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二三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回家

  回家的大巴摇晃着老旧的身躯,咯吱咯吱的声响在有些难闻的座位下发出。

  我靠坐在窗边,双眼不肯睁开,眩晕的感觉不时传来。明明是个好天气,偏偏我却没有一个好心情。

  前天晚上,老妈居然给我打来视频,一阵简单的问候后,便问起了我要不要回老家看看,我低声回应道:“老家有什么好看的?”

  我正摆弄着身前的电脑,雪白的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文字。

  “你就不想来看看你妈我?”

  打字的双手放慢了动作,心中的疑惑不免升起。

  “爸呢?”

  “你爸忙着下象棋呢!”

  “妈。”

  “诶。”

  “你俩什么时候回去的?”

  视频那头好似卡顿了一下,便又传来声音。

  “就前几天,我俩想回来住住。”

  ...

  头晕的症状没有因为车子的停下而缓解,外头已然开始变黑。

  长时间的坐车让我的身体有些疲惫,现在我只想赶紧到家,再睡上一觉。

  车子总会在半路上停车,这是必然的,人们总会趁这个时候方便,或是点上一根香烟,以缓解自己烦闷的心情。

  我的脑袋靠在玻璃上,眼睛盯着不净的玻璃,上边有着一些淡黄的污渍,好像已经渗透进里边了,怎么也扣不掉。

  没多久,车子再次启动了。

  这趟车会在天微亮的时候到,我只好勉强让自己能够睡上一会,不让自己那么疲惫。

  颠簸的车身在山路上行驶,司机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打我记事起,他便做了这行,我每次回家总会瞧见他。

  那时候,他与我的父亲私交甚好,每次坐完车都会来家里坐坐,就算不留下来吃饭,也会聊上很久。

  可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他应该也不认得我了,我抱着身前的背包,浅浅地叹了口气。

  我的父亲没有赶上好时代,家里就他混的差些,可偏偏也赶巧,在工厂上班的时候碰上了我妈。

  那个时候,我妈的追求者可多了去了,我也问过她,怎么就看上我爸了。

  我妈总是不与我讲的,她只笑着,便忙着手上的活。

  我父亲的话,我倒是也问过,只是他的回答让我不太相信,他说,他可是英雄救美,我妈这才对他有好感的,我问起细节,他又不肯讲了。

  这对夫妻啊,总是在这些方面有着奇怪的默契。

  ...

  下雨了,怎么就突然下雨了?

  由于村里是山路,只好等着雨停了再走,不然怕路上湿滑,翻车了可不好。

  人们倒是默契十足,开始唠起了嗑。我倒是无事可做了,只能忍受着头晕的痛苦。

  过了不久,我感觉好像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睁开眼一瞧,原来是那司机。

  “你是源源吧?”

  源源是我的小名,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能记得。

  “我是,陈叔。”

  男人像是一惊,便笑了起来。

  “没想到你小子还记得我啊!”

  粗大的手掌拍在我的肩膀,拍的直响,却没有传来疼痛。

  “你小子可是好久没回来了。”

  不知怎的,我的脑子居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陈叔,你知道我爸妈是怎么在一起的吗?”

  我也不清楚我为什么会问起。

  陈叔挠了挠花白的头发,憨厚脸上挤着笑容。

  “知道啊!那还有我的一份功劳嘞!”

  ...

  新生的春风吹过那个年代。

  我妈的追求者也是变着花样追求我妈。

  送东西倒是惯例,我爸也是。

  他送了我妈一条银项链,说是银的,多半也经不起火烧。

  不管是什么样的礼物,我妈都瞧不上一眼,通通不收,可我爸哪管这些,二话不说!将那条项链偷偷的塞到了我妈的口袋。

  果不其然,第二天,我爸便又拿了回去。

  我爸和陈叔就是这个时候认识的。

  我爸待人倒是真诚,说白了就是没心眼子,听不出好赖话来。

  在几个不嫌事大的厂友建议下,他们决定演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

  那几个厂友倒是也没跑,还当起了群演,就这样在我妈面前演了一场。

  ...

  听陈叔讲完,我才知道我爸所说的英雄救美原来是这一回事,难怪他不肯再细说,也没跟外人提起过。

  “就是你爸那条项链不见了,他倒是挺心疼的,可能是夜太黑了,不知道掉哪了,后来回去也没找着。”

  这应该是报应吧。我这样想着。

  外边的雨也失了踪影。

  “该发车了,就不聊了。”

  ...

  车子平稳的驶过,在最后一块田地的尽头停下了。

  我提着背包下了车,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天还未亮,只能瞧见一点路。

  我慢悠悠地朝前走去。

  到底是下过雨,有些阴冷的空气让我不自觉地搓了搓手臂。

  那是一栋老屋,屋子外边有着一块不大的田地,里边满是杂草。

  走近大门,门锁传来锈迹的气味,木门也上了年纪,有些不太牢固了。

  我轻轻推开门,天只是微微睁眼。

  我瞧不见客厅完整的模样,只好走向前,直到走到中央,我才缓缓开口:“爸妈,我回家看你们了。”

  那不亮的光芒从下缓缓升起,像是升起的幕布,慢慢让人看清了模样。

  那客厅的墙壁上,正摆着两张黑白的照片。

  手中的背包已然失了魂,落在了满是尘埃的地面,不争气的泪珠也快要溢出。

  “爸妈,你们在家过的咋样。”

  那照片上有着温馨的笑容,那笑容好似就是给我的回应。

  “爸妈,我明天还要工作,就不待太久了。”

  我走上前,将照片上布满的灰尘扫去。

  “爸妈,我走了,下次再回家看您二老。”

  ...

  走出屋子,阳光已经洒满大地,梯田上满是油菜花,多半是有那阳光,不然,怎么会那么耀眼呢?

  我摸了摸口袋,那锈味从中传出。

  一条已经锈迹斑斑的“银项链”出现在我手中。

两袖道清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