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这是秘密,不能听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奇术

  术巫授处所是术巫部分支,是为术巫分配学院和领取阿波球的。

  克丽莎向小术巫们告别,她需要去接下一批术巫们了。

  “各位小术巫们,现在跟着我好吗?”一位穿着制服的中年男人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是的,先生。”有几人应道。

  “好的,我们坐船去,”车站往南是南疆湖,轮北最大湖,要去术巫授处所就要横渡这里,中年男子带着儿人上了最大的一类行舟船。

  “孩子们,靠过来。”中年男子拍拍手。说,“我叫红瑛,你们可以叫我红教,你们应该学过一定的华斯语,能听懂多少?我在尽量慢还没有带口音。嗯……你说。”他点了点阿布瑶。

  伊斯给地翻译了一遍大体的意思。

  “我很抱歉,先生,我只过了五品。”

  “没关系,不用两个月,你们就会说得很好,我们一会儿要去领取阿波球,知道那是什么吗?你们的父亲或母亲一定告诉过你。”红瑛说道。

  伊斯回答说:“是的,红教,术巫和幻师出生后幻师树会结出阿波球,上面印着和我们身上符第一样的记号,分十二段,和我们的本命石很像”

  “完全正确,你叫什么,奇术几阶?我觉得你完全有能力去淮阳京贵族学院“你华斯语挺错。”

  “我三阶已经半年多了,很快就可以到四阶。”伊斯回答。

  红瑛欣赏地说:“你有十四岁吧,天赋还不错。”

  “可阿布瑶早就到四阶了!”伊斯皱着眉反驳道,指指阿布瑶,“就是她,红教,她要比我小一岁。”

  红瑛吃惊地打量着阿布瑶,半天说不出话来:“天哪,按照你们年龄算,上三阶保送淮京。两阶上普院精品班,四阶还真少有,不过应该还是淮阳京。”

  “红教,还要多久啊,不能也用一个那个……嗯,什么空间咒。”劳蒂有些不耐烦。

  红瑛笑笑:“会用到的,马上到,要不然横渡南疆湖要八九天呢,看,那座石拱桥就是,中间最大的桥洞。”

  十分钟后,众人已经站在术巫授处所的室内了。

  右侧第一间门上写着“登记处”,红瑛带几人入内。

  “嘿,关晓月,我回来了。”红瑛向宣内的一位高瘦女子打招呼

  “嗯。”关晓月转头看向伊斯几人指指面前坐椅,“排队过来登记,快点孩子们。”

  伊斯与阿布瑶熟练地将劳蒂推在最前面。

  “好吧……”劳蒂坐到关晓月面前的椅子上

  “姓名”

  “劳蒂斯加·米兰·康斯托克”

  “年龄”

  “十四。”

  “奇术几阶”

  “三阶。”

  “华名”

  “唐琰”

  “好的,淮阳京贵族学院三班。”

  关晓月麻利地扯下手中钉装的登记表递给劳蒂。

  “下一位。”

  “

  “下一位。”

  “好的,淮阳京贵族学院三班。”

  关晓月麻利地扯下手中钉装的登记表递给劳蒂。

  “下一位。”

  “嗯。”关晓月转头看向伊斯几人指指面前坐椅,“排队过来登记,快点孩子们。”

  伊斯与阿布瑶熟练地将劳蒂推在最前面。

  “好吧……”劳蒂坐到关晓月面前的椅子上

  “姓名”

  “劳蒂斯加·米兰·康斯托克”

  “年龄”

  “十四。”

  “奇术几阶”

  “三阶。”

  “华名”

  “唐琰”

  “好的,淮阳京贵族学院三班。”

  关晓月麻利地扯下手中钉装的登记表递给劳蒂。

  “下一位。”

妄晤.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