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记异事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刘采儿

  “你好,请问你需要些什么?”

  因为张冉出门处理事情去了,所以徐鹏宇准备九点就关门的,可是刚准备关门就见到门外一辆奔驰停了下来。

  从里面下来了一个黑衣人,打开后门一个化着精致淡妆的中年女人走了下来。

  “我找张先生,他没在吗?”

  徐朋宇闻言点点头开口道

  “他刚出去有事,应该没那么快回来,你找他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会传达给他的”

  女人看了一眼徐朋宇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开口道

  “我叫刘采儿,之前和张先生说过我的事情,他说让我今天上午来,可是我有点要事耽搁了,结果”

  原来这女的是本市人,因为家里本来就挺有钱的,所以听到些许风声的她早早的买下了市中心边缘的几块地皮,然后还盖了三栋办公楼坐等升值。

  而现实也的确是这样,近几年光是收租都赚的盆满钵满,但是就在两年前,她名下的一栋叫做星彩大夏的办公楼不断出现问题。

  一开始只是其中几家公司夜晚出现小范围的诡异事件,后来事情越来越不对劲,直到去年其中一家金融公司里加班的七人莫名死亡。而给出的死亡报告全都是意外死亡。

  在死人后的第一时间许多的公司都搬离了那栋办公楼,刘采儿也觉得这事有点邪门于是又是请道士,又是请和尚。也不知道是道士和尚有效果还是怎么的。

  后来就一直相安无事了,但是今年的这时候那栋办公楼有几家公司到了晚上似乎又出现那种诡异的事情了。

  因为害怕出现去年的事件,所以刘采儿强制要求大夏内所有公司到了晚上都不许留人加班,否则这栋大楼就不会出租给他们了,她也为此特意降低了一些房租作为补偿。

  别问为什么不直接关闭大楼,别开玩笑!这可是市中心的一栋办公大楼!里面多少公司,多少员工!就因为这么一个可笑的理由关闭整栋大楼会给多少人多少公司,带去数不尽的损失。

  其实这事和她并没有太大的关系的,但是因为心地自小善良的她无法再接受有人莫名其妙死了,所以她还是选择了处理这件事,而不是任由其发酵。

  昨天张冉也是执行任务的时候无意中发现那栋大夏的问题,然后又从同行当中获得了那位刘采儿的联系方式,这才让她今天上午联系自己的,因为晚上自己还有事。

  可是因为早上刘采儿的女儿因病住院了这才没办法只能选择下午来,结果两人就这么错过了。

  但是就在今天下午,大楼里的一家数码公司又传来了诡异的消息,说是自家员工不是在洗手池看见红色血液,就是洗手间莫名有人傻笑。

  “那个,徐姑娘,我们可以在这等的,不论多晚我们都可以等的,当然,要是您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在外面等。”

  徐朋宇听完刘采儿所说的一系列事情后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而且张冉也说了晚上处理的应该只是件小事,应该也快回来了吧。

  “没事的,您先去那边的沙发上坐会,他应该挺快就回来的。”

  刘采儿闻言微微一笑,开口道

  “谢谢你,姑娘,那我不打扰你做生意了。小李,把车停好后你也进来坐着等吧。”

  “是,夫人。”

  坐在沙发上的刘采儿仔细的打量着店里的陈设,店里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反而像是一家茶楼?

  下意识的往后面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原来店子里面才是摆放货物的地方。有扎纸人,有鞭炮纸手机纸电脑纸电视,还有一些花圈之类的。

  就在她还在打量着的时候就见着穿着一身黑风衣外套的男人走了进来。

  张冉刚回来就眉头一皱,这么晚了还在这白事店等着他的只有两种人了,一仇“人”,二有约的,自己晚上并没有约人呢。

  “宇子,这两位是?”

  徐朋宇见张冉回来下意识看了一眼风铃这才连忙走了出来帮张冉脱了外套开口道。

  “找你的,说是早上约好的,后来她女儿生病了,没来得及,下午又出事了,现在有空了这才来找你。”

  张冉点点头收起手上带着蓝色血液的铁剑这才笑着开口道

  “刘姐是吧?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也能解决,但是我想知道之前死掉的那七人的身份信息以及生平,能帮忙调查的到吗?”

  刘采儿闻言一愣随后立即点点头开口道

  “可以,但是需要明天才能给你,行吗?”

  张冉点点头后又开口道

  “我一会就去帮你解决,你把大厦钥匙给我,明天还你”

  刘采儿闻言有点迷糊般的把钥匙交给了张冉

  “那还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张冉摇摇头“不需要了,记得明天把那七个人的生平资料都给我,不需要太详细,但是亲朋好友对于他们的评价必须有。”

  刘采儿又开口问道

  “那个?张先生?你这收费?”

  张冉看了一眼徐朋宇开口道

  “给十万就行了,等事情处理完你找她转账,我先去处理了,你要坐会还是回去都行。”

  说着张冉又穿上黑风衣,背上剑匣子出门了。

  徐朋宇也是立马回到掌柜台坐着去了。

  “那,徐姑娘,我们先走了?”

  “好,慢走。”

  刘采儿回到车上,保镖忍不住松了口气这才开口道。

  “夫人,那个人,不简单”

  刘采儿闻言点点头开口道

  “说说。”

  “他身上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怎么形容,对了,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嗯……神经病。”

  刘采儿闻言也是笑出了声开口道

  “行了,什么神经病,他的确挺古怪的,说他是道士吧,又有个姑娘陪着他,说他是个普通人吧,身上有一种修道人士才有的淡泊之感。”

  “不管他究竟是什么人,总之他很有自信这是好事,而且,他刚回来的时候,那把剑,可是开了封的,上面沾着的怎么想也不是果冻啊,如果那个姑娘晚一步回他你信不信他会把剑架在我脖子上再说。”

月台上的那个孤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