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三人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失窃的画

  刘济时已经把何弦和何德阳父子的资料给张栩传了过来。

  何德阳,男,41岁,他妻子于1994和何德阳离婚了,所以何弦是单亲家庭,由于何德阳的文化水平不高,也没有什么技能,所以平时就只靠打散工生活。

  何弦,男,18岁,白莲高中高三学生,于2004年4月1日从白莲高中洪济楼的三楼坠落,经过抢救,如今陷入了植物人的状态。

  何德阳的家位于恒河市的三江小区,是一个年份比较老的小区,从建成到现在,已经有三十五年。

  张栩独自去到了三江小区,何德阳家所在的楼房有六层高,是一栋老旧的楼,何德阳就住在五楼。

  三江小区的居民大部分是以前某些国企的员工,后来分配到了房就在此定居了。

  张栩来到何德阳家门前,敲了敲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手拿着一支旱烟打开门,疑惑的看着张栩,问道:“您是?”

  “警察。”张栩拿出证件给何德阳看。

  何德阳一愣,不过还是打开门让张栩进去。

  “警察同志,有什么事吗?”

  张栩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老实本分的男人,何德阳的皮肤有些黝黑,应该是长期在太阳底下工作的原因。眼神有些黯淡,让人感觉眼前的这个人,一股子颓废的气质。

  “我来了解一些事情。”

  何德阳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问张栩道:“要喝水吗?”

  张栩摇摇头说道:“您儿子是不是叫何弦?”

  何德阳抽了一口旱烟,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然后点点头回答道:“没错,不过警察同志,你要是想找他的话,他回答不了你任何问题。”

  说完,何德阳带着张栩走进去里面的一个房间,床上躺着一个小伙子,五官姣好,只是床上的年轻人此刻紧闭双眼,身体一动不动的躺着,唯一能证明他还活着的,就是呼吸时胸腔的起伏。

  “他就是我儿子,现在是植物人的状态!”何德阳说道。

  张栩见过何弦的照片,床上躺着的这个人的确就是何弦。

  “你儿子他,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吗?”

  何德阳靠在墙边,吐出一口烟,缓缓的说道:“医生也不确定能不能醒过来,说是大脑受损,已经医治得没什么大碍了,可能是明天就醒,也可能几年后醒,我只希望这个孩子,能在我入土之前醒过来。”

  说完,何德阳走回刚刚的椅子坐在上面,给了张栩一种错觉,他好像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突然之间老了十几岁。

  “他母亲呢?没来看过他吗?”

  何德阳仰起头像是在思考:“他母亲啊!我想想,好像有四五年不曾联系过了吧!已经断了联系了。警察同志,你问这做什么?还是问你想问的吧!”

  张栩也走过去坐在椅子上,问道:“我想问问何弦从三楼坠落的原因!”

  何德阳木讷的看了张栩一眼,答道:“现在才来问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

  “刘悦死了!”

  何德阳攥紧了手中的旱烟,脸色变得有些狰狞,不过随后又恢复了正常,缓缓的回答道:“我知道,看来传闻是真的,外面都在说白莲高中死了一个学生,那个学生叫刘悦。呵!我只能说,天道好轮回!”

  “所以为了需要,还请你配合我们一下!”

  何德阳放下了手中的旱烟,站起来往旁边的柜子走去,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纸,递给了张栩,说道:“你自己看一下就知道了。”

  张栩从何德阳手中接过那张纸,是何弦跳楼前留下的遗书。

  遗书上先是写了对不起何德阳之类的语句,后面何弦开始在纸上控诉着命运的不公,到最后,把受到了刘悦等人霸凌的事说了出来,在其中,张栩还看到了黎刊和吴旭东两个人的名字。

  果然黎刊想要隐瞒的事就是何弦坠落事件,看到最后,何弦在遗书上诅咒了刘悦等人,要在死后化作厉鬼来索命!

  只是,何弦幸运的活了下来,却变成了植物人,而那些诅咒,好像开始灵验了,刘悦已经死了。

  张栩把遗书还给了何德阳,何弦的坠落原因和刘济时所调查的差不多,只是不单单是因为受到刘悦等人霸凌的原因,刘悦等人的霸凌是压垮何弦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何弦所有怨恨的集结点。

  何德阳把遗书放回抽屉后,问张栩道:“警察同志,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张栩点头问道:“黄區,白莲高中洪济楼的宿管,您对他有没有印象?或许,他和何弦之间,有没有什么过节?”

  何德阳摇摇头回答道:“我只见过他两回,一次是小弦入学的时候,一次就是去带回小弦的时候,对他没什么印象,给我的感觉也就是一个普通人,不过说话挺大声。”

  张栩刚想起身告辞,却突然发现墙上挂着一幅画,画的内容是三个人走在雨中,张栩指了指墙上的话问道:“那副画是您画的吗?”

  何德阳回头看了一眼,答道:“不是,那是小弦画的,他对于绘画这方面还算是有天赋,本来想上个美术学院的,只是……变成了这个样子!”

  张栩想起了挂在仓库的那幅画,随即问道:“何弦现存的画只剩这一幅了吗?”

  何德阳回答道:“之前挂在门口还有一幅画,只是前几天被人偷了,我想着,反正也不值钱,报警了也没什么用,偷了就偷了吧!”

  “被偷的那幅画上面是不是画的是一个法庭?”

  何德阳诧异的看着张栩,说道:“嗯?你怎么知道?那幅画你见过?找到了?”

  张栩点头道:“找到了,只是不能还给你,那幅画现在是证物!”

  “嗯?证物?”

  张栩并没有告诉那幅画就挂在刘悦的死亡现场,他起身和何德阳告别,临走时,张栩给了何德阳一根香烟,何德阳没有收下,他只是说抽不习惯香烟。

  张栩缓缓的下楼,在脑海中整理着思绪,想在其中找出什么联系,正想着,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了他。

  “诶?张警官?”

  张栩回头一看,居然是崔晓燕,那个看到了案发当晚的人!

  “张警官,真是你啊?你怎么会来这啊?难不成?你知道我今天回来,特地的来找我的?”崔晓燕一边走过来一边笑眯眯的说道。

  “崔小姐,你好,我只是来走访,能碰到你也是凑巧!”张栩有些受不住眼前的这个女人,她的自来熟让张栩有些无法适从。

  崔晓燕努努嘴,装作不高兴的说道:“别叫崔小姐,多不好听,要不?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叫晓燕!”

  “崔……”话还没说出口,崔晓燕便瞪了一眼张栩,张栩随即改口说道:“晓……晓燕,你怎么会在这啊?”

  崔晓燕满意的点点头,笑道:“我今天回来我爸妈这!我家就住在三层,呐,你背后的那个房子就是了。”

  张栩这才好好的端详起崔晓燕来,崔晓燕笑起来眼睛和弯得和月牙一样,还有两个小酒窝,张栩顿时觉得,这个崔晓燕,还挺好看的。

  “哦!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张栩刚要走,就被崔晓燕拉住了,说道:“诶!张警官,没什么事就去我家坐坐吃个便饭,顺便,我有可能会想起那晚更多的事情呢!”

  张栩一听到这个,立马就认真了起来,急忙问道:“那晚你还遗漏了哪些细节没有告诉我们吗?”

  崔晓燕伸出右手揉了揉太阳穴,说道:“这个我得好好的想一想才知道,所以,你就和我一起先去我家,我想到了马上告诉你,避免又忘了!”

  张栩想了一下,觉得崔晓燕说的有道理,有时候人的记忆会突然就迸发式出来,更多的细节将会突然就回想起来,但是如果没有马上记下,又会随着时间锁回记忆深处。

  所以有一些人认为,人的所有记忆都不会忘却,只是那些记忆就像是一座金字塔,最原先的记忆在最底层,随着时间慢慢的被一些新的记忆叠加在上面,就像是被锁起来一样。

  因此,有些人为了印证这一点,采用了催眠等方式来让人重新记起那些久远的记忆,只是从来没有人能够真正的论证这一点。

  张栩回答道:“那好吧!”

  崔晓燕笑眯眯的拉着张栩敲响了自家的门,张栩的职业直觉告诉他,事情好像不对劲!

  门从里面一拉开,一个老妇人站在门边,崔晓燕随即喊了一声妈!

  老妇人并没有马上回答崔晓燕,只是双眼上下的端详起张栩。

  张栩察觉到了老妇人的目光,这种感觉让他很怪异,心想,这好像是在端详未来女婿的眼光?

  老妇人最后满意的点点头,之后看向崔晓燕,说道:“你这个死丫头,带男朋友回来也不知道先通知一声!好让我和你爸有个准备!”

  说完,老妇人边打开拉闸门让崔晓燕和张栩进去。

  张栩知道老妇人这是误会了,开口解释道:“阿姨,我不……”

  解释的话还没说完,马上就被崔晓燕给打断了:“哎呀!妈,这不是想着给你们一个惊喜嘛!提前说了不就没有惊喜了嘛!怎么样?你女儿我的眼光不错吧?”

  张栩瞪着眼睛看着崔晓燕,意思像是在询问崔晓燕什么意思,崔晓燕笑眯眯的看着张栩,张栩此刻才知道,他入套了,进了崔晓燕的圈套。

打领带的熊猫 · 作家说

第十三章被屏蔽了,正在改文中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