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三人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第二个受害者

  梅易添十分的确定这不是黄區能写出来的字。

  张栩望着墙上的照片,此时的他思绪有些混乱,黄區和死者之间有恩怨,死者当晚遇见的幽灵则有极大的可能是黄區制作,而监控显示黄區是刘悦遇害前坐的车离开市区。

  “梅哥,这黄區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流河?”

  梅易添一脸茫然的看着张栩:“啊?黄區回来啦?这我还真不清楚,以前他一回流河都会找我去吃顿酒,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回来了吧?”

  “黄區没有回来吗?”

  谢不凡走过来低声和张栩说道:“黄區没有回到流河的话,那他提前一天出现在车站是给我们的假象吧?这样子他就有作案时间了。而且还能迷惑我们!”

  梅易添继续说道:“不过,两位警察同志,我觉得黄區不大可能会杀人的,他的原则性很强,特别是对于法律这边,有一次他都快饿昏了也没有去偷去抢,所以一下子说他杀了人,我不敢相信。”

  张栩说道:“这一切我们都会调查清楚的,如果黄區是无辜的,我们必然不会冤枉他,总之,我们得先找到黄區这个人!先去黄區的住所看看!”

  “好,我来带路”梅易添回答道。

  三人刚走出门口,谢不凡的肚子就咕咕叫起来,谢不凡尴尬的笑了笑:“怎么说呢!要不先吃点东西?人是铁饭是钢嘛!”

  梅易添笑道:“如果不嫌弃的话,去我家将就吃点?我叫我媳妇整几个菜?流河也没有饭馆。”

  “这不合规矩的!”张栩答道。

  谢不凡径直朝车走去,不一会,便从车里拿出了几个面包和几瓶水:“幸亏我有料到这种情况,所以我一般都有准备!”

  三人分了面包和水,边吃边前往黄區家,在路上三人达成了一个共识,谢不凡和张栩是来做人口普查的,梅易添则负责带路和汇报每一户有几口人。

  流河其实不小,只是大部分地方没有经过开发,无法建起楼房,再加上地质原因,整个流河能用作田地的不多,只有百来亩那样子,好在生态环境不错,流河人还能饲养些家畜。

  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梅易添带着张栩和谢不凡来到了黄區家前。

  黄區家位于流河的边缘地区,靠近河边,是一间土平房,占地并不大,黄區也并无娶妻生子,毕竟也没有什么女子愿意嫁到流河来,而流河的女性也都只想着外嫁。

  黄區的家侧边用一些栅栏围了一小块地,之前估计在在里面养着一些鸡鸭鹅之类的家畜。门口有一颗树,不大,但看起来应该是有四五十岁的树龄了。

  距离门大约两三米的距离有一扇窗户,只是用报纸从里面糊了起来,估计是为了遮阳用!

  门是木门,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门栓的木头也有些被腐蚀了,显得有一些松动,上边挂着一把锁,这意味着黄區此时并不在家。

  “看来白跑一趟了!”谢不凡说道。

  梅易添接话道:“我就说嘛!老黄他就没回流河!”

  “张栩,要不回去了?去沿着几个车站查一下?”因为04年的天眼系统还没有完善,所以并不是很多地方都有监控的。

  张栩没有回答谢不凡的话,他反而是走到窗边,想要透过窗看看里面的情况,等他把脸靠近窗户,立马就闻到一股臭味,对于他来说,这股臭味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尸臭味!

  “不凡,过来!”

  谢不凡一脸疑惑的走过去:“怎么了?有什么……”

  话都还只说一半,谢不凡也闻到了这股尸臭味,他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随即他走回去,并让梅易添去拿把钳子回来,事到如今,只好用暴力破门了。

  梅易添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他还是跑回去拿钳子去了。

  这次由于是感觉到事态紧急,所以仅仅过了十分钟,梅易添便气喘吁吁的骑着自行车,带着钳子过来了。

  谢不凡接过钳子看了张栩一下,张栩点点头,谢不凡把钳子卡在锁上,然后开始用力,钳了好几下,因为锁头也有一些老化腐蚀的原因,所以谢不凡这几下就把门上的那把锁给钳断了。

  二人脚上套上袋子,然后分别又戴上一双手套,叮嘱了一下梅易添在外面守着,别让其他人来到这个屋子前后。

  推开木门,只有一点点灰尘,不像是几个月没开过门的样子。屋子的中间摆放着一张桌子,桌上有一个水壶,此时已经打翻了,地上还有几块陶碗的碎片。

  除了这些物品,真正醒目的,是桌子上和地面上那些猩红醒目的血迹!不过在厅里并没有发现尸体,那么那股尸臭的来源不会是在厅里。

  二人小心翼翼的绕过这里来到了一个房门前,站在房门前的时候,那股尸臭更加浓烈。

  房门的缝隙都被人用布给堵住了,不过房门并没有锁,谢不凡缓缓的打开房门,一股恶臭迎面而来,差点没让二人把刚刚吃的面包给吐出来。

  之间床边趴着一具尸体,背对着房门,尸体上方飞舞着苍蝇,还有蛆虫在尸体上蠕动着。

  窗户和房门的缝隙都用被子或者衣服堵住了,应该是为了防止尸体的臭味散发出去,地上还有拖拽的痕迹,一直从厅里延伸到床边。

  凶手应该是在客厅把死者杀害,然后拖拽到房里。

  谢不凡掏出手机,流河的信号不是很好,不过还好勉强还能打电话,他赶紧通知了局里。

  张栩忍着臭味走过去,蹲在尸体旁边,死者的面部依旧可以识别,只是在六月这炎热的天气,尸体的腐烂速度会比较快。

  张栩沉着脸看着面前的尸体,死者的身份正是这个家的主人,黄區。

  为了最大限度的不破坏现场,张栩和谢不凡决定就在门口等待局里的同志过来。

  梅易添此刻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在门口也闻到了一股臭味,对于梅易添来说,这应该是他第一次闻到这个味道,不过他看着张栩和谢不凡,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什么。

  梅易添脸色铁青,颤抖着声音问道:“警察同志,黄區他……出事了吗?”

  张栩点起一根烟,目前查到的与本案颇有联系的黄區,居然死在了家中,而且看尸体,死亡时间可能比刘悦还要早,一个死人自然没有杀人的嫌疑!

  谢不凡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掏出手机一看,然后沉声对着张栩说道:“在稻草人里面的鱼线上发现了一些人体的皮肤组织,经过DNA鉴定,和在黄區宿舍提取到的毛发DNA一致,基本可以确定,案发当晚出现的稻草人,就是黄區制作的。”

  张栩吐出一口烟,尼古丁的刺激让他的思绪渐渐平静下来。

  “你觉得,凶手是同一个人吗?”张栩问道。

  “这个现在还不能下定论,我们不知道黄區的死和刘悦的死有没有联系,但是黄區的确是和刘悦的死有关系,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谢不凡回答道。

  张栩没有再说话,他把现有的线索一一在脑海中罗列。

  稻草人,二十三把凶器,二十三人名单,尼采的名句,俄瑞斯忒斯画,黄區与刘悦的冲突,黎刊的隐瞒。

  这其中缺少了一条能把一切都串起来的线,这条线是什么?张栩手中的烟已经烧到了烟嘴,这才反应过来把烟熄灭掉。

  目前能追查的方向只有三个了,第一就是那份名单上的二十三个人;第二就是黎刊;第三是张栩一直在找的吴旭东。

  二十三人的名单谢不凡已经查了七个人,剩下的他们的同事也在继续调查,而黎刊,自从张栩上次见他之后,他一直没有消息。

  此案到现在,已经越来越云里雾里了。

  现如今,他不得不从黎刊和吴旭东那边入手了,如果可以,他想等黎刊和吴旭东扛不住心理压力主动说出来的。

  几声警笛声从远处传来,是王勤带队过来了。

  下车后,王勤直接进去房里,问张栩道:“什么情况?”

  “黄區死了,我们到了后就来黄區家,我想通过窗户看看屋里,就闻到了一股尸臭味,凶手用被褥和衣服堵住了门和窗户的缝隙,应该是为了不让臭味泄露出来。来时门是锁着的,无人知道黄區是什么时候回到流河的。”张栩回答道。

  “作案手法和刘悦案相似吗?”

  “很不同,现场没有发现凶器,而且凶手拖拽过尸体。”

  王勤看着房里的尸体,随即绕了一下房间,试图想找出什么标识,如果和刘悦案的凶手是同一个的话,那么现场应当会留下什么东西。

  突然,王勤在尸体的地下发现了一块石板,石板上用煤炭画了一个鬼脸!吐着长长的舌头。

  王勤让警务人员把尸体搬走,一些蛆虫因为尸体的摆动而掉落在地上,还有一些黄色的液体粘在了床上。

  石板大致有二十厘米宽,十厘米长,是一块不太整齐的长方形,只有几毫米厚,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上面用炭画出来的鬼脸沾上了鲜血,更显得妖异。

  张栩看着石板上的鬼脸,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鬼脸有什么寓意吗?凶手到底想说什么?

  窗户上糊的报纸,张栩和谢不凡因为突然看到了黄區的尸体,所以没有去注意看,王勤是一个不会放过任何细节的人。

  他走过去仔细的看了一下,是由几张报纸粘贴在一起的,报纸的日期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了,唯一让他在意的是,窗户外边的两个黑点分别点在了两个字上面。

  那两个字正是‘地’‘狱’。

打领带的熊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