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纵浪行之枪问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零八章 欲加之罪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公公还是不要卖关子了!”

  “事情是这样的,陛下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这次西城的人主动来皇宫不是来解决江湖纷争的反而是来刺杀陛下的。”

  “这...消息可靠吗?”张春阳内心一惊,这件事可不是小事。

  孙二喜摇摇头难以确定,回道:“这件事是陛下跟老奴提起的,可陛下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并没有说,所以老奴也不清楚这消息是否真实。”

  “既然如此那公公跟我等说这些是又为何,圣上邀请我等又是为何呢?”

  “这个消息陛下不清楚哪里来的,但老奴通过陛下所言推测出这消息的真实性很高因此陛下对此很重视。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是西城的少年天才武功超凡老奴也有信心将其击杀,仔细一想对方的目的不可能这般简单。

  经过种种可能性陛下有两个推测,一是对方借着这个目的来与老奴过招以此欲要一战成名,二是对方借此机会来挑起武林的矛盾的。”

  第一点之所以要费这么大周章多半是因孙二喜断然不会轻易接受武林人士的挑战,他什么身份哪有时间陪他们玩。

  如果第二个消息如果是真实的不可谓不歹毒,现在武林与朝廷的关系本就岌岌可危就差一个导火索就会爆发。

  因为民心所向到时候要么武林归顺朝廷要么就是武林被灭不可能出现其他情况,张春阳不敢继续想下去,他身为武林盟主必然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依孙公公的意思那这次陛下宴请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探讨这件事情吗?”

  “没错,如果对方的目的是第一点的话那倒还好老奴就亲手将他们解决以绝后患,如果是第二点的话就需要各位在场了,这样对方的目的便不攻自破。”

  “当然也不需要这里全部的人都到场,有事情的可以先行离开!”孙二喜又补充道。

  张春阳脑子转的很快立刻明白其中的勾当,现在的他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既然公公都这般说了自然是要有人留下的,这件事情依老夫来看不需要太多就让老夫和其他几位掌门留下即可。”

  这件事孙二喜说的信誓旦旦看上去确有此事,但他不可能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所以能离开的人必然要让他们离去。

  即使他们几人全部留在这里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好,那就依张掌门所言!”

  孙二喜的意思很明确想留下都可以留下来想走的就走,萧芃因为无事可做决定跟过去看看热闹,最主要的是他想去白嫖吃一顿。

  在各个掌门的安排下很多人都被遣散回各门派了,林雨葙因为身份问题也未能一同前去只留下几个掌门和萧芃跟着孙二喜到了宴会上。

  此刻大殿内正站着一人...

  抬眼望去此人初步估计身高八尺有余(189+),相貌威武,鼻如悬胆,唇若涂脂,再配合一身金色的龙袍更是显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萧芃这算是第一次见到真实的皇上不由的惊叹这皇帝老儿有点小帅,本以为会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没成想这般年轻,这换了哪个思春少女不着迷啊?

  真该死!!!

  长得帅倒还好关键是又帅又多金还有权和地,萧芃内心多少有些嫉妒他已经想好了以以后有机会说什么也要坐上去体验体验。

  在萧芃打量孙炎天的时候孙炎天也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察觉到被发现萧芃赶忙收回了目光,他虽不惧怕但也不想多生事端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不光是萧芃就连张春阳和其它几位掌门也都是第一次见到所谓的皇帝,也都是在心里暗叹,他们和萧芃感慨不同的是这皇帝是会武功的...

  “寡人已等候诸位多时,还请入座吧!”

  几人入座酒肉一一呈上,其他人担心酒菜里加了料没有动手反观萧芃根本不客气拿起就吃,也正因为他的举动气氛才不显得尴尬。

  看到如此豪爽的少年孙炎天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胆是有几分胆识。“不知少侠该怎么称呼!”

  “在下萧芃,之前跟孙公公破解了皇宫的迷局来这里就是蹭吃蹭喝的顺便看个热闹,你们聊你们的不用在意我。”

  萧芃不打算隐藏什么,他与林雨葙的关系很快就会被得知不如干脆说出来顺便观察一下对方的反应。

  他的身份孙炎天早就有所闻,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少侠快人快语寡人甚是喜欢区区酒肉自然是管够,有什么需要尽管说便是。”

  “那在下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萧芃还是不客气。

  孙炎天见时机差不多了说道:“诸位应该清楚寡人叫各位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何吧!”

  “孙公公与我们已经说过此事,圣上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直说便是!”张春阳作为盟主表率道。

  “寡人等下会传西城的人上殿诸位无需多言只要在一旁观看,其余的事情就交给孙公公处理即可!”

  “遵从圣上所言!”

  很快西城的使者被邀请上殿。

  来人一老一少,白衣少年身背一把重剑而老头腰间则是别着一把柳叶刀从。两人无论是气质还是神态都彰显了高手的风采。

  萧芃不清楚西城的故事先前特意打听了一番,看到来人的装扮萧芃推测这灰衣老头就是那个神秘高手。

  “二位既然来了还请入座吧!”

  少年和老者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知孙炎天是何用意但他们还是落了座。

  “寡人对二位的来意已经略知一二,今日寡人摆下此宴便是想与各位一同解决此事两位莫要见怪。

  既然如此那二位便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老者率先开口,道:“既然陛下已经知晓来意那我等自然不会有所隐瞒,我等这次前来就是为了陛下分忧解决武林之事!”

  “哦,那寡人可就要听听两位有何能解办法能解决此事!”

  “据老夫所知现在武林人士正在密谋一场阴谋,如果此阴谋得逞武林实力大增并且会一举进攻朝廷。”

  “按理说此番应该是机密你又从何得知?”

  “这是西城华雷寺的主持通过验算得知的消息,此消息千真万确。”

  你可要清楚如果你所言消息为假那可是欺君的重罪,虽说你们是西城来的使者但寡人相信即便寡人治你们的罪西城也不会说什么。”

  此刻的孙炎天看似温和平淡似乎在诉说这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从他的话语中却是让人不容置疑。

  “老夫所言句句实属自然是不敢欺骗陛下的!”

  “既然你说是主持算出来的那主持可说有什么破解之法?”孙炎天问道。

  “据主持推测此番计谋是武林盟主张春阳勾结大魔天王郑无邪才引起的,只要在他们狼狈为奸之前将任意一人铲除方可解决此次危机。”

  “那这么说可就有意思了!”孙炎天的目光看向张春阳准备看他如何解说。

  “一派胡言!”身为当事人的张春阳哪受得了这个气这不是赤露露的污蔑么,当即站起身怒斥。

  “老夫你就是你口中的张春阳,老夫身为武林盟主断应该为武林之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怎么做出勾结魔道这种大逆不道之事。

  还好今日老夫在此否则还真让你的奸计得逞了,依老夫之间你就是在挑拨离间无中生有罢了,你这又是何居心!”

  “哼!”老者冷哼一声,“如果老夫所言是假你又为何如此激动?还不是被老夫拆穿了你恼羞成怒,怎么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你还要杀人灭口不成?”

  这番话倒是给张春阳气到了,合着自己被诬陷还不能说什么做什么只能听着等对方将污蔑的事情坐实是吧!

  “陛下武林和朝廷的关系虽说不算融洽但一直以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怎么可能突然与魔道合作,更何况唇亡齿寒的道理连我这个粗人都懂得张掌门又怎么不懂。

  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还望陛下明察!”眼看情势不对斋刀刀起身解释道。

  孙炎天没言语而是观察着在场的人,他发现这些人的表情确实不像是乱说,那这件事的真实性还是有待考察的。

  更何况身为天子的他不可能仅凭一个人的片面之词就做什么决定

  孙炎天示意几人稍安勿躁,说道:“寡人不可能因为你们几人所言就做什么决断,今日寡人设宴便是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寡人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心存歹念之人。既然你们各抒己见,那现在就看你们谁能拿出能说服寡人的证据了。”

  张春阳眉头一皱,他本就没有这个想法又去哪里拿证据证明自己没有这个想法?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甚至有些怀疑这是皇帝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为的就是逼他谋反好为进攻武林找个正式的借口。

  如果是以前还好可是现在出了郑无邪这个事情这天子还要这样做么,真的就不怕到时候朝廷与武林闹得两败俱伤郑无邪坐收渔翁之利?

  “陛下,老夫有证据可证明此事...”

漫延轻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