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御练千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又又又一次打破生活规律

  2020年,3月2日。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陶渊明的这首归园田居·其三,很好的诠释了我现在的生活。

  我跟着师傅修仙已经八年,就在前两天,这老头突然跟我说,我已经学的差不多,他要去遨游四海,留下我一个人。

  遨游四海什么的,我根本就不信,这八年里,我家给门派也投了不少钱,估计这老头拿着钱逍遥去了。

  我正在院子里给菜浇水,正干的起劲时,远远的看到路尽头有一个人影在移动,打着伞,看不清面貌。

  今天的太阳虽然很大,但是也不至于到大伞的程度,我放下手中的水瓢,走到院子门口眺望。

  就看见那人影边往我这边移动,边喊什么,我听的不是很清楚。

  我喃喃自语的说:“谁啊这是?”

  我右手双指朝着前方一指,嘴里念叨咒语,随后轻喊一声:“窃听咒。”

  就只见我手指顶端发着光,耳朵边逐渐响起声音:“少爷,大事不好了。”

  我听的出来这个声音,这不是我家的管家吗,半个月前才刚见过一面。

  收回法术,依靠在门框上,看着前面的管家往我这边赶。

  心想,这么急冲冲的赶,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可是也没听说呀。

  我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一些不好的想法,越想越觉得瘆得慌,等不住,跑向管家。

  大概过了有三五分钟,我跟他碰面,只见管家气喘嘘嘘的,话都说不利索。

  “少……少……少爷,大事不好了。”

  我拍了怕他的背,说道:“李管家,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李管家摆摆手,撑着腰,脸色铁青说:“不不急不行,家里,老爷破产了。”

  “什么?”

  我惊讶的大吼一声,吓的他一哆嗦,差点没站稳。

  我急忙抓住他的手,问道:“那我老爹,老妈呢?他们不会。”

  在我的第一反应里,一般破产的家里,父母都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比如跳楼。

  “少爷,老爷他们倒是还好,就是……”

  李管家有些犹豫,我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觉得情况不妙,可能不是性命攸关的事。

  不会把欠的债转移给了我吧,这是我的第一想法,可还没等我准备寻求验证,李管家开口了。

  “老爷他跟太太一起飞国外躲避了,说让你跟着师傅好好学,早日成仙。”

  我一听,整个人蒙了,我几乎已经猜到了,但是心里没有那种肯定感,李管家这么一说,我才肯定自己的猜测。

  我双手捂着脸,无奈且憎恨的说道:“还不如告诉我他俩挂了呢。”

  先不说我愿不愿意承担他们的债务,就算愿意,我在这深山之中修炼已经有八年,又没有手艺,出去生存都是问题,别说还债。

  我放下手,估计自己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李管家看我有些难以接受,拍了拍我的肩膀。

  “少爷,有些事,注定的,你还是妥协吧。”

  “我妥协什么妥协,我为什么要提他们还债,对了,我在这深山里躲着,他们不就找不到了。”

  我一拍手,顿时高兴起来,心想这是一个好办法,正好也可以遂了师傅的愿。

  李管家看着我,脸色又变了一下,突然露出迷之微笑。

  “老爷,把你住在这的地址,给了那些追债的人,他们应该已经追过来了。”

  我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大声吼道:“什么?你不早说。”

  说完我转头往山路的尽头看去,只见在路尽头与天的交汇处,纷涌出一大批人,密密麻麻的人影。

  那批人,每个人都穿着清一色的黑色西服,手里拿着棍子,刀子,铲子,我甚至还看到一个人拿着拖把。

  “赶紧跑呀,还愣着干嘛。”

  我二话不说,抓住李管家的手,就往后山跑,在后山有一条路,是我自己偷偷修缮的,只是为了偷摸下山玩耍。

  跑在后山的路上,我脑子里已经没有别的想法,就是只想着该怎么躲避这些债主,但是跑着跑着突然发现,李管家的手变了。

  一根棍子一样的东西被我抓着,从手上的感觉传来,好像棍子外面卷着什么东西。

  我停下脚步,拿出手里东西一看,顿时人傻了,是一块黄丝布裹着一根棍子,这布的材质还挺舒服。

  回过头去看李管家,发现他早已经不见了,身后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丛林。

  房子方向传来骂骂咧咧得声音,很嘈杂,乱的很,再就是各种摔东西的声音,噼里啪啦。

  我摸着自己的胸口,不断的安慰自己,身外之物,身外之物。

  还没等我安静一会儿,只见远处一个声音传过来。

  “大哥,这里有条小路。”

  我一听,完啦,这么隐秘也能被发现,这些人是干些什么的。

  也不容我多想,我将丝布从棍子上拆卸下来,将它放进我的袖子里,这也是修仙之人的方便之处,袖子里什么都能放。

  我花一上午时间跑下山,来到山下的一条公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

  “司机师傅,去空中花园。”

  空中花园是我家别墅区的小区名,越危险地方,越安全,司机回应一声,一脚油门直奔目的地。

  在路上,我揣着袖子坐在车里,头也不敢东张西望,因为我有点晕车。

  我从车内后视镜看到,那司机开车时,眼睛时不时的朝着我瞄。

  司机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问道:“小兄弟,你这是在cosplay呀。”

  我不懂什么叫cosplay,先是一愣,但是为了不露出破绽,只能微笑着附和。

  “是的,是的。”

  那司机听我回应他,脸上露出欣喜之色,继续说:“现在你们年轻人就是厉害,化妆技术这么高明,你看看你这长发。”

  我身上穿着一件长袖古装,头发也一直没有剪,所以保留着长发,但是我把它给扎成马尾辫样式。

  我微笑着说道:“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当然不一样。”

  其实我并不想跟他有过多的交流,师傅曾经教导我,这个新的时代,对于我们这一类修仙者是不太友好的,叫我尽量不要暴露。

  那司机似乎也看出我有些不太愿意跟他搭话,也识趣的闭嘴,只管开车。

  大概过了有二十来分钟,车子停在小区门口,我下车付完身上就剩的50元,走进小区。

  经过保安亭时,那看门的保安看我的眼神跟看神经病一样。

  来到家门前,院子大门没关,别墅里的灯也没关,院子里还是整整齐齐,看来老爸他们离开没多久。

  走进院子来到门口,凭着记忆按门密码,门打开了,奢华的装潢在灯光的映射下感觉有些凄凉。

  因为破产,家里的保姆一些人都被遣散,诺大的房子里,空唠唠的。

  我走进去,关上门,先去浴室里洗个澡,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享受这豪华的沐浴。

  洗完澡,又换了一身舒适的紧身束腰衣服,依旧是古装,因为穿习惯了。

  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开始想着今天上午所发生的一切,从李管家跑过来说家里破产,再到债主追着我满山跑,再到李管家消失。

  我突然想到那块丝布,赶紧从袖子里拿出,展开在茶几上,只见这块丝布上印着一些字。

  卖身契

  滋经贵公司法定代表人白卿倍先生确认,已将其儿子白允卖身抵押于我公司,并替白卿倍先生打工偿还债务。

  随后就是我父亲的落笔签名手印,以及这个债务公司的红头章印,夜部印章。

  我大吃一惊,这老家伙就这么把我给卖了,哪有你这么坑儿子,我气愤的一巴掌拍在这卖身契上。

  手上传来刺痛,我才发现我食指有被针戳一下的痛感,抬起手一看,只见食指指尖一滴血滴在那个印章上。

  顿时丝布散发出一阵光芒,这卖身契突然飘起来,开始自燃。

  这是一种隔空契约术,施法着可以在布或者纸上将被契约者生辰八字印入,再滴上一滴血,就能契约成功。

  我眯着眼睛,看着自燃的丝布,没想到还是被摆了一道,不知道这个契约人是做什么的。

  突然丝布燃烧到一半时,一个声音凭空响起。

  “契约签订成功,欢迎加入夜部,请到临析高校学生会报道。”

  声音戛然而止,正好丝布也燃烧完毕,灰都没剩下一点。

  我看着前面空气,张大着嘴巴,话都说不出,要去学校,这又是闹哪样。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尽力让自己的脑子稳定住,不要多想,去了就知道,但是越这么做,脑子里的胡乱思维越浓厚。

  就在我沉浸没多久,我听到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之而来的则是叫骂声。

  来不及多想,我迅速站起身,从自家后门离开别墅,在逃离小区后,在车水马龙的路上,我有些迷茫。

  因为没钱,所以没法再坐车去那个临析高校,走过去,又不认识路,就在我惆怅时,我无意间看到了一个赚车费的好办法。

骑拖把追猫 · 作家说

新作,求收藏,求推荐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