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记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关于教育

  在一阵阵期末结束的欢呼声中,我踏上了那辆编号为五的校车。

  “终于结束了!”我一边兴奋地大叫,一边转头看向身旁的诸昃盈,不过他的反应并没有如此强烈,有的不过是嘴边一抹淡淡的微笑。左手边的左洋和卜循义倒显得格外高兴,一路上都在兴奋地吵吵嚷嚷。说着说着,他们说到了自己的老师。

  “我不喜欢我的语文老师。”听到他们的聊天,诸昃盈突然开口。一旁的左洋听到,用力地点了点头,表示他十分赞同诸昃盈的话。他附和道:“她明明知道这是应试教育的天下,却只顾着批判其错误而不是教我们技巧。”诸昃盈点了点头,看上去颇为赞同。

  我回想起我的语文老师——一个和蔼可亲且富有儒家气质的可爱老头。上课讲到激动处会高声说:“记下来,记下来!”为了保持自己没脱发前的形象,从未在我们面前摘下过帽子,想来年轻时也是精致的文艺青年。虽有不少人对他颇有微词,说他上课不着边际感觉非常的水,但都是些不认真听课的人罢了。语文课是我听得最认真的课,分数自然不差,老师课上将答题技巧和课文一起上的方式没什么不好,在我看来,没有不会讲的老师,只有浮躁的学生。

  思绪飘回车上,我开口问道:“会不会是你们没认真听,把重要的东西忘了。”此话一出,连坐在我后座从未参与过交流的同学都坐不住了:“认真听了,35分钟讲废话,五分钟报答案,这是她的常态。”这令我着实不敢相信。

  我一向是十分反感应试教育的。只觉得用这个方法,总有种同类相残的意味,但这位老师的做法我着实是非常不解。她批判着应试教育,却用自己学生的血肉铸成他人的道路。解决问题的方法永远是将人变成斗士而不是筹码。结束一场博弈的方法永远不是掀翻赌桌。这位老师的初衷令我敬佩,但方法令人咂舌。

  我看向诸昃盈,他显然知道了我想说什么,他的嘴巴动了动,但始终什么都不说,在这嘈杂的沉默中,车到站了。

  新春将至,天地间倒是添了几分红色。

尘嚣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