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坠落之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5.我真的要生气了

  诡异的肉球依旧是那么面目可憎,李印也没有急于下手将其抹杀,而是透过模糊的血肉注视那还未出生的胎儿。

  顾晚死前那副不舍和慈爱的表情还历历在目,李印思索良久,最终悠悠叹了口气,放下抬起的右手。

  他能感到输送营养的血雾逐渐稀薄,这个诡异汲取生命力的行为停止了,因为她再度吸食下去就会危及那些遇难者的生命。

  它是个乖孩子,可像刚开始那样,车上的人陷入食人欲望的时刻,S级禁区就算没有杀人的恶意,也能轻而易举的影响人的精神安定,这就像水往低处流一般的自然规律。

  李印有意想救下这个胎儿,但一个S级禁区诞生的孩子,就算没有主观恶意,那也会无意中参与毁灭。

  “老婆,你的看法呢?”

  琳娜蹲坐在卫生间里,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卷着金色的发梢,唇角一勾:“你我心意相通,你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

  那颗小小的心脏似乎跳动在李印耳边,他开口道:“到目前为止她没有杀过人,甚至可以因为母亲的嘱咐,强行压制诡异的吞噬本能。”

  “我想让这个孩子降生,就当是为了一个可怜的母亲吧。”

  “如果她以后真的无法掌控自己的能力,我会采取措施。”

  李印不知从哪里摸出骨瓷餐刀,看了看唯独连接自己的血雾没有变化,他有些想笑:“不吸食别人,为啥不肯放过我,你可真是个小坏蛋。”

  铛!

  不知从哪里飞来的匕首被骨瓷餐刀击飞,匕首在空中转了几圈后,砸在便利店的铁门上,拉出一长串火星,微微点亮了阴暗的环境。

  李印不紧不慢地将餐刀抛起又接住,亮白的刀光在他手里上下翻飞,他转过身子,看着六名不速之客,语气中满是悠闲:“这里有事处理,闲杂人等回避。”

  六人没有应答,在同一时刻齐齐出手,裂空之音骤然炸裂,无数匕首几乎是瞬间出现在李印四周。

  在匕首封住李印行动路线的时候,蓝色的雾气从对方扔出的烟雾弹里喷射而出,巨大肉球刚一接触到蓝色烟雾,血肉的蠕动速率立刻下降了大半。

  击飞周身的匕首,李印有些生气:“你知道乱用药对胎儿不好吗?”

  李印跺脚,整个人向着扔烟雾弹的猎人冲去,一眨眼的功夫就掐住了对方的脖颈:“我很讨厌你们这些诡异猎人……”

  话音未落,金色光辉骤然亮起,李印掐脖子的右手齐手肘被平整切下。

  血液喷涌而出,李印蹙眉,他感受到了久违的疼痛感,本应该几个呼吸内长好的手臂也没有任何动静,血流如注,他好像变回了一个平凡人。

  以往凭借超强再生,他一直习惯以伤换伤的进攻方式,这种情况他从未遇到过,一时间有些棘手。

  “速战速决!先清除禁区再对付他!”

  六人没有任何停顿,直奔诡异肉球而去。

  李印再度动身,飞起两脚将手持长刀的二人踢飞,二人被踢飞的瞬间也扔出了手雷。

  轰!

  李印正面硬吃了两发手雷,强大的冲击力正面袭来,右腿被炸成一地碎肉,鲜血顺着大腿根不断喷洒。

  “老婆,这是什么情况?”

  琳娜感应着李印的身体情况:“他们的爆炸物和武器上混入了我的血液,我的力量是可以压制任何诡异的,他们这次来似乎是准备对付我。”

  这么久过去了,李印的右手都没完全长出来,剧烈的痛感不断刺激他的神经:“我知道,但现在你我为一体,你的血液为什么还能克制你自己?”

  “因为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了。”

  李印听到这个回答是满脑袋雾水,这是在讨论什么哲学问题吗?

  对方的攻势并未停止,又有两颗烟雾弹被甩在地上,本来就不大的便利店充斥蓝色烟雾。

  本就极度营养不良的肉球现在活动几乎停滞,中心胎儿的心跳也逐渐放缓。

  没等李印再度动作,浓烈的血雾喷涌而出,化作几近实体的触手,向着六人杀去。

  滴落的血肉不断膨胀为食人怪物,两个眨眼的功夫,就有接近一百只怪物被创造出来。

  体验到生命威胁,S级禁区开始展露藏匿已久的獠牙!

  “注意拉远距离!”

  六人察觉到触手的威胁,迅速改变冲阵,躲进了蓝色烟雾中。

  食人怪物跳过李印,直奔六名猎人而去,但都没能冲得过蓝色烟雾。

  血色触手也同样一头扎入烟雾中,但在冲刺的过程中慢慢被消磨成刚开始的血雾。

  六人开始隔着烟雾对肉球展开远程进攻,各式飞刀匕首炸弹在空中乱飞。

  看着两边打得火热,李印感到自己在这场大战中像是个局外人……

  “够了!”

  李印大喊,他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肉球:“你的妈妈不是说过吗?要做个乖宝宝,不要伤害别人!”

  肉球仿佛能够听懂李印说话,进攻的频率降低了下去。

  “哥哥?”

  “这是你母亲的期望,我知道他们吓到你了,他们要打你,他们是坏人。”李印柔声安慰着:“赶跑坏人这种事情,要交给大人。”

  李印消失在原地,骨瓷餐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沿途的手雷全部被切成两半,最终这把刀落在了一个猎人耳边。

  左手握着餐刀晃了两下,李印新长出的右手中握着半截耳朵。

  猎人捂着血流如注的半张脸,飞快向后退去。

  李印擦拭着餐刀:“我给你们一分钟,立刻消失。”

  “我们是为了守护人类在站在这里战斗的……”

  李印冷哼一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我去过内都市圈,你们猎杀诡异可不是为了保护人类吧?”

  “我不想多说,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李印话音未落,刀光再度袭来,直奔他的脖颈,抬起防御的右手再度被砍成两段,李印看向用刀猎人的眼中满是欣赏,但更多的是恶意。

  “你的刀很快。”

  李印的出租屋中,原本倒挂在大灯上沉睡的赤色蝙蝠睁开了双目,卧室里各式各样的娃娃都活动了起来,手持手术刀的猴子医生哈哈大笑,兔子玩偶张开了血盆大口,犹如锯齿般的獠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沙发下的阴影里蔓延出一片乌黑长发,犹如海草一般飘摇生长,淹没了整个客厅。

  被窝里,被丝线连接着的杂乱人体部位慢慢探了出来。

  整座屋子充斥着怪物的嚎叫与怪笑……

  “趁别人说话砍别人脖子很不好,我真的讨厌别人打断我说话!”

  “哥哥我啊,真的要生气了。”

陆捌拾壹 · 作家说

情人节就不祝大家快乐了,因为我单身狗。

明天元宵节快乐。

话说真有人在看嘛,我人麻了,没人说话的。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