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纵浪行之枪问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零九章 好俊的身手

  孙炎天疑惑的看向两人,“你们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老者再次肯定的说道。

  “哦!?”孙炎天来了兴趣,他不清楚老者说的证据到底是真是假的,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难道是自己的猜测错了?

  “寡人倒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证明你所言不虚!”

  “回圣上就是此物!”老者从怀中摸了摸拿出一张猪皮纸,道:“此物中记录了张春阳与郑无邪勾结的内容以及二人的据点。”

  孙炎天没有过多的废话吩咐道:“呈上来!”

  老者遵命一步一步走上前去准备奉上猪皮纸。

  此时此刻的萧芃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这个场景他怎么感觉似曾相识好像从哪里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本来他只是抱着看戏的态度顺便蹭吃蹭喝,对他而言无论真假哪怕因为此事引起天下大乱跟自己又没有关系。

  现在倒好局势越来越混乱他都分不清楚到底谁说得才是真的了,不过一个大胆的想法再他心中产生...

  无论这个消息真假不如做一票大的,此次宴会结束回去就招兵买马等待时机等时机成熟再揭竿而起一举攻破皇城称王称霸!

  不过萧芃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可行倒是可行只是太麻烦了。首先做这么多准备需要时间金钱上的支持,他没钱也没这个耐心。

  其次这也不现实,哪怕朝廷不管不顾让他日渐壮大另一边郑无邪怕是都不会同意,因为这对郑无邪来说全是变故,不可能放任不管的。

  最少他是郑无邪的话是不会允许这个存在的...

  随着老者一步一步的接近孙炎天萧芃的某个记忆似乎被打开了,眼前的这一幕非常的像荆轲刺秦!

  萧芃在心中盘算假如自己的猜想正确那这二人的目的就是刺杀皇帝老儿,所以看似兜了一圈实际上他们最终的目的还是刺杀。

  如果是刺杀的话这两人是谁派来的呢?

  难道是西城?

  他之前询问过已经了解了西城的历史。西城可以说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城市为何会突然做出这么大的举动,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还是说西城已经与郑无邪达成了某种协议才来趟这浑水,亦或者这就是西城的本意?隐忍这么多年终于爆发了?

  如果这不是西城的计划那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是郑无邪的计谋,假冒西城的人将此事嫁祸给西城让局面更加的混乱。

  抛开西城不谈,这两人无论是否是西城派来的从最终的结果来看郑无邪都是受益者,如果是西城的人则两方很可能达成某种协议。

  如果不是则是西城真的对中原虎视眈眈,由此可见西城的野心不小怕是先灭中原再平东海最后一举统一。

  总的来说无论是否是西城的人从结果来看两方彼此都是受益者,区别是是否已经达成共识而已。

  当然两方是否达成共识对萧芃来说并没有影响,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否让这天下大乱,换句话说也就是要不要提醒一下皇帝老儿。

  当前的局面如果不提醒的话皇帝很可能就被刺杀成了,到时候群龙无首内忧外患怕是寸步难行。

  说白了现在让萧芃唯一不明白的地方就是皇帝的死亡会不会造成其他几个地方的敌对,也就是说不招人待见。

  如果是那样的话办事非常的被动很不效率。

  可如果出言提醒的话则又有几个局面,如果这两人真的是来刺杀的倒还好最少没有欺君之罪。

  至于后续皇帝老儿对他的态度是好是坏那都是后话了,不过西城或者郑无邪最少会盯上自己这也是个麻烦事。

  如果他推论错误的话虽说是出于好心很可能会让人怀疑,本来他在之前就有些显眼了大概率还是会被盯上。

  就在萧芃犹豫不决之际老者的猪皮纸已经缓缓打开马上紧接尾声,孙炎天沉浸在纸上所标记的位置。

  孙炎天只是看了一眼就被吸引住了,因为所标记的位置距离几大城都不远甚至说就在身边或者就是在城里。

  这不就是灯下黑的典型,这怎能让他不惊?

  随着猪皮纸一点点的展开老者手上的动作快了几分。孙炎天的心思全在纸上丝毫没有留意到危险的到来。

  待到猪皮纸全部舒展开一把精致的匕首赫然出现在孙炎天和老者的面前,孙炎天一惊此前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图上完全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

  “护驾!”

  孙炎天反应不慢但是老者更快,老者杀意已决快速的拿起匕首刺向孙炎天胸口势必要将他一击毙命!

  孙炎天虽说略有惊慌可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很快便调整过来,关键时刻孙炎天侧身闪躲竟是堪堪躲过了这一刀。

  老者一愣,他想不到自己的全力一刀竟是被这躲过了。很快他便明白其中的缘由欲要补刀再刺,只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孙二喜闪身拦在孙炎天身前老者的刀还未出手就被其按住了,孙二喜再接一掌将老者打飞与孙炎天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大胆贼子竟敢刺杀天子,真不把老奴放在眼里!”孙二喜心有馀悸还好天子未受伤否则他真的是难逃其咎。

  孙炎天摆了摆手说道:“此时怪不得孙公公,是寡人的疏忽,公公不必自责!”

  孙炎天目光一转不怒自威对老者说道:“老实交代是谁派你们来刺杀寡人的,寡人可以考虑留你个全尸!”

  “呸!狗皇帝人人得而诛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能骗过天下人却骗不过我!”老者丝毫不惧,今日前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只是未能成功甚是遗憾!

  殿内的举动已经引来士兵,老者深知已经逃脱不掉身形一跃再次奔向孙炎天。

  此刻的他一点机会都没有,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些机会现在孙二喜严阵以待这样奋起一搏只是死的体面一点罢了。

  孙二喜眉头紧皱怒意明显,对方的举动完全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实属找死行为。

  这次孙二喜没有留手掌上汇聚内力再次击向老者,老者不打算闪躲以身体硬抗因为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躲闪之下必然会出现破绽只有以命搏命的打法才有一线生机。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骨干的,孙二喜完全不给机会“你以为身体硬抗就能逼老奴出现破绽么?”

  一掌之下老者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再次被击飞出去,直到撞到殿内的石柱上才停止下来大口鲜血涌出,想必是无力再战了。

  眼看老者未能得逞少年也不犹豫,脚步一点他的目标也是孙炎天。

  孙二喜怒从心起,真是好久不动手都不知道老奴的手段了,居然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挑战自己的威严。

  “死!”

  全力的一击没有丝毫的留手少年深知此掌的恐怖不敢硬接侧身闪躲,孙二喜一眼就明白少年的意图不给一点机会再次出掌封锁少年的位置。

  不过孙二喜的举动似乎被少年算计在内他身形一闪居然往后退去,不仅如此少年的目标也从孙二喜换到了孙炎天身上。

  “不好!”

  孙二喜反应不慢调转方向拦在了孙炎天的面前,可是这似乎也在少年的算计之内,少年调转方向冲大殿外跑去不仅如此还对准孙炎天丢了两手暗器。

  孙二喜出手将暗器拦下欲要在追击,但是少年早就逃出殿外再追击已经来不及了...

  “追!”孙二喜下令吩咐,此刻的他脸色阴沉气不打一处来,不由的点头称赞“很好,很好,很好啊!”

  ‘好俊的身手!’萧芃心中暗赞。

  他本以为老者是主攻少年是辅助,老者未能得逞身先士卒挂掉了这少年不应该束手就擒?

  因为任务没有完成回去的结果也是一样的,都是死!

  结果就是这么让人震惊少年居然眼睁睁的在孙二喜的手下从容逃走,这对孙二喜来说算是奇耻大辱...

  实际上方才那种情况但凡随便一个掌门出手稍微拦截一下那个少年都不可能逃走,事情偏偏是几个人都没出手。

  要说原因萧芃也很清楚,几位掌门首先不清楚老者和少年的身份如果这是西城与大秦的事情那他们出手意义就变了。

  其次他们也不清楚这天子的意图,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到底是配合上演的一出好戏来考验他们的还是真实的。

  在萧芃看来几位掌门没有贸然出手是正确的选择!

  “宣寡人的旨意今日起召集兵马三日之后出兵西城!”孙炎天冷静下来后怒喝道。

  “陛下不可啊,如今的情况内忧外患断不可节外生枝,陛下还请三思啊!”孙二喜连忙出生制止“况且现在这二人并没有身份能证明就是西城派来的。

  即便是西城的人为何在这个节点上来挑衅这就是一场阴谋,说不定对方就是在等陛下用兵以此来逐个击散。

  况且现在西城的入口还未曾得知,不如这样老奴派人先去查找西城的入口一旦有消息再做打算也不迟。

  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漫延轻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