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记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故乡

  “她居然说她要滑冰,这个麻烦的女人!”卜循义正在和左洋抱怨她的好闺蜜。“那一起去吧,我正好也想滑冰。”

  “我劝你不要去。”我对他说道。

  “为什么?”

  “如果你想在冰上跪一整天的话。”回想起和朋友去滑冰的经历,我便直打哆嗦。

  “你们没去滑过冰?”诸昃盈罕见的对他们的谈话感兴趣,“没滑过冰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他补充道。

  “我的老家在东北那块的哈尔滨。”他兴致勃勃地对我说道。我没有打断他,因为我知道他要继续。

  “我们家以前在那有一间平房,那房子很大,足有四百平米,书房像客厅一样大,有两间浴室,都很宽敞洗澡很舒坦,还有两间巨大的储藏室,里面对面了祖辈用的工具,虽然破旧,但是时光在上面的积淀令我沉醉。

  家的对面是一所大学,名字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是医科。每年冬天,哪里就会把操场当做冰场,供人滑冰。操场很老旧,像是六七十年代的风格。主席台同样破败。一个钢架,上面铺了木板——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那种。我就是站在那上面看他们铺冰的。”他显然已经沉浸在了回忆之中了。

  “你知道他们是怎么铺冰的吗。像是植物大战僵尸的那种扫雪车,不过比那简陋的多,是人工驱动的。后面有一排水龙头,在上面灌水,通过压力可以将水灌注在地上。那时的气温很冷——零下二十度,把上面的盖子打开会有一股白烟冒出,有一次我就跟在后面看水浇下来,我没穿冰鞋,尽管走的很慢,我还是摔了一跤,我哥和一众小伙伴就在旁边笑。回家的途中,我发现我衣服上的水都结了一层冰。”他脸上露出微笑,这不是我第一次看他笑,却胜似看他第一次笑。

  “我也很喜欢那里的建筑,都是统一的苏联风格——全是四方楼。墙上油漆剥落,上面贴满了小广告。天哪!你这辈子都不会见到这么多小广告。远远看去,有一种废土朋克的感觉,又像是复古科幻主义。天空一直都是灰蒙蒙的。但我还是很喜欢。”

  “人们还会在江面上采冰,做成巨型冰雕,像楼房一类的,还有巨型雪人。如果运气好的话,你还可以看见有鱼冻在冰雕里,当天气回暖,你会看到冰雕融化,一座座水晶大楼倾塌——现实而又梦幻。那时园区会关闭——因为会砸死人。爷爷总会带我去江上散步,你能想象在江面行走的感觉吗,那感觉真是奇妙非常。”

  他看到我这样,继续说了下去——“用来卖老年人的衣服。”我顿时感到刚刚的向往碎了一地……他看见我失望的表情,笑了笑,说:“没办法嘛,哈尔滨经济欠佳,老年人又多。那防空洞只开到地下三层”

  “那里的街区很乱,路上的水泥面碎裂,暴露出褐色的土地。红绿灯简直可有可无,因为根本没有人会遵守交通规则。人们的素质也不高,三句里有两句是脏活。如果你去村里看看。哦!你真是个勇士。每个村里都会有一堆不会清理的垃圾和各种各样的小广告。经济发展的这么缓慢,一切都那么乱,但我却爱着那里,我是属于那的。”说到这,他眼中泛着泪光。

  “我想,那里的脏乱,象征着曾经的繁华吧。当年的东三省是中国重工业生产基地。不过后来因为环境污染严重就关停了。工厂倒闭,工人失业,就成了现在这样。”“如果说上海是红色的心脏,那么哈尔滨就是黑色的。”他坚定地说道:“我始终认为东北那块是中国的心脏——过去是,现在也是。”

  我想无论那是繁华还是破败,他都是爱着那里的。

  毕竟——

  故乡本就是一个无论多破败,还是会让人喜欢的可爱的东西啊。

尘嚣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