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之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七章 返程

  夜晚临近结束,天边泛起微微的白光,但战争并没有因为此而停歇,反而愈加激烈。

  在四处烧杀抢掠的联合军士兵因战况陷入劣势被全部召回,虽然这会让奥维伯纳两方势力的战争局面变得更加被动,但对于生活在这里的普通民众来说反而是好事。

  随着劫掠士兵们的退去,四处逃散、到处躲避的民众开始返回居住区,他们清理房屋、清点财物、寻找亲人朋友,于是枪炮厮杀声便被痛苦的哭喊声所代替。

  面对即将到来的末日寒冬,不论是食物财富被掠夺还是房屋被破坏,都是无法接受的损失,他们悲愤交加却又无能无力。

  不少女性衣衫褴褛的蹲在墙角痛哭,她们身边往往有一两名倒在血泊中的男性。还有更多人因为不愿舍弃财富逃离、或者动手反抗劫掠而失去性命,到头来人财两失,只给亲友们留下了无尽的悲痛。

  唐存身穿机甲在前方开路,卡诺背着阿莲居中,萧听风和凯里殿后,一行人穿梭在这片笼罩着悲伤凄凉的城区中。

  一路上的所见让众人接连叹惋,萧听风香烟一刻不停,凯里双手握拳、眉头紧皱,卡诺目光直视前方并隐隐透露出哀伤。

  阿莲更是把头埋在卡诺背上不愿再看,昨晚还去逛过的平和且温馨的街道,此时已满目疮痍,买过玫瑰的花店老板娘惨死在一簇簇鲜花之中。

  唯有在最前方的唐存依然保持着往日的平静,他凭借远超常人的视力和听觉能看到比四人更多的东西,包括一两个撤退不及时躲起来怕被群殴的士兵,包括被父亲痛哭紧抱着的宋思思的尸体。

  唐存见过远比现在更加凄惨悲凉的场景,但看到宋思思尸体的那一刻,心中还是闪过一抹惆怅。

  从她父亲锤得满是鲜血的拳头可以看出,她父亲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不在乎她,可惜她永远无法知道了。

  摇摇头,唐存将这些不应该出现在他心里的想法抛在脑后,带着四人隐蔽的回到了休息处。

  将阿莲安置在移动作战中心内,众人便各自回去房间了,距离天亮集合出发还有一点时间,他们经过一晚上的战斗,必须要偷摸着小憩一会儿。

  唐存抱着妹妹坐在车厢顶上,莉娅以要给阿莲擦洗换衣为理由将他赶了出来。可阿莲只是腿受伤,并不需要这样关切过头的照顾。

  不过他也没有反驳,今夜他比萧听风等人轻松太多,不需要急着休息,便带着妹妹上了车厢顶。

  怀里的唐笙一夜都没有睡好,作息规律从不熬夜的她此时正昏昏欲睡,本来应该在车里补觉,但她始终不愿意松手离开,这让唐存有些无奈,只能一直抱着她。

  天边的白光逐渐明亮,奥维伯纳总算是迎来黎明,但不知多少士兵和民众已经长眠于这漫长的一夜。然而,并没有丝毫减弱的厮杀声和枪炮声仍不绝于耳,昭示着这场战争远未曾结束。

  随着伊苏丹尔军队使出奥维伯纳城门踏上归途,这场还未落下帷幕的战争便被遗落在了身后,沿途刮起的大风卷起漫天黄沙,将百步外的所有声音景象一并淹没。

  军队行进速度受到风沙影响而降低,再加上士兵都一夜没睡,军团长还未等到天黑便下令扎营歇息。

  睡到现在才醒来的唐存队伍众人又被莉娅邀请到一起聚餐,此时正聚集在移动作战中心旁为晚饭做准备。

  莉娅和唐笙前前后后忙碌着处理食材,凯里在两人之间来回奔波为她们打下手;萧听风喝着酒和唐存聊天,仍有些拘谨的卡诺在一旁僵硬地陪笑。

  在这平静惬意的氛围之中,卡诺看到了独自站在一边远眺的阿莲,她双唇紧抿眼神游离,眉宇之间愁容满布,和四周众人的热闹格格不入。

  自从战争爆发,特别是第三方势力突然加入后,她就一直是这样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应该是还在担心她的哥哥吧,毕竟才刚刚相认,对方就投身于如此激烈的战争中。」卡诺心中想着,起身走到阿莲身边,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入目之中只有一片灰蒙蒙的沙尘。

  但他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奥维伯纳城的方向。

  “在担心你哥哥吗?”

  似乎是太过专注于思考,阿莲并没有注意到轻声接近的卡诺,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跳。

  她回过神来,有些惊讶的看着前来询问的卡诺:“你不去和萧叔他们喝酒,来找我说话干什么?”

  “这……这……过来抽根烟,正好遇到你就打声招呼。”卡诺眼神闪躲,赶紧从自己的怀中掏出香烟点上。如实说出自己是因为关心她才前来询问的,要比想象中更加羞耻一些。

  “少抽点烟吧,对身体不好。”

  阿莲将头转了回去,并没有像平常那样出声调笑他的支吾。

  “我和我哥哥自小便失散了,到如今已有十五、六年,他让我到奥维伯纳城定居下,兄妹之间也互相有个照应。我本想着这次任务之后再做考虑,但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突发情况。”

  从五岁开始就孤身一人的阿莲,将这个末世中酸甜苦辣都品尝了一遍,但这一切她却只能埋藏心底。因所有人都背负着各自难以回望的过往,没有人有义务聆听她的诉说。

  在她与哥哥相认的那一瞬间,她差点没有忍住汹涌的泪水,和哥哥分散前的温馨回忆全部涌上心头,还是少年的哥哥同她在生机盎然的春日中追逐打闹、嬉笑玩耍……

  一缕名为血脉的纽带将他们之间联系起来,让她不再是这片汪洋中的一叶孤舟。

  可是这场战争又将一切导向了未知,除非她哥哥获得最终胜利,否则不论是否能在这场战争中存活下来,都将再次失去他的消息。

  “你哥哥只身一人在末日中爬到了军队最高级别将领的位置,身手、智谋、胆识和运气肯定都非常人能比,这次也一定能化险为夷的。”

  卡洛对这样的阿莲不太适应,沉默良久才编排出这一段安慰她的话来。

  “而且说不定这场战争就是你哥哥一手谋划的呢?到时候你就是奥维伯纳城城主的亲妹妹,什么事都不用做也能荣华富贵一辈子。”

  “那样混乱的场面你也看见了,没有任何一方能够说有必胜优势。我们军团没有卷入这场战争中已经足够幸运,我不敢想象在战场上和我哥哥厮杀是一幅怎样的光景。”阿莲语气低落。

  “那啥……等到这次任务结束后,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陪你一起再去一趟奥维伯纳,沿途寻找的话你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阿莲再次有些讶异的回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卡诺,这可不像平时的卡诺能够对她说出来的话。

  她微微抿嘴露出一个笑容,轻声道:“谢谢你。”

  这是卡诺第一次见到阿莲露出这样的笑容,和以往的慵懒妩媚不同,这笑容仿佛一束光照进他心中,明显能感觉到自己心跳加快。

  他不由得回想起了那一夜和阿莲的旖旎,那光滑洁白的身体和在耳边如梦呓般的低语,让他的目光变得热切。

  不过不同于当时酒后释放的冲动,这次是更加柔软更加温暖的感觉。

  “卡诺!”阿莲满是怒气的声音在耳边炸响,他这才发现自己盯着对方身体看了好久,顿时脸变得一片通红。

  作为情场老手的他,面对女性时的表情管理和语言表达早已炉火纯青,从达到法定年龄开始就未有过如此失态。

  已经顾不得再安慰阿莲,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卡诺慌张着逃走,慌不择路的跑回了唐存萧听风所在的方桌。

  方寸大乱的他俨然忽视了唐存的存在,毫不顾忌的抱着酒坛猛喝起来。

  本来忧心忡忡的阿莲被卡诺这么一闹,心情反倒放松下来,看着卡诺滑稽的样子,不知不觉中嘴角又勾起一抹笑容,缓步走向一片忙碌的移动作战中心旁。

非风动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