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轮II炎之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九章:坎坷

  “哈啊....啊哈哈......你就是个傻叉你知道吗,都快死了还咬着老子不放,啊哈...你这种蠢人就是傻叉的无可救药......”虚弱至极的呢喃声响起,嘲讽之意浓郁。

  青年看着趴倒在地的洛宇,心叹自己遇到了一个疯子。

  他艰难的起身要走,失血过多的他瞬间感觉脑袋一阵阵眩晕,但他却依旧不敢停下,一瘸一拐的向前踱步。

  手如今已经握不住匕首了,只因他的左臂被疯狂的洛宇咬下了一大块,臂骨裸露在空气中,可见其布满裂纹。

  洛宇趴着的地面被染红,血液融化白雪渗入地面,他的侧脖颈处在哗啦啦往外淌血,整个人像是死了一般沉寂。

  焦黑的手指忽然动了动,洛宇身体颤抖起来,求生的意志让少年始终没昏迷过去。

  倔强少年,或者说愚蠢的傻叉再一次抬起了脑袋,模糊的视线还可以看到那摇摆不定的身影,因此他又一次催动起眉心的血脉。

  “一会就好......一会就好啊!”他心中呐喊着,干哑的喉咙发出难听的声音,对方越走越远,若子母阵盘有了反应,他就杀不成对方了!

  杨家,不会放过他们两个的,无劫会因他而死!

  “哈.....呼哈......”他喘息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拉破了洞的风箱,沙哑而沉闷,血液的腥味涌入肺中,干呕的冲动时不时上涌。

  眉心处有温热感传来,狂化天赋再一次有了回应,血脉随之翻滚,同时也让外涌血液流的更快,加速洛宇生机的流逝。

  目光开始焦距,他毫不犹豫的从怀中掏出沾满血污的机关弩,露出染血的白牙,血兽终会展露他狰狞的一面!

  右臂举起伸直,颤抖的手臂逐渐趋于稳定。

  “再高一点啊......”手臂痛到麻木,他只是奋力的抬高,感觉到达极限后终于将箭矢射出。

  这一箭,带着他最后的倔强!

  “嗖!”箭矢破空,呼啸着刺入青年的屁股,刺穿臀大肌后钉入盆骨,青年惨叫着倒在地上,口中不断谩骂着洛宇。

  后者心中失望,但他知道自己已经竭尽全力,眼前时而闪过漆黑,狂化血纹已经无法维持,渐渐隐没消失。

  “靠...靠啊!他妈的!”青年早就力竭了,血脉无法催动,此时他左右两边屁股皆被刺中,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了。

  他愤怒着的回眸,又一次对上了洛宇那双倔强的眸。

  “你就等死吧你!”

  喘息着继续向前爬,青年的咬合肌隆起,他想着自己还有的救,他只需要再爬一段距离......阵盘就会有反应了。

  “真不甘啊...”洛宇牙齿咯吱作响,任阵阵的眩晕感传来,他也始终没有晕厥过去,心口的第二天赋在滚滚发热......

  “破绽!”杨千耘狂喜,刚猛一刀猛地震开无劫的重枪,后者空门大开,他毫不犹豫的再进一步,现在他有杀死无劫的把握!

  可他又怎会知道,赴无劫这是故意为之呢?

  长枪脱手,无劫孤注一掷似的挥出右拳,可对比起那斜斩而落的刀锋却显得如此无力,他的胸膛好无聊外被留下了浓重的一笔,血液喷洒!

  “终究......还是......呵呵。”杨千耘露出笑容,血脉深度催化形态退去,他双膝跪在了地面上,身体缓缓向后倒下。

  血红的剑刃缓缓从杨千耘的心口抽出,赴无劫喘息着跌坐在地,收起了袖剑。

  此时他胸前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但他依然露出了笑容:“终究还是......狼更加精于算计。”

  顾不得伤口还在流血,他匆匆喝下一瓶药剂便朝着洛宇的方向追逐而去,沿途留下许多鲜血,若有人途径此地,一定会被此地血腥的场面震住。

  “我不会死的!老子还有大好前程,老子再也不会跟着别人出来冒险了!阿哈...啊哈哈,阵盘终于有反应了,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啊!”

  子阵盘阵纹终于有了变化,青年立即将其引动,后者剧烈颤抖起来,释放着刺眼的光芒。

  “无劫...先别管我,追,快啊!”洛宇奋力推开无劫的双手,沙哑的声音像是濒死野兽的咆哮,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的凝视着对方,手指指向一个方向,那儿有一摊远远延伸的血迹,触目惊心。

  “不行,你......”

  “追啊!”洛宇几乎喊破喉咙,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咳嗽,有血从他的嘴角流出。

  无劫的瞳孔在颤抖,有晶莹闪烁。

  他起身向着前方狂奔而去,嘴里则不断呢喃道:“等我....等我!”

  “这样,就可以了吧?”洛宇心道。他承认他就是个傻叉,一个甘愿为他人付出一切的傻叉。

  他也感觉自己其实很愚蠢,可他对于自己的付出并不后悔,也许这就是草根少年对于兄弟感情的独特见解吧。

  如果无劫当他是兄弟的话。

  与此同时,巡视着历练范围的教师正向着一个方向疾驰,身下的大鸟发出极具穿透力鸣叫!

  “是...是那只青鸟的声音!“青年眼中燃起希望之火,虚弱的笑容终于透出一丝轻松。

  终于要得救了吗,这就是柳暗花明吗?

  可乾坤未定之前一切皆有可能,刺骨的杀机忽然就笼罩在他的身上,浑身的鸡皮疙瘩又一次刺激着他松弛下来的神经,回眸就见一道黑衣身影飞驰而来,那是情绪失控的赴无劫。

  此时的他像是地狱中爬出的恶魔,浑身浸染着鲜血,凌乱的黑发张杨飘洒着,仿佛各自拖拽着亡者的灵魂,凶戾的气息让青年毫不怀疑——他此行是来收割最后一道灵魂的。

  “啊不,...不要!不要过来!”他奋力向前爬动着,恐惧让他泪流满面,胯下还传来一阵阵热感。

  他不想死!

  “住手!”中气十足的怒吼声传来,中年教师脚踏青鸟的身影出现在远处,其手持一把神兵大弓,此时赫然拉满了弦。

  “停下!否则我就射出此箭了!”

  “救...老师...救我啊!”他喊破了音,使得语调极其怪异,像是被恶魔扼住了咽喉,利爪就抵在他的咽喉处,一念可断他的生死。

  “去死吧!”赴无劫面目狰狞,完全不把教师的威胁放在眼里,此时他的眼中只有汹涌的杀机。

  没有人能阻挡恶魔的收割,除非那个人能将恶魔杀死!

  “嗖!”箭矢破风而至,转瞬间就射穿了赴无劫的右肩,血溅五步。可后者的脚步却只是顿住了那么一刹,随后便更加疯狂的扑了上去!

  “该死!”教师气急,对方完全不把自己的威胁当回事,那个哭嚎的孩子——死定了。

  袖剑刺穿青年的心脏,无劫转身就跑,狰狞面容上展露笑容,恶魔夺走了最后一道生命,也就没什么可执着的了。

  “追上他!胆敢当着我的面杀死学员!”教师怒吼,对于刚才的心慈手软感到不值,他的血脉迅速催动起来,手中神兵随之散发出光芒,青鸟的速度越来越快!

  “洛宇,我总将你带入险境,你应该很恨我吧。”无劫自责,即便他其实并没有什么错,从始至终皆如此。

  这一刻他想了很多,自己为什么会竭尽全力的想要帮助洛宇成长起来呢?

  是因为能感觉到彼此的孤独和害怕吗?或许不是主要原因,那就应该是彼此所一起经历,一起面对的事情了吧?

  这一刻时间好像满了下来,往事如云烟从眼前飘荡而过。

  清晰记得,自己第一次将洛宇带入险境时,是后者冒着死亡的风险寸步不离的伴随他战斗,即便那小子当时还弱的离谱,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没有对方,自己早就死了。

  为此他是感动的,同时也愧疚着,他当时豁出一切的替洛宇寻找治骨骼的灵药,即便与家族险些决裂,乃至于险些葬送性命也在所不惜,最后冒着重伤得到时他感觉自己弥补了那份愧疚,心中是释怀与期待,他们会是很好的朋友吧?

  怎知,在他养伤不敢与洛宇相见的日子中,又一次因为自己,洛宇遭到杨家针对,这小子被逼与对方约战。

  明明实力弱的一塌糊涂,却毅然决然的站上了台面。其实即便是输了也没什么,甚至他不去打这一架也无所谓。

  影响到的主要是他西门无劫和西门家,一些声誉罢了,他不在乎。

  可他又一次看到了洛宇的不屈倔强,或者说是傻叉执着,那家伙拼死也要赢下那场战斗。

  作为事情引子的无劫内心是五味杂陈的,又一次被这傻小子深深触动了心弦,心头的亏欠感再起,他彻底将对方当做可以托付一切的兄弟。

  今这一战,洛宇又一次为他拼得生死一线,滔天的愤怒和愧疚彻底吞噬了他的心,他说什么也要将那家伙杀死,为此他甘愿付出一切!

  现在他正在被追杀,他知道他不能与洛宇相认,或许这样还能救下对方!

  “那是?你.....畜生!”教师的脸涨的通红,血脉的催动让他的双眸如鹰隼般锋锐,他看到了如同死尸一般趴在地上的洛宇,而赴无劫毫不停留的从其身边跑过,甚至懒得侧头看一眼。

  手中的弓箭再次拉满,这一次他瞄准了赴无劫的心脏,此子,留不得!

  洛宇刚刚看到赴无劫跑来,心中喜悦难以严明,可就是没想到对方直接从自己身边掠过,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为什么?

  满腔的失落感让洛宇感觉精神更加恍惚,真难受啊——头脑变得越来越昏沉,好想睡过去啊......

  睡过去,自己就会死去吧?没法回家过年了,真可惜啊。

  他不恨无劫,在他心中,无劫就像他的亲哥哥一样,他相信对方不理会自己一定是有原因的,至死不渝。

  视线模糊间,他看到了一团青色的东西由远及近,那是什么东西?

  再次凝神起来,洛宇看到了一只大鸟,大鸟的后背站着一个人,拉着弓对着自己......不!那是对着无劫的!

  “不!”恐惧充斥在他的心头,昏沉的脑袋又一次强制清醒,绝望感将他拉入深渊,刺骨的冰寒吞噬了他的心,他知道——无劫会被射死的!

  额头处又一次浮现出火焰的血印,纹路快速蔓延开来,此时他仿佛又拥有了无穷的力量,他猛然站起身来,愚蠢的少年想要挡在无劫的后面,做他最后的盾!

  “扑通!”双腿不争气的软下,洛宇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不甘和恐惧交织的泪水终于涌了出来,他要死了——无劫也要死了!

  好不甘啊......

  箭,呼啸着飞过,脱离了他视线所能看到的极限,痛苦的叫声如魔障般刺入他的耳中,在脑海间汹涌回荡,少年人泪如泉涌......

  此时,站在鸟背上的教师却怔然出神,手腕抖动之下箭矢偏离了目标,但他已经不在意了,因为他看到那焦黑的孩子还活着,而且还朝着自己奋力的站起了身,是想要告诉自己他在那儿吗?

  多么倔强的一个孩子啊......

  “下去!”他指挥青鸟飞向少年身影,又瞥了眼那个还在逃窜的身影,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救人才是重中之重,那杀人的暴徒也休想活着离开这片森林!

  近了,接近了,那巨大的青色身影逐渐填满了他模糊的视线,洛宇汹涌的泪水止不住的流着,心中浑然没有为自己将活下来而喜悦,只有无劫死后的无尽悲伤,同时嘲笑自己终究还是个弱者,弱者是无法掌控命运的啊......

  “这还只是个年幼的孩子啊.....”教师心头一颤,紧缩的眼瞳盯着少年焦黑开裂的面容,他这个年纪应该是此生最美的样子才对,可现如今却如同一块黑炭,何等可悲。

  “噫呜喔啊......”洛宇喉咙中发出沙哑而含糊不清的音节,他是在咒骂眼前这个中年人,但在对方耳中却是一个倔强少年看到希望招手时的欣喜若狂。

  教师缓缓蹲下了身,看着少年满是眼泪的小脸,只感觉内心揪的很紧,他第一时间想要帮少年擦去泪水。

  洛宇见大手伸来,却毫不犹豫的一口将其咬住,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即便是死他也要给对方留下些记号!

  “无劫,看来我没有帮你报仇的能力了,真是不甘......”

  死咬着对方的手指,洛宇滚烫的泪水越流越多,喉咙中止不住的是呜咽。

  中年人怔怔的看着少年的双眸,其内复杂交织的情感他读不懂,那是不甘?是绝望?也许还参杂着更复杂的东西吧?

  他深深叹息,在他感觉中,少年人的撕咬绵软无力,更像是在发泄着自己的害怕,终究是少年人啊,面对死亡他一定很恐惧吧?

  “好好发泄出来吧。”没有抽回手,教师另一只手放下了长弓,从怀中取出了一小瓶药剂,只是默默等待着洛宇松口。

  今天,他看到了一个少年面对死亡的顽强,心头不由感慨:

  这个世界上有着许多身不由己的平凡人,他们或许并不想让自己的人生有多么精彩炙热,或许只是想过上一个平静安稳的生活。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是简单的,可对于更多人而言,这是困难的。面对坎坷他们需要付出全部,面对挫折他们不能退后半步,他会们想要抓住所有降临在眼前的希望,来抚平心中的不安和恐惧,可往往没有退路的他们,只能无助的奢望着可笑的奇迹。

  眼前的少年很幸运的遇见了自己,世间千千万万个倒在挫折面前的倔强人儿又有多少能够抓住奇迹的?正如刚才死在自己面前的孩子,他还清晰记得其死前那恐惧绝望的表情......

  越是觉得可悲,他对于凶手就更加深恶痛绝,他不会放过那个畜生的。

  眼皮越来越重,洛宇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带着不甘,带着遗憾,他彻底晕厥过去,流尽了眼角的最后一滴眼泪。

  雪,从空中飘落,在风中摇晃间挥发着自身的寒气,不知何时太阳已经隐没在云烟之间,严冬短暂的晴朗终会逝去。冬日暖阳,恰似人生道路上挫折中的曙光,短暂而难以抓住。

  无论多么冰冷难熬的年,也总会有亲友团圆一桌,温馨吃着饭菜,在暖屋中蒸去一年的烦恼,渡过寒冬,迎接暖春的降临。

  唯有一人,注定无人问津.........

敛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