便发现了其中的有缘,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五人,赞道:“原来是你们的手段,倒是老奴小瞧了你们。

  只不过你们以为限制住老奴的修为就能胜过老奴了嘛,今天老奴就让你们开开眼!”

  孙二喜身形一闪手上暗聚真气朝着最近一人攻去,“砰~”

  按照他所想这一击之下哪怕眼前之人不死也定会受伤不小,再次让他感到意外的是眼前之人不仅没有受伤还毫发无损。

  孙二喜换了目标再度尝试进攻以后很快发现了其中的端倪,五人施展的阵法不仅能封锁阵内之人的实力将其拉到同等境界,还可以彼此之间相互传送内力。

  如果阵中之人选择以力破之以一个击破的话那他的结局就是失败,因为阵法成型后阵中之人看似面对的是一个人实际上面对是五人合力,最终的结果就是被活活消耗致死。

  “这阵法倒是让老奴开了眼,你们几人的合力的表现也没让老奴失望,只是你们太过小瞧老奴了。”

  孙二喜暗自盘算这阵法如果融入大军之中算的上一大杀器,他决定必要将这个阵法拿到手中。

  “少说那嘴上功夫,如果你能破解我们的攻击想必早就出手了,现在说这么多只不过是在拖延罢了。”

  孙二喜没有再多言语两指竖起再次攻向一人,其余人见状连忙合力阻挡下一刻两股真气碰撞在一起针锋相对。

  几人本以为孙二喜此番出手定有蹊跷,哪知与之前一样并无什么不同,但是很快他们发现事情不对头了!

  “怎会如此!”

  只见五人合力产生的真气护罩犹如蛛网般在寸寸瓦解,两股真气对碰本就是真气精纯浓厚者胜,同等境界下但他们可是五人之力怎会比不过孙二喜一人?

  实际上他们不理解的是境界上的差距不光是内力雄厚,每个境界都是日积月累锻炼出来的结果。

  最关键重要的一点就是境界的提升到后面是需要自身感悟的,也就是道心!

  说白了,这几人之所以对峙不过孙二喜完全就是经验问题。几人合力的进攻只会将真气全部释放出来,这看上去很是唬人强悍在高手眼里全都是漏洞。

  孙二喜只是将内力在一点爆发瞬间就将对方的招式土崩瓦解,孙二喜乘胜追击一掌打飞了面前之人,束缚的阵法也随之破解。

  眼看几人拦不住孙二喜,领头之人喊道:“快去救人,我们竭尽全力拖住他!”

  这些无非都是将死之人最后的呐喊罢了,他话才说完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最后居然看到了自己的身体!

  领头之人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孙二喜削掉了脑袋...

  余下的几人有心想要阻止他进一步行动,一切都是枉然的。孙二喜看似随手一挥余下的人根本毫无抵抗之力便被掀出数米之远,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从孙二喜出手到结束前前后后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这就解决了?

  另一旁本来说是掠阵的几人根本来不及出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一个个死掉。

  他们来此早有对付孙二喜的准备,但现在见他出过手后甚至开始怀疑即便是有准备怕也是再以卵击石毫无意义。

  此刻的他已经萌生了逃跑的想法...

  “怎么老奴看你的样子是要临阵脱逃么?之前你不说要对老奴动手么现在轮到你们了,你们可要让老奴尽兴啊!”

  几人心里清楚根本不可能在孙二喜手中逃脱只能硬着头皮应战为其他人争取时间。

  “剩下的人快去救人,我们能争取一点时间是一点!”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几人同样是结成阵法,但这个阵法与之前阵法的功能完全不同...

漫延轻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