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天威:从镇压邪异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二章 小道士

  走出院门,踏上兴阳县的街道,仿佛步入另一个世界。

  世人为了更好的生活,总是来去匆匆。

  “干柴一担,干柴一担!”

  “糖葫芦!”

  “小花,别跑!”

  “老板,来碗稀粥,再来两个包子。”

  “闪开闪开,别挡道。”

  “咯咯咯咯咯咯!”

  “谁家当街养鸡?信不信这就给你捉了去!”

  周遭声音各异,声浪一浪接过一浪。

  沈原感受着这一切,忍不住嘴角微翘。

  这才是人间呐!

  他手指微动,轻风渐起,风儿拂过街道,帮沈原将看不见的一切慢慢勾勒。

  借助声音与风的触感,街道上的人和物,在沈原心里逐渐有了具体的印象。

  因为蒙住眼睛的缘故,人们根本认不出他就是红脂楼那位圣人相交者。

  这给了沈原足够的宁静。

  而且,他腰间挎有佩剑,整个人也气质非凡,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混混敢来欺他眼瞎。

  沈原漫步在街头,心里却是整幅人间画。

  继续走了一阵,他突然听见一阵争执的声音,下意识侧耳。

  “你这破落小道士,算的是什么胡烂卦?信不信我掀了你这破摊子?”

  这道声音中气十足且带有些许戾气。

  沈原轻风一拂,不仅发现这人身宽体胖,而且身后还有两道阻碍。

  “应该是一个肥头大耳的商人……带着两个跟班。”

  沈原在心里勾勒出了一幅画面。

  紧接着,这商人的对面,响起了另一道年轻的声音。

  “卦本天成,我只是摘一缕天机现世,你要是觉得我算得不好,你可以不信啊!”

  这道声音年轻,桀骜,带有明显的少年意气。

  “一个年轻小道……年纪应该与我差不多,说这话时,他应该面带倨傲之色……”

  沈原如此想道。

  有点意思。

  他停住脚步,好奇事态会如何发展。

  商人继续喝道:“老子不管!管你娘算的是天机还是地机,这卦反正不作数,你给老子再算一卦!”

  “天道有定数,这卦一出,便是定理,再算一万次,也是同样的结果。若是不信,就赶紧走,别拦着下一位。”小道士说道。

  “他娘的!你要不给老子转成好卦,要不就给老子退钱!要不然,有你小子好看!”

  这商人似乎极为看重这卦象,言语中已然带有威胁。

  “我说了,卦本天成!卦既出,不可改;钱已收,不可退!”小道士依旧倨傲。

  “他娘的,给老子掀了这破摊子!”

  商人一怒,两个手下就准备动手。

  砰!

  咔擦。

  哗啦啦。

  听见声音,沈原几乎看见了一个卦摊被掀翻、所有东西散落一地的场面。

  “欺人太甚,你们真当道爷没有火气?”

  小道士捋起袖子,一脸气冲冲。

  因为这边闹出动静,很快,便围过来了一圈看热闹的观众。

  “哟,这不是王员外吗?今日怎么与一个流浪小道过不去了?”有人出声笑道。

  “王员外,有话好好说,掀摊子可就过分了啊!”

  都是一个县城的街里街坊,众人开始叽叽喳喳。

  看来这王员外只是一般商人,并非权贵,否则这些人不敢开他玩笑。

  “过分?老子没抽他大嘴巴就算很讲道理了!”王员外也怒气冲冲,“这小道士,说老子近日有血光之灾,这就罢了,还说老子的生意会大受影响,这还了得?!这要是让那些和老子做生意的人听了去,止不住会生出什么想法!”

  “小道士,只要你给老子改口,说老子近日会顺顺利利,老子就赔你这个摊子,还会额外再给你几枚铜钱!”

  这王员外已经对这卦执着到了一定程度,非要让小道士改口。

  “这位小道长,还是改个口吧!”

  “嘴一软,不仅可以换个摊儿,还可以再得几文钱。”

  “这可是划算的买卖!”

  周围观众开始劝小道士妥协。

  小道士头一歪,瞬间变得笑眯眯。

  他看向王员外,说道:“我刚才又算了一卦,知道你的血光之灾来自何处了。”

  王员外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反问:“来自哪里?”

  “来自道爷这里!”

  小道士突然发狠,举起自己没剩几根毛的拂尘,猛地朝王员外脑门上一磕!

  砰!

  沉闷且空洞声音让周围人都愣住了。

  王员外下意识一摸脑门,竟真的流血了!

  “改你大爷的卦!真拿道爷当秃驴们的泥菩萨?没有火气?”

  撂下一句话狠话,这小道士连忙抓起自己的行囊,往外冲了出去。

  这家伙,竟是打完人就跑了!

  周围人看着他的背影,目瞪口呆。

  王员外竟是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气死老子!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给老子追!给老子报官!老子要让这小道士知道衙门的板子有多疼!”

  “站住!别跑!”

  “拦住那个小道士!”

  一时间,街头上,一逃一追,闹得鸡飞狗跳,也让整条街热闹了起来。

  不过,小道士显然有些本领在身,很快,王员外的人便追丢了人影。

  在这个过程中,沈原站在原地,没有走动。

  因为他感应到,那小道士胆子很大,居然偷偷摸摸又回来了。

  先前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已经散去,若是有人还在,便能看出,这小道士把道袍反着穿,脸上抹了两把灰,就杀了个回马枪。

  他一边收拾散落一地的卦签,一边喃喃自语:“不是算出来这兴阳县当有我一缘吗?怎么都是祸事?师父啊,你教我的本事好像不灵验呐!”

  “道长,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愿意改口?”沈原突然开口。

  “吓!”

  小道士被沈原的声音吓得一个哆嗦。

  自己暴露了?

  小道士听说王员外要报官,哪里还敢被人认出身份。

  他回头一看,发现沈原是个“瞎子”,顿时松了口气。

  “什么道长?你认错人了,我就是一个捡垃圾的……我寻思这些东西丢在地上也没人要,就想着拿回去烧火来着……”

  沈原笑了。

  打趣道:“可是我听出道长的声音,与先前是一模一样啊!”

  听见这话,小道士顿时让自己的表情变得狰狞,一副恶狠狠的模样,想要吓唬沈原。

  “道长,你忘了?我看不见。”

  沈原指了指裹住眼睛的黑布,示意自己看不见小道士故意作出的凶狠表情。

  小道士一愣:“呃……你看不见,怎么知道我做了什么?”

  “我猜的。”

  “……”

  小道士揉了揉脸,让表情变得寻常,但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恐怖:“你信不信……我会杀人灭口?!”

别将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