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轮II炎之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二章:傻子是谁?

  “咚!”门被推开,风雪汹涌挤入小屋中,坐在床边的两人皆是一哆嗦,转头就见门口站着一魁梧又憨厚的身影。

  “陈煜楠,你倒是挺会做事啊?”林桐安表现的一脸不满,转身关上了木门,将严寒隔绝在外。

  陈煜楠以打探无劫情报和大肆吹捧李家酒水为由让林桐安去跑腿,结果自己先跑洛宇这喝起来了,为此林桐安愤愤不平,他还一口没喝着呢。

  “哟!安兄回来了,坐坐,你坐火炉边,哈哈哈。”陈煜楠咧着嘴,一把一把的从怀里掏出各种零食摆在桌上,又把椅子给林桐安挪了过去。

  “喂喂,情况如何啊?”他搂上了林桐安宽大的肩膀,另一只手接过一瓶他“心心念念”的李家酿,将其摆在桌子上。

  “没有无劫出现的消息,但是流言还在酝酿,他已经身败名裂了,不知背后有没有什么人操控流言走向,那西门家应该是想顾全家族颜面,无劫脱离家族之事在外是传家族将他舍弃,杀的杨家人也与西门家无关,而洛宇倒是没出名,算在被杀死名单上了,这应该还算好事。”

  “真讽刺啊,这西门家二长老死后就没有人能约束西门泽海那老帮子了,那家主也是没一点人的样子,始终家族利益至上,西门轩死后是一点不管无劫母女,在我看来这家伙简直……”

  陈煜楠摇头晃脑的吐槽,认识无劫好几年,他真就感觉那小子特别可悲。

  两人叽里呱啦的背对着洛宇讲话,后者则是醉醺醺的靠着墙,嘴里总是念叨着要覆灭杨家之类的话语,又抱起酒壶痛饮起来,酒水透过胸前绷带浸染他的伤口,他也好似没有感觉。

  比身体更痛的是心灵,他终究是个小屁孩儿,在他小小的心中装不下几个人,当这些重要的人离他而去,便是巨大的打击。

  他已经决定了,过了这个索然无味的年夜后,他要更加勤奋的训练,先从杨家青年辈下手,他要替无劫从底层起把杨家搞垮……

  “嗯......要不你给他重新缠一身绷带?”

  陈煜楠看着洛宇浑身湿透的模样,有些无奈,这家伙不冷吗?还睡得那么香。

  “你确定?”林桐安嘿嘿直笑,晃了晃手。

  陈煜楠沉默了一会,后看看林桐安那和正常人脚趾差不多粗的手指,摇了摇头,还是自己来的好。

  “怪吓人的。”解完绷带,陈煜楠笑着边摇头边给洛宇擦拭着皮肤上被酒水泡化的药膏,却忽然轻“噫”了一声。

  他赫然发现,洛宇的皮肤没有弹性,若如此倒不奇怪,被烤焦了嘛。

  可问题在于,他现在的皮肤就如同......死人的皮肤一般,没有一丝生机,还有着多处褶皱,就像皮肉分离了一般。

  烧伤会是这样子吗?

  盯着洛宇熟睡的脸,一股凉意从陈煜楠脊椎骨直冲天灵盖,要不是洛宇还在呼吸,他可能都已经确定洛宇死了。

  “喂,桐安,你过来看看。”

  “这......这?”

  大雪过后再度迎来天晴,还留在学院中的多是平民学员,他们因各种原因的牵绊下没有回家,或许是因为积分换钱比在外好赚。

  他们想要多赚一点,也冲一冲升年级的底分。亦有的是想要更加勤奋的锻炼自己,以求在这个世界上更好的生存。也有些——或许没有家人,也就没有家......

  有学员扫着空地上的厚实积雪,以换取少量积分。

  “那是——诶?居然还有贵族子弟没回家族过年的嗨?”一学员注意到不远处结伴行走的几个衣衫华贵的青少年人。

  “他们好像是朝地级住宿区去的。”

  除了地级班人级班的免群居费宿舍外,学员们也可以用积分每月租用地级,天级住宿区的房屋,这些都是独立宿舍,就如洛宇等人居住的区域。

  洛宇用温水摩挲着手臂,后者只传来相当微弱的触感,这使他皱起了眉毛。

  他又拿起一旁更加滚烫的热水,倒了一点上去,还是只有相当微弱的触觉,可皮肤有了变化。

  焦黑的皱褶处微微涨大了些许,颜色也淡了一点点,只是更显得僵硬。真要用什么来形容的话,那就有点类似于——烫猪皮?

  还没来得及细细研究,他就注意到了远远行来的一人,眸子随之眯了起来。

  不速之客终于上门了,洛宇可是等了有十来天了。

  不动声色的缠好绷带,洛宇将热水壶放入屋中,轻轻活动关节的同时迎面走去。僵硬的身体活动起来有股阻塞感,他能感觉到左肩处还有阵阵刺痛。

  “找架打?”见那人靠近,洛宇冷着脸先行开口,脸在绷带的缠绕下对方只能看到一双冷厉的眼。

  杨帘愣住了,他本来还在想要如何激洛宇恼羞成怒,上演武台与他决斗,然后下黑手把他废了,可怎知......这傻缺开口就问他是不是找架打。

  “呃...”他一时间语塞了,见过找死的,就没见过找死还这么嚣张的。

  但他也只是愣住那么一刹那,随后笑出了声:“哦?呃呵呵呵,就怕某人没种,不敢接喔。”

  人伸着脖子等着你踩,不一脚踩上去那是不是反而对不起人家了?

  杨帘笑容变得越发玩味。

  他其实不担心洛宇扮猪吃老虎,就算对方全盛时期,自己也一样能轻松击败他。

  就洛宇那天和杨凌那个烂纨绔打时的战力,自己不催发血脉都能打爆他,何况这小子大部分时间都在养伤上了,这期间怎么可能会有大的战力飞跃?

  此番前来激将洛宇,杨源的意思是要他'失手'杀死洛宇的,责任杨源自己担着,届时他还要反过来怪这傻缺自己身受重伤非要和杨自己打起来,结果一不小心被打死了,学院也没话讲。

  这可没人逼他打。

  “是,只怕某人不敢打罢了。”洛宇咧着嘴冷笑,焦糊开裂的嘴唇后是洁白的牙齿,略有些瘆人。

  短短十几天的时间,洛宇沉默内敛的性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种叫做疯狂的东西从他体内深处慢慢激发出来,融入了他的血液。

  说到杀人,洛宇又何尝不是抱有这样的想法,他洛宇身可是受重伤呢,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没轻没重杀了人,学院又能有什么话讲呢?

  “走?”

  各怀鬼胎,两人都在心中替对方的生命画上了句点,那一刻空气仿佛都变得沉重,彼此的呼吸能听得清晰。

  见两人忽然结伴而行,藏在远处的几人摸不着头脑,直到杨帘暗自比出成功的手势,他们才欣喜若狂的分散开。

  即便杨源自始至终都看不上洛宇那个草根,他也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一次败是巧合,两次是运气,如若还有第三次出现,那便是他们杨家太过愚蠢,始终在轻视对方。

  眼前的人才损失已经让家里人恼怒了,是时候把这场闹剧了结了。

  洛宇此时心中很平静,没有上一次约战时的心潮澎湃,也没有在森林时将面对生死的紧张不安。

  他如今却是在思考怎样不经意杀死对方的同时又将杨家的颜面扔在地上狂踩。

  回想十几天前,无劫问自己到底敢不敢杀人,他是犹豫的,心中是抗拒。现如今他面对这个问题却能淡然处之了。

  那会他内心很迷茫,没有杀人的决心,甚至可以说没有那个胆量。可现如今,他面对杨家人时的杀意已经彻底压下了那股抗拒与害怕。

  所以这次,他绝对敢了,敢毫不犹豫的把剑刺入对方的心脏!

  沐浴仇家热血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他莫名期待起来,心中的血兽在狞笑,眉心血脉还因这种想法而悸动了一下。

  这段路并不远,可在今日走来,两人都感觉无比漫长,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死对方。

  随着不断行走,洛宇开始注意到有许多人与他们同路,目的地好像都是演武堂,就似提前知道了他们要决战一般。

  他撇了青年一眼,莫名感觉杨家人都是脑子有问题的玩意。

  这是想杀死自己,然后炫耀作为贵族子弟的高傲,外加杀鸡儆猴扑灭平民子弟的斗志与希望吗?

  看来贵族积威很久了,让那些平民子弟潜意识里就认为自己不如他们,即便同战斗等级下亦是如此。因为洛宇曾经击败过贵族子弟,这给了他们希望。

  随着与杨家的矛盾不断激化,他也渐渐明白为什么当初约战时会有那么多平民为自己加油了。

  原来自己无意间改变了学院中的格局,现在杨家人是想扭转回来。

  可惜,他们绝不会想到,洛宇的伤其实并不算太重,而杨家做的这些铺垫,也只是给他做了嫁衣,让他一个草根扬名立万罢了。

  想到此,洛宇忽然笑出了声,却与杨帘忽然爆发的大笑重合了,两人皆顿住,不约而同的用着看傻子的眼神看对方,随后又笑了起来,都感觉对方就是大难临头还在那傻笑。

敛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