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堂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五章 失

  母亲说,他大哥还没有儿子,长子长孙不能乱在他们这一辈,不然往后的小辈们怎么算,家里岂不是要乱了套。

  陈时安不明白这有什么要紧的,就算言颜生下的是个儿子,他以后也断然不会跟大哥争家产,总不能因为大哥没有儿子,他和言颜就不能有孩子。

  母亲开天辟地头一次对他冷脸:“你若执意留下这个孩子,将来你大哥的脸面往哪里搁?他往后就算有了儿子,还是会被人诟病。”

  他不死心,挣扎着问母亲:“祖母和爹也是这样想?”

  陈夫人道:“这是陈家历来的规矩。”事关家族传承,绝不能出现丝毫差错毁了陈家的百年基业。

  觉得话说的太重,她又对陈时安安抚道:“你还年轻,往后会有许多孩子,不必急在一时。”

  陈时安见争执不过,便妥协了,心想:罢了,一个孩子,换家里安心,没了就没了吧,反正他与言颜来日方长。

  现今回想起这些事来,陈时安无比头疼,手指被划得太深,他只好拿手帕擦掉血迹,见擦了还是往外渗,索性直接把帕子缠在指头上。

  那时候他自认为没有做错,言颜通情达理,就算以后知道了实情,只要他好好解释给她听,她定会理解他们的。

  但不等他坦白,言颜自己就阴差阳错的查出来实情,整个人绝望而崩溃,听完他的一番解释,更是心绪跌倒谷底,只觉得自己一腔真心错付,本以为是家人,结果每个人都笑着对她捅刀子。

  她对陈时安说道:“你们永远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也不会知道刀子捅在我身上到底多疼。”

  大概是言颜的眼神太过令人绝望,陈时安怕了,害怕面对她,于是躲到府外头住了半年。

  他想,言颜迟早会消气,半年,一年,他等得起。

  等言颜消气再来见她,要不了多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大哥有儿子了,他就和言颜多生几个孩子,男孩女孩都好,就当是弥补她了。

  “少夫人是不是不在意少爷了呀?”玉宁问道。

  言颜今日意外的有了些精神,愿意说说话,她笑着回道:“嗯,不在意了,所以没法子跟他接着过下去了。”

  一看到他,就会想起那个化作一滩血水的孩子,更明白自己在陈家的位置。

  言颜有时候想,她该是被卖到陈家了,不同的是,陈家买她跟买丫头出的价位不同,甚至她有幸还担着一个少夫人的名头,该知足认命了。

  这个认知如同一桶冰水浇在头上,让言颜清醒过来,她自命清高,却是心比天高,偏生懦弱无能,无力改变,于是一心向死,想要逃避现实。

  如此行径,若她不下地狱,还有来生的话,不奢求为人,只求做一株花草,朝生暮死,眼里只有天地水土。

  屋里气氛恍然低沉下来,玉宁惊觉自己问错话了,悄悄看了看纤云,不敢再说话。

  言颜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丫头,一心一意待她的恐怕只有她们了。

  她轻轻说道:“你们从小跟我一起长大,一路陪着我来了陈家经风历雨,这么长时间,真是辛苦你们了。”

  纤云眼睛发酸,反驳道:“若不是你,奴婢们现下不一定落到哪个地步了,说甚辛苦不辛苦,你这样的主子,心软还好骗,旁人打着灯笼都遇不见。”

  “萱语有了归宿,临死前我唯独放心不下你们两个。”言颜道。

  大概是头一次听言颜提死字,纤云一下子从凳子上跳起来,她顾不上规矩了,连着呸了好几声,有些责怪的道:“怎能这样说话,多不吉利,你快呸两下。”言颜不肯理她,任由她急得直跺脚。

  听见死字,玉宁吓的脸色苍白,她一直觉得少夫人不过是身子虚弱,多加将养就好,还想着往后的几十年陪在她身边。

  如今当头一棒,让她手足无措,满心恐慌,玉宁自小被爹娘卖出,家早就不知道要去哪里寻。

  若少夫人不在,她便真不清楚自己该何去何从。

  言颜看着丫头们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不忍,却还是强忍着泪说道:“到时候,纤云回你爹娘身边,麒麟巷子的那间铺子往后拨给寄运经营,你日子总不能难过。至于玉宁,就回言家去罢,跟着我娘她不会亏待你的。”

  颇有种安排后事的架势。

  玉宁听后不可置信:“才不要听你说这些,也不要去哪去哪,奴婢只想待在你身边,纤云姐姐……”玉宁带着乞求的看向纤云,泪珠一滴滴的往下掉。

  纤云有些无力,这时候才明白言颜着急将萱语嫁出去的因由。

  生死大事,怎能这样草率。

  该怎么来说呢,说往后的时日还长,劝少夫人放下心结,好好过日子,不要一心求死,明知这是行不通的,经受苦难的不是她,她当然能轻飘飘的张口说放下。

  “至少,要吃上石榴。”纤云低着头说道,院里的石榴再有一两年就要结果。

  言颜笑了笑,“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花吗?该落得时候,无论如何也留不住。”

  自从知道言颜一天天的数着日子过,玉宁有些恍惚,每每出院子回来,都要跑进屋里看一眼言颜才安心,生怕一不留神人就没了。

  树木枝叶落尽,留下枝干萧瑟,寒风凛冽,府里空旷起来,丫头婆子们衣着臃肿,没有差事时便躲在屋子里偷闲。

  玉宁最不喜的就是冬日,仅有的幼时记忆中,掺杂着寒冷与饥饿,衣物不足以裹身,食物不足以果腹,贫穷人家想要安稳渡过漫长的冬日,不知有多艰难,她庆幸自己进了言家,能在冬天吃得饱穿的暖。

  有些人艰难求生,一辈子烧香拜佛,拼命的想要活的更好;而有些人自出生起,吃穿不愁衣食无忧,对生死反倒看淡了。

  天下千千万人,有千千万的想法、做法。

  谁也没有法子替谁做决定。

  这天玉宁将自己裹得严严实,按惯例行走福康院和嘉和院,老夫人在小佛堂念经,是青月来见,说了两句话便不再多留。

  她转身去见陈夫人,夫人这段时间忙着操心大少夫人,顾不上她,就叫丫头打发她回去。

  玉宁心中有些愤愤,府里越发不将少夫人看在眼里,不过转念一想:这可省事不少,能让她早些回去清序院陪少夫人。

  因着天实在太冷,走到岔路口时,她抄了近路。

  转过回廊,再过池塘不远就是清序院。

  池塘很大,靠近岸边的水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清序院小池子里的水就是从这引过去的,池塘附近有小路能走到清序院,只是平常走得人少。

  将要走过池塘,玉宁就见几个婆子靠在树根下说闲话,本不想搭理,却听见她们提起二少夫人,不由得停住脚步。

  “那二少夫人喝了汤药,不知怎的竟然还能怀上,大少爷尚未有长子,这孩子怎能留下来,听说太老爷时也有这种事,都被流掉了。”一个婆子说道。

  从前不曾听过这件事,另一个婆子好奇问道:“喝着药还能有?忒稀奇,不过到底怎把孩子弄掉的?”总不能是二少夫人心甘情愿自己喝了堕胎药。

  婆子撇嘴脸上带着讥讽:“到底年轻,没经过事,夫人叫刘大夫找个说法,给她几副药喝下去,等她明白过来,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眼看着现在的二少夫人快不行了,这事也不怕说出来了。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嘱咐道:“从前知道这事的都让发卖出去了,我今日跟你们说的,可不能传到别人耳朵里。”

  婆子们听后,附和道:“自然晓得,谁也没有两条命糟蹋。”

  “造孽呀,自己的孙子,夫人也能下得去手。”一个婆子挤眉弄眼。

  久未说话的婆子不甘寂寞,她探着头隐秘地说道:“大少夫人也知道这事,听说她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就是报应,老夫人天天吃斋念佛,夫人去庙里捐了许多香油钱才换来现在怀着的这个,。”

  “啊呦呦,你看看,阿弥陀佛,咱们平常人家哪里做这些孽,有了孙子都谢天谢地了,终归是大户人家讲究。”

  婆子接道:“陈家到底是不一样,重规矩。不过二少奶奶确实不懂事,小产后闹着不看府医,硬要从外头请大夫,把自己治成肺痨鬼模样,收不住二少爷的心,她在府里早晚是个死。”

  一个婆子笑着道:“读书人家的小姐金贵,不过现在来了个更好的姜家,她过几日腾出来位置,正好让姜家小姐替上来。”

  玉宁听到这里,终是忍不住冲出去,揪着那个最后说话的就扇耳光:“叫你说话不干净。”

  婆子一开始不曾反应过来,挨了两耳光后,扯着玉宁的头发就往地上按,旁边的婆子们瞧见这情形,一哄而散。

  纤云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伺候少夫人睡下后,她在院子里转了几圈,心里越发烦躁。

  直到晌午玉宁没回院子来,她心里更加不安稳,使唤两个小丫头出去找人,丫头们在府里问了一圈,问不出来消息,只说一早玉宁去向老夫人和大夫人请过安,这时候该是早回院子里了。

  纤云嗓子发干,压住心底不好的猜想,一遍遍对自己说,那丫头爱到处跑着玩,应是被事情绊住了脚,一时走不开,等回来定要骂一顿才好。

  晌午到黄昏,丫头们出去找了一遍又一遍,没有玉宁丝毫踪迹,找也找了,问也问了,人总不能凭空消失。

  一个丫鬟找不到了,府里的主子都不当回事,。

  纤云不敢同言颜讲,怕她承受不住,本就身体虚弱,千万不能再受打击。

  只好在心里暗自祈祷,老天保佑,虚惊一场。

九七朝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