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堂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六章 别

    天将黑,纤云实在心焦,她坐不住了,趁着言颜睡着,交代手底下带着的小丫头芸豆照看好少夫人,自己出去寻人。

  有熟悉的婆子见她脚步匆匆,纳闷问道:“纤云姑娘做什么去?”

  纤云着急得汗水直流:“二少夫人遣玉宁出来做事,谁知那丫头许久不回院子,怕她误事,我只好出来找她,你可见了她?”

  婆子了然:“一早是见玉宁姑娘出来,后来倒是不曾见了,许是贪玩误了时辰。”

  问不出消息,纤云不再多说,匆匆打过招呼便跑到别处寻了。

  因着寻人的阵仗不小,府里都知道清序院里的一个丫头跑丢了。

  到处找过后不曾寻到人,天黑透了,纤云正要叫小丫头回院子里拿灯笼,府里管事的婆子慢悠悠迎过来。

  她笑道:“纤云姑娘,不是我不给你行方便,实在是府里有规矩,这个时辰,府里不让下人胡乱走,冲撞了主子,谁担待得起?”

  “就算二少夫人再着急找人,规矩也不能坏,你们在院子里怎么着都成,院子外头不能任你们折腾,天色不早了,姑娘快些回去吧。”

  府里都隐约知晓二少夫人快不成了,谁也不怕再落井下石一番。

  纤云好声好气哀求着说道:“姑姑,天实在冷的狠,再晚些找回来怕也要成冰块了,您心地好,给我们行个方便。”说着脱下手上的银镯子塞过去。

  管事婆子皮笑肉不笑将镯子推开:“姑娘,不是我为难你,今日谁来都一样,你是识字的人,该知晓无规矩不成方圆,陈家向来是重规矩的。”

  见纤云还要开口说话,管事婆子面色冷下来:“姑娘别难为我,明个找是一样的,回吧。”她侧着身子,态度强硬。

  话说到这个地步,实在没法子了,纤云只能先回清序院。

  一路迎着风走回去,着急时不觉,如今寒风吹过,身上汗湿的衣裳凉的刺骨。

  回到院子,她忙去屋里,听芸豆说,少夫人睡得还算安稳,中途醒过来勉强吃了两口粥,又昏沉着睡过去了。

  纤云稍稍放下了一点心,庆幸先前提上来个芸豆,如今着急还有个能用的人。

  让芸豆回去歇着,她坐在床边的脚踏上,给少夫人守夜。

  呆呆的看着帘子上挂着的流苏,纤云哭都哭不出来。

  天刚亮,外头实在冷极了,守门的小厮经不住跺了跺脚,不停的搓手。

  叫来芸豆守着少夫人,纤云便急急地往外跑。

  刚跑到门口,撞上一身寒气的逢平,纤云被撞得站不稳,好不容易趔趄着站好,又急又气带着迁怒瞪了逢平一眼。

  他身后站着几个小厮,手中拿着已经熄灭的灯笼,脸都冻的通红。

  逢平一脸愧疚:“实在对不住,我一时走快了。”

  纤云不欲多加纠缠,错开身就要走,逢平站在她身后急忙道:“从一个丫头那问出来,玉宁回院子走的小路,只是我们一路过来,并未见到要紧的东西。”

  闻言,纤云停住脚步,昨日她去问,什么都问不出,于是转过头看向逢平,低头行了个礼说道:“多谢。”

  逢平道:“我们走的匆忙,只是粗略看过一遍,你们女子心细,正好我们一同再走一趟。”

  纤云明白,逢平这是要去给她撑腰。

  一路仔细寻过来,走到池塘边,跟在不远处的小丫头呀了声。

  纤云看向她,只见丫头用手颤颤巍巍地指着池子中央,池塘里有不少枯枝落叶,然而漂浮着的还有一只绣花鞋。

  逢平叫小厮找了根长树枝,小心把鞋子划拉到岸边,他弯腰捡起,拿过来给纤云看。

  自从看见鞋子,纤云就一直呆愣愣地站着不动,直到逢平拿到她面前,她盯了半晌,又接过来仔细打量,终于哑着嗓子道:“是,是玉宁的。”

  逢平眼睛发红,他昨夜熬了一夜,带着人把府里找遍。

  既然找到地方了,得先把人捞上来,其他的再说。

  天冷水凉,他让小厮去找几个身强力壮会水的过来。

  纤云手里紧紧攥着鞋子,水滴不断顺着她的手往下落,她毫无反应,只有眼睛死盯着池塘看。

  毕竟到了冬季,雨水不多,池子里的水并不很深,很快就被捞上来了,不少婆子丫头想围着偷看,被逢平骂走了。

  逢平注意到玉宁脸上带伤,他皱了皱眉。

  陈时安虽整日待着书房里头,对言颜那边却极为关注,听说玉宁丢了,他知晓言颜与那三个丫头感情深,这是要命的事。

  纤云到处找,他安排逢平也出去找,还交代让院子里的人管好嘴,不能让言颜知晓这事。

  昨夜陈时安一直不曾合眼,终于忍无可忍叫了逢平,逢平穿的整整齐齐,听见少爷叫他,不用交代,他已经知道要做甚了。

  见他家少爷也要出去,忙拦着:“少爷,奴才出去就成,你跟着找半夜,明个府里该说你偷摸收了玉宁当姨娘。”

  于是逢平晃醒一众小厮,拉着人跟他一起出去寻人,巡夜的小厮看见是他,睁只眼闭只眼,全当没看见。

  毕竟二少爷在府里向来是无法无天的,他身边的逢平自然也是听他安排办事。

  忙活了一夜,逢平冻的脸色发白。

  回了书房,陈时安坐在桌案后头,他一夜未睡,眼下有些发青,因着皮肤白,更显得扎眼。

  逢平垂头丧气地走到跟前:“少爷,找着了,人在池子里,脸上带着伤,应是之前跟人打过一场。”

  陈时安面色不动:“查清楚。”顿了片刻,他接着说道:“找个好地方把人葬了。”

  纤云整个人卸了精神,她苍白着脸跑到屋里趴在少夫人身边。

  玉宁在水里的时间不长,泡的不算难看,府里的人纤云支使不动,幸好逢平安排好了后头的事,答应会好好安葬玉宁。

  如今她们在府里寸步难行,越往后会越艰难,只能过一时算一时了。

  纤云实在累极,不知不觉睡过去了,睁开眼言颜正盯着她看,纤云扯着嘴角笑了笑。

  言颜看着她问道:“昨个去哪里了,一整天见不到你们。”

  纤云神色勉强:“玉宁有些发热,赖在床上跟小孩子一样,被她拉着撒不开手,你饿不饿,奴婢去拿点粥给你吃。”

  言颜听完闭上了眼睛,轻轻说道:“不饿,不想吃。”

  今日的天色不算好,屋里烧了炭,不开窗显得有些昏沉,言颜睁开眼努力看清楚纤云:“我嫁来陈家快四年了。”

  纤云给她掖好被角道:“到春天就满四年,再过半月你要满十九岁了。”

  “时间过得真快,这段时间我总想起从前的事,我们偷偷折了娘种的花戴在头上,哥哥整天被爹骂,还有娘给我绣的各种小帕子。”

  “我想回家,做梦都想回去,可是他们不要我了。”言颜道。

  纤云拿帕子给她擦掉眼角的泪,轻声道:“要的,夫人老爷都很疼你的,不会不要你。”

  “我一点也不喜欢陈家,不喜欢猜他们话里头的意思。”言颜接着说道:“陈时安也是骗子,他说过他会珍惜我一辈子。”

  纤云道:“对,都是坏人。”

  府里人整日笑眯眯的,在背后捅人刀子绝不手软。

  两人都不说话,屋子一下子静下来了。

  半晌言颜道:“玉宁病好了,让她来见我。”

  纤云说不清楚心里的滋味,她听见自己说:“要不了两日,肯定会过来。”

  逢平出门去查玉宁的事,他这两日让冻的通透,特意找了两身夹袄套上,迎着风出门还觉得扛不住。

  他跟玉宁也算熟悉,这样单纯的不谙世事的丫头实在少见,可惜了。

  先前逢平跟着他家少爷在外头玩耍,见识的东西不少,用不了半天时间,他就顺藤摸瓜找齐了那天在场的婆子。

  其他婆子争着发誓说,见打起来架便跑开了,剩下跟玉宁打架的王婆子死咬住嘴说,她跟玉宁是打过一场,至于人怎会溺毙在池子里,她毫不知情。

  逢平笑着看她,好像早就明白她的把戏。

  婆子被他摄住,心头不安,她当时发狠把人按水里,等醒过神人早都没气了,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人推水里头,谁知道二少爷会出手来查。

  逢平笑着吩咐人将婆子的舌头拔了,扔乡下农庄做粗活去了,还特意交待,要照看好人,既不能让死了,也不能让她过得舒坦。

  言颜睡梦中忽然惊醒,嘴里喊着玉宁的名字。

九七朝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