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堂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续

  玉宁苦着脸去,又苦着脸捧回来几本话本,她道:“少爷去书坊了,逢平送来话本也跑了。”

  言颜眼角泛红,深吸了一口气,接过话本恨恨的翻看着,心道:“最好一直硬气,不然等他回来自己可不会有好脸子给他看。”

  话本写的还是老一套,不过意外的有趣。

  讲的是穷书生得了富商青眼,将家中独女许配给他,成婚不久,书生进京赶考,女子怀了身孕在家等丈夫归来。

  一日,女子外出,不曾想被恶霸看中,要将她强抢回家,挣扎间女子摔倒在地,等家人赶来,她昏死过去,孩子也保不住了。

  等看到小产情节,言颜一时愣住,她又翻回前头,仔细看过之后,眉头一跳,只觉得心慌,她失魂落魄的抓住一旁站着的萱语。

  她脸色苍白,连声道:“不会的,不会的。”随后下床就要就冲出门,萱语吓了一跳,不明所以。

  见她踉跄着下床,神色焦急将她拦下,一声又一声的叫着少夫人。

  纤云端着药进来,看见这番情景,忙把药放在桌案上,跑过来问道:“怎的了这是?”

  萱语摇摇头,只说不清楚。

  两人七手八脚安抚情绪激动的言颜,待药汁凉透,言颜这才冷静下来

  ,万一是她错怪,岂不闹得众人难堪,毕竟现在只是怀疑,没有依据。

  抬眼见桌上的药,她心里有了主意,指着桌上的药颤声说道:“拿到府外头,问清楚是做甚用的。”

  两个丫头被这遭事吓了一跳,听了她的吩咐,明白事有隐情,不敢耽误。

  纤云当即跑去小厨房去用帕子包了一些药渣生法子送到外头去了。

  梦到这停了,言颜头疼欲裂,仿佛又亲身经历了一遭。

  实在睡不下去,她抱膝坐在床上,顺着床帐看着从窗户缝透进来的月光,浑身的骨头都是疼的,言颜知道自己快熬到时候了。

  熬过几个时辰,天光大亮,屋外阳光大好,院子里的石榴树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郁郁葱葱。

  到了赴宴的日子,不出众人所料,清序院只有二少爷自己出来了,看来二少夫人病的是真挺重。

  一行人站在府门口,陈时安带着逢平晃悠悠的走过来,见丫头怀里抱着的婉儿,伸手捏了一把小姑娘的脸蛋,婉儿费劲推开他的手,脆生生地说道:“小叔叔,坏。”

  大少夫人一身姜黄色衣裳站在陈锡安身边,笑得温柔内敛,颇有几分像先前的言颜,她抿嘴轻笑着说道:“小叔身子看起来好多了。”

  不等陈时安说话,陈夫人道:“是好多了,皮猴子,从小折腾到大,没安生过。”说着仔细抚平他的领口。

  陈时安无奈叫了声娘,又对着陈老爷,低头喊了声爹。

  陈老爷瞧见他生气,哼了一声扭过头不搭理,不成器的东西。

  陈时安撇撇嘴,懒洋洋地对着他大哥大嫂问好。

  不懂规矩,又把他爹气的够呛。

  小厮架着马车过来了,陈老爷和夫人先上了第一架,随后是大少爷带着媳妇孩子,最后陈时安独占一辆,颇有些凄惨。

  陈李两家离得不远,转过街道就到李府门口了。

  李启源在门口迎客,人模狗样地招呼着客人,看见陈家一行人过来,亲亲热热一溜顺叫下来:“陈叔,陈姨,锡安大哥,嫂子,快请进快请进。”

  等陈时安经过他身边时,被扯住袖子,只听他低声说道:“歪脖子树那等我。”

  等人过去,李启源叫过来一个小厮,遣他去喊大少爷过来迎客,自己站了没多大一会,脸都笑僵了。

  好不容易等到大哥过来,他就急匆匆跑开了,李大少爷伸手想拦没拦住,只能心里暗骂:当爹的人了,什么玩意。

  李启源跑到树下,左看右看不见陈时安,正咕哝着被石子砸了肩膀,抬头一看,这小子在树上坐着,他双手掐腰:“下来,你瞅瞅你什么规矩,多大的人了。”

  陈时安坐树上晃着脚不搭理他,被说烦了,一脸挑衅:“上来,笨了这么多年,到现在都上不来。”

  小时候两人在学堂待烦了,就溜到这,李启源自己爬不上树,多数时候求着陈时安给他扶上去,然而过不了多久两人一起被提溜回去挨顿打,第二天坐在学堂里红着眼各自数着身上被竹条打出来的道道。

  “时安呐,你媳妇今天怎么没到?”李启源笑眯眯地问,忽然脸色一变,眼看陈时安要下来,他扭头就跑。

  哪壶不开提哪壶,陈时安想直接把他按水里。

  打过一场,两人终于能心平气和地说话。李启源揉揉胳膊,眼神瞟过旁边不比他好多少的人,他又乐了起来,“我去把小崽子抱过来给你看。”说完一阵风得跑开了。

  走过二道门,男女席面不在一个地方,大夫人带着大少夫人就要与陈老爷他们分开了。

  李夫人带着二儿媳走过来,正遇见陈夫人,她笑着迎过来:“弟妹来了。”又看了一眼旁边牵着小姑娘的大少夫人,笑道:“倩芸也过来了,一段时日不见,气色越发的好了。诺,我们婉儿长得越发漂亮了。”大少夫人闺名正是王倩芸。

  “不在屋里招呼人,往哪去?”大夫人问道,两家之间相交颇深,说话自是熟稔。

  李夫人指指门外,打趣着笑道:“我急着去瞧那姜家姑娘。”

  陈夫人干笑了一声,带着大少夫人往屋子里走:“你亲自去迎,真是给她们脸面,我屋里等你。”

  因着姜家拿陈时安做筏子的事,陈夫人实在不喜他们。

  瞧这不当回事的态度,李夫人明白过来,陈家根本不把姜家放在心上,可怜姜家夫人自从前两天去过一趟陈家,话里话外可是拿陈家当亲戚一般亲近。

  不多时,李夫人与姜夫人一同进屋子里来,经姜家这段时间的运作,不少夫人与姜家倒也相熟起来。

  姜夫人穿着宝蓝色外衫,很是端庄,她今日过来身后只跟着一位姑娘,姑娘容貌艳艳,却不轻浮,浑身气质婉转动人,言谈举止很是得体,不少人借着说话,悄悄打量她。

  陈夫人交代大少夫人:“你且带着婉儿去玩耍罢。”往后陈家要交到她手上,自然要有一个交际圈子。

  闻言,大少夫人笑着行礼后,带着孩子去找相熟的姊妹说话了。

  陈夫人则与相熟的几位夫人坐在一起品茶,李夫人也交代跟在身后的儿媳妇去招呼女客,自己走过来。

  刚到跟前就问:“我的茶如何?”

  夫人们听见她问话,一齐笑起来,方家夫人道:“你家的茶水谁敢说不好,说了不好怕被你赶出门。”

  “我这些年的名声都是你给我败坏的,一会就叫丫头给你撵走”李夫人佯装不悦。

  方夫人笑:“好姐姐,可莫装模作样吓我,都是当奶奶的人了。”

  其他夫人听了,指着她说道:“瞧她多会说话,说咱们年纪大了,句句话直往心窝子扎。”正热闹着,姜夫人领着她那女儿过来了。

  夫人们互相递了个眼色,众人脸上笑意多了些深意。

  姜夫人道:“远远就听得姐姐们逗趣,忙过来凑凑热闹。”

  方夫人笑的意味深长:“往前我得意着年纪最小,不曾想,来个叫我姐姐的。”

  李夫人拿手点她:“你呀,姜夫人确是比你小上好几岁,你且眼红着吧。”

  说了两句话,李夫人找借口将大夫人从人堆里拉出来,两人站在池子旁边说话边喂鱼。

  天空碧蓝,池水清澈,澄净的天色映在池子里,衬得池水潋滟。

  李夫人从丫头捧着的罐子里抓了一把鱼食,手指头捏着一点一点往水里丢,她笑道:“姜夫人有些心急了。”

  大夫人看着水里探脑袋的鱼儿,语气不咸不淡:“以后得在这扎根,她当然心急。”

  “这位姜家姑娘不错,难怪时安动心思,时安媳妇眼看养不好了,就当是提前相看。”说罢她对着大夫人眨眨眼。

  什么提前相看,自家儿子的心思她还不清楚,很早她就细细问过,是否真如传闻所言,拜倒在姑娘的裙子底下。

  陈时安听后觉得好笑,书坊自开张少有女子进店,那姜小姐与她家弟弟一起过来,不知为何跟活计起了冲突,他正好在店里,于是出面拦下来了。

  多余话一句没说,姑娘长什么样子他都没看清楚,更别说情根深种那些乱七八糟,去过两趟姜家,是被姜霖文叫过去看西洋玩意的,他确实好奇。

  陈夫人扔了一把鱼食到池子里,引来几条鱼抢着吃:“别说这些话,时安听见不乐意。”姜家故意踩着时安闹动静,为出风头,甚至不把自己家姑娘的名声当回事。

  虽不喜姜家作态,但姜家家世确实不错,若过来县里早,怕是两家已经是亲家了。

  不过也不算晚,多费些心思,想来姜家是愿意送姑娘过来做续弦。

九七朝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