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色年华最相许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049章 局外人

  岳冰嫦见齐殇松口了,如释重负,接着像是生怕他会反悔一般,即刻脚底抹油地离开,就连告退的行礼都快了不少。

  齐殇敲了敲案桌,侍从进殿,他挥手命他们悄悄跟随保护。

  崇文殿变得冷清,齐殇却浑然未觉,他只身一人坐在案前,从容用指尖勾勒起方才在宣纸上写下的“川”字,皮肤与纸张摩擦发出“沙沙”声响。

  唇角则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来。

  他可是听说了,段云川与绥素先前在外私会,并且冰嫦出事那日,是段云川主动帮绥素救人……

  据他所知,段云川可不是会多管闲事的人——嘴那般硬,动作倒是快。

  既如此,他若不帮一把,岂不是很不像话?

  想到这,齐殇重新铺上一张新的宣纸,再次执笔,沾了墨一字一句地写起。

  *

  绥素迷茫看着前方。

  果不其然,她又一次迷路了。

  这次还没等她采取行动,岳冰嫦就已经到了她的身边。见绥素徘徊不前,不由贴心的询问道:“姑娘可是遗漏了什么吗?”

  绥素忸怩不安:“……我迷路了……”

  “啊?”岳冰嫦吃惊,万万没想到绥素竟然会出现这种状况。

  “东宫里有许多地方弯弯绕绕,构造又大多相似。”绥素垂头丧气,恨不得自己脑子里有一份东宫地图来。

  岳冰嫦不禁含笑:“没事的,记得奴婢刚来东宫的时候,也是花费了好长一段时间来记忆这儿的所有地方,而姑娘才来了一小段时间,不急。”

  绥素被宽慰到,与此同时不由发问:“你在东宫做事多久了呀?”

  岳冰嫦脱口答复:“该有八年了。”

  绥素闻言点点头。

  “奴婢带姑娘回去吧。”

  “好,谢谢你。”

  两人走着,因为静了心,绥素恍然发觉有人在跟踪她们,而且不止一人。

  这让她凭空生出危机感。

  而此时岳冰嫦正在思考要怎么完成鬼王交代的任务,正在她终于决定开口时,绥素突然身形一动,不过眨眼的时间,竟出现在离她几米外的位置。

  接着,她从树后拎出了星儿,没有丝毫停顿,转身间又揪出不远处的两名侍从。

  星儿惊讶不已,这什么时候也躲着其他人的?

  岳冰嫦认出侍从,他们是齐殇身边贴身伺候的,万万不该出现在这才对。难道……也对,也只有这个可能,他们作为殿下的贴身侍从,唯有主子命令才能使他们行动。

  岳冰嫦此刻心里说不上来的感觉。她发现在自己掉井的事发生过后,殿下便盯自己盯得越发紧了。自己不过是区区侍女而已,殿下到底何至于此?

  侍从面面相觑,不敢相信他们这么轻易就被发现了,直到注意到绥素“凶恶质问”的目光后,连连开口解释:“我们没有坏心!”

  绥素眯起双眸:“那为何跟着?”

  “保护岳冰嫦。”侍从选择实话实说,反正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岳冰嫦明明已经猜到,但被侍从这么直白的说出,心还是会猛地震撼。

  似乎有什么想法也在呼之欲出,但很快就被她抑制住了。

  绥素看了一眼岳冰嫦,看她表情便明白了侍从说的不是假话,“你们继续保护吧,只是……保护一个人这么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侍从瞟了一眼沉默的岳冰嫦,即使心中知道答案,但骄傲如殿下,他们定不可能当着外人面,直接说出是殿下要保护一名侍女的:“私密之事,姑娘还是不要多问了。”

  绥素可惜的叹息,并未强人所难。

  “奴婢继续送姑娘回去吧。”岳冰嫦理好了思绪,对绥素微微一笑。

  绥素摇摇头,“不用了,星儿姐姐会带我回去的,谢谢你的好意。”

  听绥素都这样说了,岳冰嫦只好应了下来,这次任务终究还是没有完成。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担心起殿下的安危……

  回去的路上,星儿追问起绥素:“刚刚你着急忙慌的跑出来,就是为了找殿下?”

  “嗯。”绥素点头,“星儿姐姐呢?你怎么跟过来了呀?”

  星儿坦然的答复,颇带着点点趾高气扬的意味:“自然是小姐派我来盯着你的。”

  星儿以为绥素听完自己的这话,会心寒会伤心,可没想到绥素竟然了然地笑了。因为她想到,侍从跟着是为了悄悄保护,而苏姐姐让星儿过来,想必也是为了悄悄保护自己的吧。

  星儿只能先将绥素带回谨兰宫,“待会儿你好生和娘娘解释你去找殿下做什么,还有这段时间都干了哪些我们不知道的事儿,免得让娘娘担心。”

  绥素知晓确实这几日自己擅自行动干了许多事,她该让苏姐姐知道的。

  所以,绥素耸拉着脑袋,挪到了苏巧汐的身边坐下。

  苏巧汐面容温和,没有责难:“回来啦?该办的事情都顺利完成了吗?”

  “苏姐姐不怪我有事瞒着你嘛?”绥素抬眼,心中泛起了酸。

  苏巧汐安抚地将手与绥素放在膝盖的手交叠在一起,“总不能日日看着你,适当的放手,才能快速的成长起来,适应这个诡谲世界。”

  星儿在一旁看得很不是滋味,绥素没在时,她是娘娘唯一真心相待的人。如今,自己反倒慢慢变为局外人了。

  “嗯……”绥素扁扁嘴。

  苏巧汐见势不妙,立马止住绥素接下来的反应:“不许。”

  绥素立马憋住那一泡即将喷涌而出的眼泪,周边无其他人在时,老老实实的交代起这段时间以来自己经历的事情。

  最快有反应的是星儿,她寒战着,下意识往苏巧汐身边躲:“有鬼??”

  绥素小大人似的镇定自若道:“我现在怀疑她们消失或许与那些小鬼有关,当然齐殇也不能完全摆脱嫌疑。”

  苏巧汐诧异:“殿下在我印象中应当不是这样的人。虽然先前我也觉得殿下危险,但在后来的相处下还是慢慢改观了。”

  对于苏姐姐的这一点,绥素并不认同,她总是觉得齐殇有问题。

竺踏悠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