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堂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七章 完

  纤云急匆匆赶过来,言颜对她说道:“将玉宁叫过来罢,两三步路,就让她过来罢。”

  眼看纤云脸色不对,言颜也变了脸色:“玉宁出事了?”

  纤云再也忍不住,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先哭出声来,她跪在床边哭的哽咽。

  言颜强撑着坐起来,带着哭腔道:“究竟怎么一回事?”

  “玉宁……跟婆子起了争执……掉在池子里……没了。”纤云哭着道。

  言颜闻言,捂着胸口喘气,她侧着头掉眼泪,泪珠砸在被子上晕成一小滩水迹。

  纤云道:“都怪我,没护好她。”说着,哭的更加难过。

  两人抱头痛哭平息之后,言颜红着眼拉着纤云的手,安慰道:“我梦见玉宁了,她说她等着我一起走。”

  言颜笑得十分难看:“人生无常,生死有命,这事不能怪在你身上。”

  说完这句话,她似乎被抽干了力气,伸手拽了拽纤云的衣袖,“我现在还有一点力气,你去把二少爷叫过来。”

  纤云脸颊哭的通红,双眼肿得像核桃,听见她的话不敢耽误,忙跌跌撞撞跑过去叫人。

  陈时安听说言颜叫他,急忙从书房跑过来,到床边时还喘着粗气。

  他心中虽早有预感,看见言颜时还是愣住了,原本就巴掌大的脸,如今瘦的只剩骨头,面色苍白的似乎下一刻就要支离破碎。

  他跑到床前伏在她面前,红着眼轻声说道:“我来了,我来了。”

  言颜闭着眼,他甚至不敢确认还有没有气息。

  万幸,她睫毛颤了颤,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陈时安,随后看着不远处的纤云说道:“我快死了……不想把纤云留在府里,让她回家去,妆台上第二个柜子里是我给她……”

  说的多了,言颜缓了口气接着道:“给她备的嫁妆,让她带走,其他的……”

  “想要的,也都给她……”说完她重重地吸了几口气,“玉宁,那婆子”

  陈时安打断她问道:“没有旁的要跟我说?”

  言颜执拗道:“那婆子不能给她好下场。”

  陈时安道:“放心罢,生不如死。”

  言颜松了口气,头一次有些恨自己这副身子,她想亲手处置那婆子。

  陈时安紧紧盯着她看,言颜知道他想听别的,笑着捅他心窝子:“以后再娶,挑一个乖巧听话的……不要找像我这样的,硬是把自己呕死……”说完一句话喘了几口气。

  陈时安皱着眉,红着眼,眼中万分痛苦。

  言颜有些不敢置信,她始终不信陈时安对她是真深情,可他此刻的眼神,痛苦而绝望,似乎将要失去挚爱之人。

  她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于是闭眼不再看。

  “我不想葬到陈家祖坟,千万听我的,不然到时候别怪我闹腾你家祖宗,让你们家宅不宁。”活着脱不开陈家,不想死了还跟陈家牵连在一起。

  不入祖坟的话说出来,陈时安攥着言颜细的一折就断的手腕,语气带着些许恨意:“言颜,我错哪,你要这样对我。”

  事情怎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一定要拿命来填。

  言颜从前跟他说不清楚,现在就更不会费劲跟他掰扯了,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没甚可操心的了。

  闭上双眼,她意识逐渐消散,却能听见陈时安慌张的喊她的名字,好像刚成婚不久,陈时安也有过一遍一遍的念着她的名字的时候。

  言颜最快乐的时光在未出嫁前,那时候的阳光是明媚的,花也是鲜艳的。

  后来满怀期待嫁过来做媳妇,结果被他们一家子当傻子戏弄,将她折腾的不人不鬼。

  白头偕老,儿孙满堂,从言颜被骗着喝下堕胎药后,一切都回不了头了,那些祝词终究与她无缘了。

  她想着要在陈家窝囊得过一辈子,就觉得不如死了解脱,熬了这么久,爹娘的养育之情她还不了。

  忽然言颜身子一颤,口中喷出鲜血,拽着陈时安的衣裳,听见他哭的撕心裂肺。

  到最后她嘴里含糊不清的喊着什么,陈时安急忙凑近听,是“娘。”

  她想家了,她回不去家了。

  她爱花,她死在春日来临之前。

九七朝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