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轮II炎之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章:西门无劫

  又是一个飘雪的天,火之国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频繁的下过雪了,顽童们快乐都挂在脸上,打着久违的雪仗,国泰民安的帝都仿佛并不寒冷。

  少年无劫双手撑着大铁枪在院落中扫荡积雪,顽闹的同时也分担了侍女们清扫的压力,三人脸上皆洋溢着笑容,温暖得似能融化冰雪。

  “总言虎父无犬子,西门少爷一定能继承二长老的衣钵吧。”其中一位年轻侍女盯着活力满满的少年无劫,小脸泛着红晕,也不知是冻的还是怎的。

  “嗯,我也这么觉得。”年长些的侍女边扫雪边应道,心情也颇为不错。

  马上要过年了,她们都能得到主子的红包和假期,终于可以回去看看父母了。

  “嘿!蛟龙出海!”西门无劫有模有样的比划着出枪动作,钢铁大枪猛地扎在树上,积雪随之覆盖而下,少年被盖得狼狈不堪。

  按理说这六岁不满的少年人怎么可能端得起铁打的硬枪,更妄论将其挥舞起来。恐怕只能说其天赋异禀,没有辱没西门轩的强大血脉吧?

  “无劫少爷!”小侍女大惊失色,快步来到雪堆间。

  无劫从雪中探出小脑袋,漂亮的大眼睛闪烁,仿佛里面藏有星星。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父亲会回来看他,也不知他会给自己带什么样的礼物呢?会不会还记得自己去年和他说的买冰糖葫芦呢?西门无劫思索着,嘴角渐渐洋溢起笑容。

  客厅走出一中年男子,络腮胡修剪得很是精致,搭配上整理得一丝不苟的黑发,倒是别有一番成熟风度,只是那阴沉的脸色阐述着其心中的不爽,破坏了面貌的和谐。

  小无劫眨着眼睛看去,平日里母亲都会亲自送客,一直跟到门口方才回头,可这一次她却没有出来,失了礼节。

  西门泽海扫了小无劫一眼,却不予理会,大步离开了院落。

  西门泽海是他的三叔,父亲的亲弟弟,以前看他都是笑呵呵的,为何今日却面色冷厉,冷眼看他呢?

  人的睿智是从小就能体现出来的,正如六岁的小无劫。他从雪堆中爬出来,进入了大堂,随后便看到了面色难看的母亲。

  赴琳倩长的很美,不过三十的年纪让她即有着少女的朦胧清纯又带着熟妇的典雅稳重,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那双会说话的铜铃眼,只是那股子愤怒给其覆上了一丝违和。

  小无劫蹦跳着坐到母亲身边,小手替她摆弄着盘起的头发,欲让其显得更加完美。

  “娘,发生什么事了,您面色看起来很差。”小无劫将母亲散落的三两根发丝塞了回去,满意的欣赏自己的杰作,最近他在跟小侍女学习盘头发呢。

  “没什么事,小无劫有没有学会新的东西呀?”面对阳光开朗的儿子,赴琳倩笑容展露,恰到好处的温柔给人以沐浴春风之感。

  “有呀!我按着记忆把您之前做的烤全羊做出来了哦,后厨的老爷爷都夸我是天才呢。”小无劫像是一只等待夸奖的小狗,欢快的摇摆着尾巴。

  “不错不错,等你爹回来你做给他吃好不好?”赴琳倩笑眯眯的抚摸儿子的头发,场景之和谐让门外看到的小侍女联想到了画家手中的清潭湖畔,有鱼儿震波浅游,让人内心宁静。

  将士们骑着骏马从官道穿过,身后是跟随着的兵马,众人默默沐浴着群众的欢呼与注释,天也似因他们而晴朗,和煦的太阳照得人暖洋洋的。

  在最前方领头的男子将赤炎木打造的木盒子递给副将,自己下了战马,默默到路边摊买了一串冰糖葫芦,后继续前行。

  西门轩——回家了。

  家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纷纷出门相迎,脸上洋溢着笑容,目视着由远方缓缓行来的军队,其中就有盼夫回归的赴琳倩。

  她与小无劫张望着远方,找寻着那位常年守关的雄伟身影,面上是思念与期待。

  军队近了,副将下了战马低头沉默着把一个木盒递给家主,先是轻声低语了几句,拍了拍后者肩膀后离开。

  赴琳倩的心咯噔一声,呼吸随之一滞,她快步走向了家主,颤抖的问着什么。

  小无劫不理会忽然离去的母亲,他怔然看着将领递给自己的糖葫芦,有句话梗在喉咙中没问出来。

  将领看着沉默的少年郎,只是轻轻抚摸他的小脑袋,没有说什么,选择了离开。

  军队再次动起来了,西门家的男儿们与家人重聚,有千言万语要讲,场面有些嘈杂。而小无劫要等的人,始终没有出现,他一直盯着官道看,希望某个男人会从某个转角处走出来,手里拿着另一串糖葫芦,笑着对自己和母亲挥手。

  “我西门家的将士们,守边关辛苦了,想必你们还有许多话想与家人们谈,就先散了吧,明日起家族设宴为你们接风洗尘!”家主高声道出这些话后便搀扶着赴琳倩回头,后者低头沉默着怀抱木盒,几滴晶莹滴落,心如刀绞。

  人渐渐散开,只有一个傻傻的少年身影还留在那里,手里握着一串糖葫芦。

  他就这么一直坐在屋檐下,视线看着一个方向,显得恼人的大雪缓缓降临,慢慢遮蔽了无劫所看的道路,冷风吹的他眼睛很酸,泪珠悄然滚落。

  “你快去取一件大衣来,我爹回来时一定会很冷。”他吩咐身边守门的侍卫,浑然未觉自己的小脸已经冻得发紫,声音都有些干哑。

  “是。”

  侍卫很快回来了,与之同行的是赴琳倩,肿着的双眼与凌乱的发破坏了她的温婉端庄,凄美之感令人心生怜惜。

  大衣披在无劫的背上,赴琳倩陪着他坐在台阶上,也是沉默无言,两人就这么呆呆看着眼前的那片白茫茫。

  “娘,爹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边关局势有变,他留在那镇守了?那他明年一定会回来的吧?”西门无劫道,年幼却聪慧的他已经渐渐猜到了什么,只是不愿接受。

  赴琳倩精致的鼻子皱起,泪如雨下......

  接风洗尘的宴会举办得索然无味,绝大多数人的心情都很是低沉,没有心情庆祝,只因威望最重的二长老战死边关。

  过年了,还是索然无味,府邸到处挂着红色的灯笼与绸缎,响亮的爆竹声也没能引起西门家的欢声笑语,过年的习俗仿佛也只是走个过场。

  今天西门无劫窝在厨房啃着自己烤的肉,喉咙中发出的不知是哭泣的呜咽,还是吞咽的呜咽声。

  这——是他要做给父亲吃的烤全羊,只是羊肉的味道烤得莫名咸涩,还含着些焦苦味,正如他的此时的心情,岂是一个乱字能够形容的。

  新的一年到来,家族开始办起白事,祭奠边关死去的将士们,其中最主要祭奠的人啊,便是那西门轩了。

  消瘦了许多的赴琳倩一身素衣,跪在丈夫的灵位前,默默呆了很久,自收到骨灰盒的那日起她的脸上再无笑容,丧夫之痛使她性情大变......

  画面似走马灯般流转,那日春暖花开,而赴琳倩却死不瞑目,苍白的手中握着匕首,那恐惧与决然的僵硬表情让年幼的无劫心灵崩溃,他跪在母亲的床边痛哭着,不敢去看她那满是鲜血的床头。家主面色狰狞的站在他旁边,暴怒下令彻查......

  家中再一次办起白事,唯一不和谐的便是西门泽海的儿子西门泽延的出生,优等下游的血炎狼王血脉震惊家中人物,喜事随后办起,只是没有看到西门无劫的身影,那日起他很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

  时间流逝,杀人凶手始终杳无音讯,仿佛赴琳倩的死只是她的自杀,西门无劫不信......

  七岁的西门无劫开始跟随一个来历不明的面谈男学习本事,家中无人管他,西门泽延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强势的盖过了所有人的锋芒,许多人拿他与二长老之子西门无劫比较......

  这年,无劫十三岁。西门泽延莫名虐杀了一直跟随无劫的小侍女,家中长辈为此只对西门泽延下了些不痛不痒的处罚,七岁的天之骄子西门泽延嘲讽无劫的声音传开。

  也就在次日,无劫独自历练回归后看到了被随意处理的侍女尸体,一怒将同战斗力等级的西门泽延虐打一顿后遭到家族长辈的处罚,其中三长老主张将他逐出家门......

  西门泽延八岁了,他先一步踏入一级超凡者行列,约战西门无劫无果便将跟随他的另一名侍女杀死,发现尸体时衣衫不整,面色中是恐惧与绝望。次日西门泽延一战胜过无劫后将其狠狠羞辱,后者一月后也踏入一级的领域,却选择离家,并再也没有回去过。

  那日风雪很大,西门无劫辞别教导他七年的面瘫老师,单薄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中,寒冷将他侵袭。

  冷的不只是他小小的身体,还有他本该炙热如火的心,家主答应他彻查的事情始终没有结果,三长老一家始终针对排挤他一后生晚辈,仇恨的火焰被种下,无劫断定母亲之死与三长老有关,甚至父亲之死可能也与之有关系。

  十四岁,赴琳倩名下的药铺产业归到无劫名下,药师跟随他在一年后一同进入了统一学院......

  “好冷......”

  赴无劫缓缓醒来,只是视线被泪水朦胧,看不清眼前事物。他做了好长的一个梦,最终是被寒风吹醒的。

  喝了口冷却多时的水,刺骨的寒冷让他迅速清醒起来。

  又思念起母亲了啊......

  “少主,知道你名字的由来吗?”回忆中,药师问自己。

  下意识摇了摇头,他感觉好疲惫。

  “你母亲有你那年,你的父亲还在前线厮杀,抵御大兽潮的侵袭,他拼尽全力的屠杀凶兽,最终浑身浴血的回到家中,赶上了你出生的那天......”

  那日,强壮如牛的男人看着面前的小天使哭得稀里哗啦,以往一身龙胆强者甚至不敢去摸一摸自己的孩子,他认为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不能把这圣洁无暇的小天使玷污。

  西门轩与赴琳倩的爱情是曲折的,身为大将的他命中多劫,说不准哪日就会战死在前线,但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平平安安,能够快快乐乐的长大,当一个读书人也好,不用如他一般总徘徊在生死线间。

  “倩儿,我们的孩子就叫——西门平安吧?”

  “呸,让你没事多看看书嘛,起的什么名字,同名的多了。若你真想起个让他平平安安的名字,那不如就叫他无劫好了......”

  注视着眼前已熄灭多时的篝火,强烈的孤独感将无劫笼罩,思念的泪水化作冰晶滚落在地,他其实挺向往无劫无难的平静生活的,但他不能坐视父母双陨而无动于衷。

  越想越是难过,赴无劫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也不知道洛宇活下来没有。

  这是他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可他现在还不能出去,更不能回到学院去。没有家族撑腰的他无法面对杨家的势力,更不能拉洛宇下水。

  杨家强者还在外围徘徊,他的伤势刚刚趋于稳定,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啊。

  “呃......”

  挣扎着起身,无劫身上多处伤口还在发痛,其中两处贯穿伤最为难受。可药剂已经用完,他需要找到治疗自己的药材。

  看着外面呼啸的风雪,他只感觉到阵阵无力.....

敛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