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堂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怨

  李夫人觉得有趣:“时安挺在意他媳妇,原想着他腻味了,不想还是个痴情种,时安媳妇的身子差到哪种地步了?”

  沉吟片刻,大夫人道:“要不了多久了。”

  闻言,李夫人面上带了几分惋惜:“那是不成了,家世多好呀,可惜了。”

  这样的人家可遇不可求,也就陈时安运气实在好,能碰见一个又一个,他大哥那时候,陈家费尽心思都找不上一个合适人选,最后挑了个商户女。

  接着她话锋一转:“锡安媳妇看过我说的展大夫没有,总不能还没有动静。”

  提起这事大夫人就烦躁,心底有些暗暗后悔,若是老二的孩子留下来,现在恐怕有一岁了,她拿帕子擦了擦手:“瞧过,说是就近些时候了。”

  李夫人抿嘴笑:“好事,你两个儿媳妇不让人省心,偏家里的爷们都痴情,一个两个的都不肯纳妾,真叫人羡慕。看看我家老爷,前两天抬进来的七姨娘,比家里的大姑娘还小两岁。”

  李家比陈家香火旺得多,满满当当一屋子人,男人个个不老实,家里弄回来一堆,外边养得也不少。

  说起姨娘,大夫人想起府里的两位姨娘,陈老爷不重女色,是前些年老夫人做主让抬进来的,老人家想多抱几个孙儿,亲自挑了两个出色的姑娘,姑娘们刚进门时嫩得跟朵花似的,可惜这么多年也没给陈家添个一儿半女,如今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小院子,陈老爷应是都记不得府里有这两人了。

  “我不如你,你能把一大家子管的利利索索,陈家人这么些人已经叫我费尽心力,再多几个更是难以招架。”大夫人看着李家满地跑的孙儿,说不眼红是假的。

  这边大少夫人与其他少夫人在园子里赏花,她理了理婉儿额头的碎发,李家二少夫人笑道:“婉儿随你,妥妥一个美人胚子,我瞧着实在喜欢,不如跟我家小的订个娃娃亲。”她的小儿子刚过五岁生辰,年岁倒也合适。

  大少夫人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道:“这事哪里是我能应下来的。”

  大家都知道陈家夫人强势的性子,自然明白她的苦衷。

  回府的马车上,大少夫人捏着帕子不禁想起李二少夫人说的话,让赶紧给婉儿添个弟弟,她才能在府里站住脚,不然以她婆母的性子,再等下去怕是非得让锡安纳妾不可了。

  陈锡安把睡着的婉儿抱在怀里,忽然听得身旁人的啜泣声,他皱眉看向大少夫人,低声问道:“怎的了?”

  大少夫人眼中含泪,抬起头柔柔地看着他:“我只是难过,没能给婉儿添个弟弟,实在是对不住你。”

  陈锡安语气不由得轻了些:“怎的又说起这种话,我说过不着急,也从未怪过你。”不知第几次说过这件事。

  陈锡安有些无奈,芸倩生下婉儿后,知晓是个女孩便有些失落,偏又伤了身子,府医说需得调养两年,她心情愈发不佳,常常暗自垂泪,觉得对不起陈家。

  毕竟是第一胎,男孩女孩他都是喜欢的,这几年一直跟在父亲身后打理家中生意,他无心想别的的事情,是真不觉得着急,只是母亲急着抱孙儿,时常催促两句。

  “先前我想给你纳妾,却被母亲拦住了,她说若是生下庶子,小叔子心里只怕不好受,我就不敢了。”王芸倩哽咽着说道。

  陈锡安深觉母亲说的对,已经对不起时安,再不能让他心中生怨,轻声道:“母亲考虑的周全。”

  陈家的两个兄弟,虽性格不同,然而互相看重,兄弟之间感情很是深厚。

  听见意料之中的回答,王芸倩心中有了数,为着陈时安不怨他,他是一定不会纳妾的。

  她带着哭腔道“小叔子敬重你,不会怪你,只是阿颜恐怕要恨死我了,一想到她我的心就揪着疼,见都不敢去见。”想起言颜那时候的眼神,她到现在都觉得慎得慌。

  陈锡安觉得这样说道理不通,母亲做出来的安排,与倩芸无关,母亲这样做是为了陈家好。

  只是他不曾料到这会对弟媳的打击如此之大,却也觉得不打紧。

  他安慰身旁的妻子,缓缓说道:“你不必多想,是弟媳性子过于执拗,作贱了自己的身子,与旁的人没有关系。”

  荷花开了又谢,荷叶逐渐干枯发黄,风里开始带着桂花香,清序院里的争奇斗艳的花花草草变成了枯草落叶,入秋了。

  日子过得真快,言颜只觉得睡了一觉,就从春到了秋,她病秧秧的靠坐在榻上,透过窗子看外头,她的身子越来越沉,已经懒得动弹。

  陈时安坐在书房里刻木马,这段时日他没再出去外头,桌子上已经有成排的木马,他得给自己找点事做,不然迟早要疯。

  逢平怕他闷得慌,不时说些府里的闲话。

  最近发生了件稀罕事,夫人的奶娘让撵出府了。

  明面上说法是夫人体谅她年纪大,叫她回去颐养天年了。

  不过丫头们私底下还有另一种说法,奶娘手脚不干净,偷了夫人的首饰出去给儿子还赌债,偏生夫人丢了最喜欢的翡翠坠子实在生气,无论奶娘如何叫屈喊冤,她都不肯收回成命。

  只将人赶出去便是天大的开恩了。

  正巧纤云坐在屋里做针线活也提了两句这事,玉宁听得津津有味,附和道:“早该撵了,瞧见她那打量人的眼睛,我就觉得不舒服极了。”

  说完,兴冲冲地跑到言颜身边,把手里的外衫拿给她看:“奴婢在上面绣了梨花,等到春天你穿上肯定好看。”

  言颜还是昏昏沉沉的,整个人没有丝毫的精气神,却十分给面子,睁开眼看了一眼:“是是是,手艺真好。”

  纤云忽得放下手里的活,对玉宁说道:“少夫人该饿了,我交代小厨房熬了粥,你去看看好了端来。”

  等玉宁出去后,纤云看着言颜不说话,只是眼泪一滴滴地往下掉,既委屈又难过。

  言颜抬眼看见纤云哭,笑着问道:“谁欺负你了?这么委屈。”她脸色白得跟宣纸一样,笑起来并不好看。

  纤云道:“你又把药偷偷倒了,奴婢熬了好久的。”

  不是第一次被发现了,言颜有些不好意思:“不倒了,再不倒了,是我错了。”不是因为药苦不苦,她早就尝不出味道了,只是不耐烦喝,再说喝不喝也没甚差别。

  不过若能哄得丫头高兴一点,喝就喝罢。

  纤云心里难受的要命,她其实早就发现少夫人不仅吃不出食物的味道,甚至,连闻都闻不出来,闻不到花香,吃不出甜苦,对一个人来说是简直是折磨。

  “知道你很难受,但奴婢还是想让你活着,出嫁的时候,夫人说你会万事称意,儿孙满堂,长命百岁。”纤云泣不成声,少夫人还年轻,没有万事称意,更没有儿孙满堂。

  言颜并未出言安慰,她摸了摸纤云的头,心里十分内疚,这段时日,她总是让纤云难过。

  阵阵冷风刮过,一早起来,地上开始有了白霜,树上的树叶快掉干净了,剩下不多的叶子随风晃动,下一刻就被吹落下来。

  两个小丫头趁着没有差事,躲在墙角下取暖,一个丫头想起她见了一眼的姜家姑娘,悄悄对另一个丫头说道:“姜家姑娘生得真好,夫人也喜欢她,以后恐怕真能成二少夫人。”

  “她们家整天跑过来,不就打的这个算盘,不过咱们二少奶奶还在呢。”另一个丫头撇撇嘴说道。

  瑟瑟寒风中,两个丫头不知谁说了句:“早晚的事了。”

  一早,府医过来嘉和院见陈夫人。

  等人走后,陈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府里有了喜事:大少夫人有身孕了。

  她双手合十,道了几声“阿弥陀佛。”

  随后便急匆匆得往陈家大少爷住着的谦廷院去了,还让丫头带了成箱的补品,嘱咐大少夫人安心养胎,万事以身体为重。

  连陈老爷听说了这喜事,抹了抹胡子,满意的点头,特意交待赵叔去找两根百年老参送去。

  隔天,大夫人就带着丫头婆子去寺庙还愿,求观音大士保佑陈家,保佑儿媳妇这胎一定是个大胖小子,临走还诚心地捐了十分丰厚的香油钱。

  陈老爷听夫人说捐了香油钱,细细问过后,心觉还是有些少,求得可是陈家的长子长孙,当然要足够诚心,有了这个孩子,陈家就安稳了。

  府里的动静十分大,自然很快就传到了清序院。

  纤云本想瞒着言颜,不过没能瞒住。

  言颜面色平静,她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只可怜她那未成型的孩子,连面世的机会都没有。

  消息传到陈时安耳中时,他愣住了,连刻刀划过手指也毫无察觉,被逢平叫回神,看着手指头上渗出来的血,他心中五味杂陈,随后笑了两声,红着眼眶说道:“喜事,是喜事。”

  陈时安还记得那一天,他刚从书坊回到府里,惦记言颜身体不适,还没能去看,就被母亲急匆匆的叫到了嘉和院。

  进了屋子,母亲告诉他,言颜有身孕了。

  他一时愣在原地,心中狂喜,然而母亲并不高兴,没有丝毫笑意,甚至面色凝重。

九七朝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