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妖怪们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七章 反常之人

  “而且,它们根据所服用东西的不同,锐变后的能力也有所不同。”

  “那只金发和黑发的还好,一个继承了金乌控制温度的能力,一个继承了憨豆彪悍的身体素质,能力是身体强化这种最普遍的能力。”

  刚想解释一下另外两只的能力,结果就看到栾白一副痴汉的模样。

  “喂!别漏出这种痴汉的表情啊!”

  “你们俩还不赶紧把能力收了!”

  金蟾迅速行动,小小的巴掌快速在一人两妖脸上划过,伤害不高但足以让栾白清醒。

  “魅惑?”

  栾白战斗方面虽然比不上那三十三人,但是论知识的储备他们绝对不如栾白,单就李安的那些藏书栾白都看了七七八八,不说完全记住,但多少有些印象。

  从魅惑状态下回过神来,她将自己自己刚才陷入的情况,与自己知晓的能力对应了起来,但毕竟只是纸上谈兵因此语气有些迟疑。

  “嗯,还是可以相互配合的魅惑,红发那个作用于视觉,白发那个作用于嗅觉。

  常理来说一般魅惑只能作用于同族,那些能作用于异族的全都是实力强大之辈,所施展的魅惑轻易挣脱不得,可这两只偏偏反其道而行。

  所施展的能力轻易就可挣脱,但偏偏不分种族,我金蟾一族就深受其害,不然也不至于举族暂离生活之所。

  所以,你赶紧带它们走吧!”

  “我这往哪带啊!这带回去我妈不得抽死我,就我爸那个老不正经的……”栾白脑海里已经浮现那个画面了。

  “我看你这不也没受影响吗,要不就把它们留在这吧!”

  “这仅限于我了,就连大人在它们的能力下都晃神了一瞬。”

  栾白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了它背上的那对翅膀才想起来,这才反应过来它锐变前的种族是一个只喜欢天鹅的族群。

  “可是,它们变成这样,我压不住了,带出去恐怕只会产生乱子吧。”栾白特意的发动了自己的能力强制命令它们排排队,可惜没有任何效果,不由泄气道。

  “那干脆直接打杀了吧!”金蟾语出惊人。

  “别!

  我现在去找老大,给它们划出一块地方来吧。”

  被催生出来的妖怪,包括血妖在内,它们的灵智都宛如幼童一般,栾白的能力让她察觉到了这几只妖怪的心思,有些不忍。

  “你带走不是很好吗?本人驯服的妖怪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参赛规则中没说不让它们出手。”

  李安听闻栾白的来意后很是委婉的拒绝了,并且提出了一个栾白很是心动的想法。

  “别了老大,你让我养哪里,带回家我觉得会引发家庭矛盾的。”想到那几只蚌妖的样貌尤其是红发那个,自己都有些心动,比起桃花妖也逊色不到哪去,还有一种桃花妖没有的妖娆。

  “我给你的鱼缸呢?”

  见栾白一脸迷茫李安提醒:“就给你装蚌妖幼崽那个!”

  栾白想起来了:“哦,那个啊,我当时放蚌妖幼崽的时候一块丢湖里去了,估计现在应该还在那里吧!”

  李安嘴角有些抽抽,他觉得自己应该教一下她如何辨别一些宝贝:“你当时抱着那鱼缸的时候就没发现它没有任何重量吗!”

  “难道不是我这两天锻炼的效果,力气变大了?”

  “那鱼缸里的空间足够你养几十只那样的蚌妖了,你拿着它带着你那些蚌妖走吧。”李安察觉到了外区人的异样,也不打算打哑谜了。

  “妖器!”栾白眼睛一亮,连忙转身回衍生空间。

  “记得只能往鱼缸里放水和水生生物!”李安抽出心神嘱咐一句,也不知栾白听没听见。

  “童童,其他人麻烦你盯紧点,我觉得这个老头有点问题!我观察一会。”李安冲着坐在扶梯上的童童喊了一声,心神完全投入到了那老头身上。

  老头也是这次参赛的选手,来自北区,北区的人相较于其它三区来说普遍比较抗冻,毕竟整个北区都是冰雪的世界。

  银色、蓝色、白色的头发是北区人的显著特征,除此之外还有那穿着特别清爽的衣服。

  露脐装、低胸衣、三分裤,比起严寒的天气,酷暑更令他们难以忍受,所以就基本上北区的人都会选择窝在室内吹空调。

  而这个老头,却耐着酷暑在一条小吃街上来回转了3圈了。

  很巧的是李安看到了一个认识人,这人算是三区的扛把子了,李安若是有事,一些事情全靠他挺起大梁。

  这人就是当处地龙事件前夕来给李安送文件的那个大叔,毕竟是三区的二把手了,若是碰上了认出不开,就有些尴尬,于是李安使了一些非常的手段,整整记忆了一个半月,才将大叔的名字和样貌记住。

  玄埙最近心情特别好,三区驻守回归了,至今没有让他去暂代驻守。

  他天天就是在各大小吃街混迹,他独爱美食,尤其是这种小摊上的美食,这几个月他觉得都吃胖了不少。

  此刻他正在小吃街寻找美味,可突然他的脚死活提不起来,若不是他反应快估计得摔到了。

  低头往下看就看到地面凹下去了,凹下去的部分是密密麻麻的小字:“玄叔!

  我,李安!

  你左手边往前几十米,一家凉皮摊前,有一北区的老头,他行为有些反常,麻烦你过去交谈一下,无事最好。”

  “啧,真麻烦,我这才休了几天,果然离开我三区就转不了了。”玄埙整理了一下衣衫不动声色的想道。

  李安当然不知玄埙所想,见他行动了起开便将地面恢复专心盯着北区老头。

  玄埙到了李安所传达的地点,却不见老头,明明就在前方十几米的样子,玄埙就是看不到。

  无奈李安只能操控地面顶了一下他的脚,吸引了他的目光,地面凝聚出一枚箭头指向前方。

  “怎么感觉这人有些不靠谱。”远在店中的李安心想。

  通过指引玄埙终于见到了北区老头。

  “都说北区的人不耐高温,可这也穿的太清凉了吧!”看到老头玄埙只有这一个念头。

  只见老头背部漏出大块,肩上仅有两根绳子,两侧是中空的,裤子是一条三分短裤,鞋子是一个鞋底和几根绳子。

  老头走走停停丝毫,没走到一个摊位前就会停下驻足,却又不靠近更别说买来吃了,也有热情好客的店家招呼他,然而老头并不懂东区语言。

  “这行为确实有点反常了。”玄埙看了好一会,摸着下巴轻呢。

  他快步走了两步,挡在了老头身前,却是想引起他的注意,让他主动开口与自己说话。

  不料老头并不搭理他,直接转身折返,再次重复那一摊一停顿的行为。

  “他这到底是要做些什么。”远在店里盯着老头的李安,十分不理解这反常的行为。

安煊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