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坠落之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8.等我回家

  易思思假装在盯着肉球上的不断干枯剥离的血肉,余光却一直在瞥向李印提到女友时脸上洋溢的幸福微笑。

  地铁站的封锁被破坏,偶尔有些许微风窜过,杂乱的发丝在这孱弱的气流中轻轻颤抖,就像她有些苦闷的内心。

  肉球上哭嚎的诡异血肉飞快地干瘪下去,李印也感到自己的生命力在飞速流逝,不过能力全开的情况下,他已经不需要靠进食来补充。

  破茧成蝶,化茧的是母亲,成为美丽蝴蝶遨游世间的确是孩子……

  肉球被快速消耗,蜷缩成一团的小小婴儿已经出现在肉眼可见的薄膜以内。

  这是一个母爱所唤醒的奇迹,生命上的蜕变。

  琳娜蹲坐在沙发一角,双臂环抱膝盖,通过李印的视角注视着这一切,眼角晶莹的泪光如同繁星点点:“能够使我们进化的东西从来不是所谓的极端情绪,而是爱。”

  “不,而是最能达到极端的情绪本就是爱。”

  李印走向肉球,女婴在薄膜中东张西望,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像是夜空高挂的小星星,看着走向自己的李印,咧嘴一笑。

  她伸出肉肉的小手,轻轻拍打着薄膜,发出几声噗噗声。

  李印笑着蹲下身,也伸出手,手掌隔着薄膜与女婴柔嫩的小手贴合在一起。

  女婴看到这一切,大大的眼睛眯成缝隙,微笑愈发甜美,她不再是一个恶魔,而是小小的天使。

  手掌中心传来体温,李印伸出一根手指,戳破了薄膜,诡异的血色液体流出,李印抱起湿漉漉的小女孩,转身向车站外走去。

  小女孩不像人类孩子刚出生一样,没有哭闹,而是咿咿呀呀地叫唤,脸上一直带着笑容,大眼睛好奇地望向四周,每看到之前没见过的东西就兴奋地拍打起李印的肩膀。

  易思思跟上李印的步伐,脱下自己的风衣,细心地将小女孩包裹在里面:“全是湿的,万一生病了怎么办?”

  李印对这个问题很是不屑,撇了下嘴巴:“她虽说长得是个可爱的小女孩,但她不是人类,不会生病,只会被人杀死。”

  李印似乎想到什么,话锋一转:“不过想杀死其实也很难。”

  “你能不能说点正常的……”但想想李印说的似乎也没问题,易思思只能换了个话题:“这个孩子该怎么办,送福利院好像不太行吧?”

  琳娜像只小猫咪似的,蜷在沙发一角,听到易思思提出这个问题,她立刻来了精神,猛地坐起身子,眼睛里发出光芒:“我想要养这个孩子!”

  李印只觉得这是个废话,这样的孩子整个十四区除了他们两个,根本没有人有能力养育。

  “探讨这个问题之前,这个孩子的父亲现在在哪儿?”李印转身看着易思思,询问了这个关键的问题:“我想带她去看看她的父亲和哥哥。”

  “这种事情我需要回去查查。”

  易思思手机档案里可没有家属信息,摇了摇头:“你要把这个孩子还给他父亲,这怎么可能,怎么跟他说?八年多过去了,他女儿才出生?”

  “我只是问问,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带她去见见,这孩子我会养一段时间。”

  琳娜听到李印这么说,开心得跳了起来,哼起了小曲儿。

  但她很快感觉到不太对劲,下腹部的一道疤痕正闪着银光,传来阵阵刺痛……

  李印也很快意识到不对:“老婆,快躲起来!”

  琳娜跳下沙发,飞奔着跑向书房,伸出一条腿,将其塞进了书桌抽屉,然后很快整个人按部就班地躲了进去,抽屉砰一声自动关上。

  琳娜周围是无尽的黑暗,但身上那道银色伤疤正在却在不断闪烁着光辉,在黑暗中是那么的刺眼。

  居民楼空旷的楼道中,皮鞋踩踏楼梯的声音不断回响,光是听就能听出,来着的身材无比高大。

  当啷……

  李斯特手中垂下一副十字架项链,在没有开灯的昏暗楼道中散发着银白光芒。

  “按照我的计算,只要你们逼出那人使用禁区能力,贝尔托就不再是无法击败的,她几乎无穷的生命已经转移到了别人身上。”

  “也正是如此,她的感知力严重下降,发觉不了民众的疏散行动。”

  李斯特灰白色的瞎眼蕴着泪:“你们的牺牲不是毫无意义的,愿你们能上天堂。”

  “而我,将与恶鬼一同落下地狱!”

  话音与李斯特的脚步同时落在一处房门前。

  平平无奇的防盗门,唯一与别人家不同的是上面贴了几张卡通贴纸,看起来十分的俏皮。

  李斯特握住门把手,本该严严实实锁住的大门咔哒一声,直接被打开。

  李斯特穿着皮鞋的大脚踩在客厅的地板砖上,发出巨大的脚步声,手中所持十字架的光辉越发耀眼,犹如黑夜之中皓月当空。

  “贝尔托小姐,你是本该死去的存在,不要再挣扎了。”

  李印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以为之前的那六个猎人就是对付自己的,没想到会有人找上家门……

  琳娜的恐惧感与李印的心灵同步,他的内心越发急切,这么多年来,他从琳娜身上感受喜悦愉快,悲伤难过,但从未体会过琳娜的恐惧。

  他似乎看到了琳娜瘦小的身躯躲藏在阴暗中的一角,背对自己的肩膀正在瑟瑟发抖。

  李印对着家的方向开口说道:“很棒的调虎离山,但不管你是谁,竟然让我的女友如此害怕,准备后事了吗?”

  正在客厅徘徊的李斯特脊背发凉,震惊地看向窗外地铁站的方位,失明的双眼中只有黑暗,但还是有一道猩红的利刺扎入了他的视野。

  李斯特抬起手,伸手从眼眶中挖出一只小小的血色蝙蝠,粘稠的鲜血不断喷涌而出,顺着脸颊洒落一地:“A341禁区,不可直视的蝙蝠窟,将吞噬的禁区能力化为己用,你的力量依旧是如此棘手……”

  “可你还能躲多久?”

  李斯特收起十字架,慢慢走向书房。

  李印抱着小女孩,步伐变得飞快,在街道间各类事物的影子中来回腾挪,以最快的速度向家的方向冲去:“老婆,等我回家!”

陆捌拾壹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