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妖怪们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九章 虚耗的应用

  “你是不是真当我没脾气啊?”

  面对叫嚣的老头李安连正眼都没有给他一个,李安从始至终都在盯着总驻守。

  李安想知道总驻守叫自己来是做什么,如果是让自己来看这俩跳梁小丑的演出的话,李安觉得总驻守最近可能太闲了要给他找点事情做了。

  “我被你打伤,现在就让你给我找个贱民来补偿我!这你都不答应?”

  话虽然是对李安说的,但是他的目光却看向了总驻守,显然是想让他主持公道。

  “贱民”二字让李安听的很不舒服,他脑海里不由想起了北区的状况。

  北区常年被风雪笼罩,生活在雪域的妖怪大都比较与世无争,说白了就是慵懒,因此北区成了四大区域中唯一一个与妖怪和谐相处区域,哪怕是普通人家中也会养那么几只妖怪。

  北区也是唯一一个成为能力者身份就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区域,在北区能力者高高在上,普通人的地位很低,以普通人喂养妖怪这种事在能力者,尤其是实力强大的能力者那稀疏平常。

  不少人为了博得那成为人上人的机会,大量孕育子嗣,毕竟人多了机会就大了,这也就造成地域面积在四区最少的情况下,人口占据第二的情况。

  在东区的平民百姓家中教导孩子的话是:“好好上学,上好了学就有出息了。”

  而在北区:“争气点觉醒能力”“今天你家有觉醒能力的人吗?”“看你家孩子就是能觉醒能力的样子”是他们的口头禅,教育在他们看来无关紧要。

  “你才摆脱那贱民的身份多久?这么快就适应身份了?一口一个贱民,那你知道你口中的贱民今年42岁,他26岁那年就觉醒了能力。”

  李安就觉得北区的这种情况很悲哀,就那眼前的老头来说,他的身上有很多紫青色的痕迹。

  这是冻疮留下来的,即便后期修复了伤疤,但是还是留下来痕迹,这说明未觉醒能力前,老头的生活很不好。

  怎么个不好法呢?反正北区正常生活的家庭除了脸上和手上有一点冻疮外,身上是不会有的。

  这老头身上还有冻疮痕迹,李安想到了他看到的一种情况“血食”,被那些能力者饲养的人类,用来喂养手下养的妖怪。

  李安真的很不解,北区明明那么多被能力者剥削迫害的人,成为了能力者,然而这些人不去找剥削迫害他们的人报仇,反而一下子完成了身份的转变,成为了新的剥削者和迫害者。

  李安的评价是“崎岖的社会”。

  “我们东区可不像你们北区一样,他是没防备才被你放倒了,真要比拼起来,被一个人照面放倒的只会是你。”

  见老头愣住了,李安以为是玄埙被瞬间放倒的经历,让老头有些不相信,于是脑海飞速旋转想出这么个说法,维护玄埙的面子。

  “那既然这样,你在给我找一个跟他差不多的贱民来喂我的宝贝。”

  老头伸手抚摸猫在自己身后的虚耗,表情语气那叫一个理所应当。

  “北区那谁呢,再不来我怕我忍不住先把那只虚耗给做掉!”

  李安愣是没想起北区那负责人叫什么,明明前几天还记得来着。

  “现在知道找北区的人了?不要什么阿猫阿狗的就往我这送。”

  “在东区行凶我不带给你带给谁?给北区那谁,她不得徇私舞弊?怎么着你也得给个教训吧?”

  总驻守也不搭话就玩着手机,即可老头身后出现一扇门,门后探出一只手一把抓住老头就走。

  这场景李安看的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不过却没有出手拦下的打算,毕竟在驻守总部,总驻守的眼皮子底下,没有总驻守的指示谁敢在这抢人。

  “行了,下次再有这种事,你先让他施展了再说,你这直接让他的行为胎死腹中,我也不好做些什么。”

  “怎么没做,他可是把玄埙迷倒了!”李安撇撇嘴心里再次冒出玄埙不靠谱的想法。

  “就是睡过去了,也没什么大碍,换做旁人可能还会惩处一下,这个老头就不行了,北区舍不得。”

  “这个老头能力很特殊?”李安仅有这一个猜测了,不然他真想不出北区为何舍不得这么一个糟老头子。

  “对其他区这老头的能力很普通,但是对北区那一个冰雪覆盖的区域可就不一样了。”总驻守说着还递给了李安一页资料。

  “花艺师”其具体表现形式为,种植花朵,能力者可在任何地点位置,让绽放的花朵出现。

  “这能力对北区来说也是意义重大了,这次让他来参赛是冲着奖品草还丹来的吧?”

  四区联赛自然有奖品,那是四个区域分别提供的,其中东区提供的物品中就有草还丹这件延年益寿的天材地宝。

  “嗯,毕竟年龄大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没了。”

  “也是,不过你留下这只虚耗作甚?”

  也不知李安来之前它经历了什么,老头还在时就躲在老头身后,现在老头没了它蜷缩起了身子瑟瑟发抖,一副可怜无助的模样,与它彪悍的身形毫不匹配。

  “留下让它驱逐一下在这工作人员的负面情绪,我老早之前就想这么干了,可惜虚耗基本都遁入深山老林根本找不到,没成想这都有一个送上门来了,这不得扣下!”

  长知识了,李安属实没想到虚耗还有这种用法,他脑海里甚至浮现出有人在抱怨加班、不放假,虚耗一出手这些情绪全都没了,那些人干劲有力工作的模样了。

  “需要我帮你强化一下吗?”

  “你是魔鬼吗?这样估计那些工作人员就受不了,你还强化?你是想让那些人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吗?”

  “不用算了,不过你对它做了些什么,我记着我送它来时可大胆了,还跟我讲条件,这才多久就变成这样了。”

  看着始终在瑟瑟发抖好似看到什么大恐怖的虚耗,李安有些好奇。

  “好奇心害死猫,不该问的别问。”总驻守并不打算回答,他只是用能力改变了虚耗对自己的认知而已。

  总驻守不说李安也不再问:“还有事吗?没事我就走了。”

  “记得别什么阿猫阿狗的就往我这送。”说着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记住了,给你几个果子记得吃啊。”李安伸手几颗碧绿如玉的果子就落到了总驻守的桌子上。

  总驻守并没有注意,很是敷衍的说了两句就看起了文件,他挺忙的,尤其是在四区联赛临近,比赛结束还有大量计划要执行的时候。

  临近傍晚,总驻守再一次修改了《各大驻守包装计划》后,伸了个懒腰,看着桌子上的草还丹一愣。

  他不由抚摸自己的脸,拿出了一面镜子,脸上的皱纹和两鬓的白丝让他看着不像是才步入中年不久的人。

  “原来变化都这么明显了,也不知再用几次能力后会不会直接变成老头子,哈哈~”

安煊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