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再斩妖除魔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痛失吾心

  深夜,一座农村的老房子内。

  只见一具披着白布的棺材上面摆着一副黑白照片,记录着一位慈祥的老妇人曾经的生命。

  一个身披孝服的年轻男子跪在棺材前,正低声哭泣。

  楚墨如何都没想到,他的母亲竟会如此突然地离去。

  他的父亲英年早逝,只留下她与她的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含辛茹苦几十年将他养育成人。如今,本该是他敬孝的时候,母亲却离开了人世。

  但母亲的死亡却处处透露着诡异,当隔壁的王姨发现她时,母亲胸口处破了一个大洞,里面的心脏已不知所踪。当地的警方立案调查了十余天,竟是一无所获。怀着让母亲入土为安的想法,楚墨把遗体讨要回来。警察因毫无线索,只好将遗体送回。

  夜已深,街坊邻居们也各自回家,楚墨一人在灵堂守灵。但被悲伤支配的他,并没有注意到夜空上的变化。

  世界各地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逐渐被一股更深邃的黑暗所覆盖,太阳和月球都逐渐被盖上一层如墨黑的物质,整个世界陷入黑暗

  正处于悲伤之中的楚墨并不知晓这些,也没注意到他身后走来的东西。

  一个身材十分高大,双手细长几乎拖到脚处,身上覆着密集的硬毛,似人却又丑陋的脸庞浮现出怪异的笑容。它弯腰走进灵堂,慢慢接近楚墨,说来也诡异,如此高大的身体走起来却也一点声响也无。

  只见那怪物慢慢靠近楚墨,即将触及到楚墨时,一身穿破旧道袍的老道士突然冲入,手中已摆好架势的桃木剑猛然劈下。那老道是王姨不知从哪寻来的,如此看来,确是有几分本事。

  “妖孽,竟敢伤人,今日我便将你除去!”

  但还是慢了一步,那怪物突然发力,五指上锋利的尖爪已插入楚墨体内。

  楚墨脸上满是惊恐,颤抖了几下,重重倒在地上。

  楚墨的心脏被那怪物握在手中,正向外流出嫣红的血液。

  刹那间,老道的桃木剑已刺至那怪物身体之上…我方好像并没有击穿敌方的装甲…老道面部皱成一朵菊花。

  “师父说的果然是对的,桃木剑只能砍鬼。焯!”

  那怪物缓缓将楚墨的心脏举起,拧出其中血水滴入它那部满利齿的血盆大口中。

  刷!

  只见那那怪物突然转身,利爪猛得向老道袭去。

  还好老道早有防备,一个后撤步好险躲过,怪物的利爪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插入地面,竟是将青石地砖都划出数道口子。

  老道自知不敌,只得向后撤去,寻找对敌之法,或是如何逃跑。

  “完了这次遇到的还真有几分本事,跟以前那些连黑狗都不敢靠近的不是一个档次。这次感觉要搭在这里了。”

  这时,楚墨的尸体却有异动,他的裤袋中的一块菱形石块,石面上有一层晶状物。

  那石头是楚墨的父亲遗留下来的,母亲一直保管着,在楚墨离家去上大学时,他的母亲将这块菱形石块给了楚墨当做护身符。在楚墨得知母亲去世后,赶回家时,心中一直有一股悸动,便把它一同带了回来。

  石块中涌出一股猩红液体,那液体竟像蛆虫般能够蠕动,携这石块向楚墨身体上攀去,攀爬到手腕时,楚墨的皮肤竟裂开来,石块渐渐镶嵌在其中。

  那猩红液体却没有停下,继续向着楚墨的身体上爬去到了胸膛的那个裂口处,液体逐渐凝聚在一起,形成一颗颜色与楚墨的身体格格不入的心脏,当心脏完全形成后。心脏再次开始跳动!

  砰!

  一声巨响在房中响起,令人不敢想象这竟是心脏跳动发出的声音。

  老道和那怪物的目光都被这声巨响吸引过去。

卩石 · 作家说

好累,手机打字完全是折磨自己,果然应该用电脑的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