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天威:从镇压邪异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四章 五百两

  小道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在原地愣了好久。

  “你要挑战我?”

  他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啊,我也正好是九品,有挑战资格吧?”沈原笑道。

  他自己蒙眼修炼心眼,不能只感悟这个动态人间,战斗的紧促激烈感,也是他需要的。

  有“吾身所处即为家”这个技能,寻常九品根本不是他对手,对方的攻击根本不能近他的身。

  合适的对手不好找,路千言现在很忙,沈原也不好贸然去找其他人练手。

  面前这个小道士,正好。

  就算输了,也不过才输五两银子。

  哦不对,他还要抽一两,只输四两银子而已,他输得起。

  “你借钱给我,然后你再来挑战我?”

  小道士还没捋清。

  “嗯。”沈原点点头,“你不会第一战就选择退缩吧?”

  “退缩?!”

  小道士感觉自己遭到了羞辱:“我的字典里就没有退缩二字!”

  不过他随即想了想,说道:“和你打,我占了能看见的优势,这次就不收……呃,就收你一两银子意思意思吧。”

  小道士本来想说不收的,但又觉得自己白出力不合适,先赚个一两,把晚上住宿钱赚了再说。

  “好。”

  沈原也不客气,直接递了一两银子过去。

  小道士美滋滋接过,口中沾沾自喜:“这里果然是我的福地,轻轻松松就赚了一两银子。”

  听见小道士的欢乐样,沈原笑了:“跟我来。”

  “去哪?”

  “咱们总不能在大街上打吧?”

  “呃,对哦!”

  沈原将小道士领到县城外,找了一个没人的僻静处。

  他笑道:“这里正合适,你可以随意出手。”

  “咱们不去城头打吗?”

  小道士疑惑:“你不是教我,去城头赚名声吗?”

  “兴阳县是小地方,城墙是土垒起来的,打坏了要吃官司的。”沈原说道。

  “啊?”

  小道士顿时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

  “请吧。”

  沈原身形一侧,佩剑持于身前,做好了战斗姿态。

  “那行吧,要是你抵挡不住了,你就喊,我会手下留情的。”小道士说道。

  “好。”

  沈原点头。

  小道士也点头致意,然后气质一变,顿时变得严肃认真。

  他穿好道袍,戴好道冠,手持那根毛快掉光的拂尘。

  只见他手中拂尘一转,如行云流水,于半空之中画出了一幅黑白双鱼图。

  “天地有道,阴阳流转!”

  小道士口吐真言,手掐道诀,这双鱼图顿时像活过来一般,就朝着沈原笼罩而来。

  “嗯?”

  沈原侧耳,似有所感。

  “借天之力,风起!”

  轻风微旋,形成一股龙卷之势,替沈原感悟周遭。

  “阴阳一变,灼寒!”

  小道士拂尘一转,双鱼图从半空猛然塌落,笼罩沈原全身。

  顿时,沈原感觉到一热一寒两道气息侵入肉身。

  这并非简单侵袭,而是以小道士的手势为韵律,不断冷热交替。

  “这似乎是一种禁锢手段?”

  沈原感觉自己的肉身因为冷热交替,而开始变得有些麻木。

  “这一冷一热,似乎能打乱我血液流通的速度……若是寻常九品中了这一招,怕是当场全身麻木,无法动弹!”

  可惜,沈原不是寻常九品。

  修炼了《养体术》的他,肉身强度非凡,还不至于被这一招打倒。

  不过,这也让沈原有所警醒。

  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有施展“吾身所处即为家”,试图隔断小道士的招式。

  但没用。

  “看来,这个技能只能隔绝有形有质的攻击……对这种冷热之气无效。”

  同样地,书卷气和书生意气也无形无质,怕是也无效。

  沈原剑未出鞘,脚下轻点。

  踏浪步!

  他的身形如浪花翻转,跃出双鱼图的笼罩范围。

  小道士眼睛一瞪:“你居然还能动?”

  “我为什么不能动?”沈原问。

  “我师父说,寻常九品中了这一招,就只能乖乖等我宰割!”

  小道士有些挫败。

  “那这么看来,我恐怕不是寻常九品。”沈原笑道。

  “说得是,那我也要认真了!”

  小道士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拂尘一转,双鱼图瞬间来到沈原脚下。

  沈原需要施展踏浪步才能移开的距离,这小道士只需手势一转,双鱼图便能移过去。

  “阴阳二变,水火!”

  见灼寒之气不奏效,小道士直接化气为质,一股水流和火焰自沈原脚下的双鱼图中出现,以环绕纠缠之姿,瞬间包裹上沈原。

  “嗯?”

  当水火出现的那一刻,沈原就感觉到,小道士召出的,并非寻常水火。

  这里面有小道士本人的气!

  这水流仿佛一条蛟龙,从沈原脚底钻出,顺着他的身躯,缠绕而上,直到紧紧锁住他的脖子。

  这火流,则一路灼烧沈原的肉身,给他带来钻心的痛感。

  “好厉害!”

  沈原忍不住暗叹。

  这双管齐下,足以让许多人手足无措。

  若是先解决火焰灼烧,那自己就会被水流掐死;若是先管水流束缚,那火焰就会对自己造成严重伤害。

  但可惜,小道士遇上了沈原。

  先前的冷热之气他只能躲,但这水火嘛……已经属于有形有质的范畴了。

  所以,接下来这一幕,让小道士开始怀疑人生了。

  只见水火组成的囚牢突然膨胀,远离沈原两尺之外,而沈原则轻轻松松就从水火中走了出来。

  这阴阳二变,被沈原天克。

  “这不可能!”

  小道士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

  他手势再转,就要立马改换招式:“阴阳三变……”

  “你没机会了!”

  沈原身形一闪,脚下踏浪步辗转翻越,迅速接近小道士本人。

  根本没给他施展第三招的机会。

  下一刻,剑鞘已经抵达了小道士的喉咙。

  “你输了。”

  当法师的技能被战士克制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输了。

  “我不服,我第三招还没用出来呢!”

  小道士嘴硬。

  “行啊,我们可以再打一次,不过,你已经欠我五十两了!”沈原笑眯眯道。

  “五十两?”

  小道士惊呼一声,直接跳脚。

  “是啊,你输了就要赔五十两,你不会不认账吧?”沈原笑着反问。

  “我……岂是赖账之辈?”小道士咬牙切齿,“但我不服,来来来,再打一场,我要把钱赢回来!”

  “行啊。”沈原答应了。

  ……

  片刻后。

  小道士颓然:“我又输了?”

  “一百两了,还打吗?”沈原又问。

  “我还是不服!”

  小道士依旧嘴倔。

  ……

  一段时间后。

  小道士拂尘都丢了,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口中一直喃喃自语:“五百两……五百两……五百两……”

别将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