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三人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五章 字迹

  崔晓燕把张栩给拉进了家,老妇人回头看了一下说道:“把门带一下!”

  张栩转身就要走,又被崔晓燕给拉住,崔晓燕在张栩的耳边轻轻说道:“张警官拜托你了,帮我一个忙,假装是我男朋友一下,我爸妈天天催我,今天正巧遇见你,你就帮我这个忙!我保证,不会让你白忙活的,我给你钱!”

  张栩也低声的和崔晓燕说道:“崔小姐,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你这是欺骗,你在骗你爸妈!我要走了,你别想套路我!”

  崔晓燕紧紧的贴着张栩,说道:“你不是警察嘛?警察不就是民众有需要帮忙的就得帮忙嘛!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去投诉你!”

  张栩刚想反驳崔晓燕,一道男声从里屋传了出来。

  “听说小燕子带男朋友回来了?我来看看!”

  一个男人从里屋走了出来,男人看起来有五六十岁了,但是看起来精神很好,穿着一件中山装,看起来精神抖擞,而且无形之中,还有一种老学究的气质。男人正是崔晓燕的父亲崔世郎。

  崔晓燕见崔世郎走了出来,马上跑过去挽住崔世郎的胳膊,亲昵的说道:“那个就是我男朋友,叫张栩,是个厉害的警察呢!”

  崔世郎一听到张栩是警察,认认真真的打量了张栩几眼,随后说道:“小张是吧?坐!”

  张栩很想好好的解释一下,但是旁边的崔晓燕一直朝着他挤眉弄眼,张栩暗暗叹了一口气,笑着对崔世郎说道:“叔叔好!”

  崔晓燕又回到了张栩身边,之后崔晓燕的母亲给张栩倒了杯水也走了过来,坐在了崔世郎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张栩。

  张栩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或者说,是紧张?他正襟危坐,他感觉自己以前和嫌疑犯面对面坐着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张栩拿出手机,迅速给谢不凡编辑了一条短信,大致意思就是让谢不凡来找他,救他回去。

  只是此时的谢不凡正在调查那二十三人名单。

  谢不凡拿着那份名单,挨家挨户的查过去,过程有些艰难,有一些人并不配合,不过谢不凡还是全部查完了。

  二十三人中,其中二十人均有不在场证明,另外三人后面也洗清了嫌疑,其亲属等人也并无作案时间。

  不过谢不凡在其中倒是发现了一件事,每个人对于刘悦的死似乎并无感到任何惊讶,十分的冷漠,仿佛是这个人本就该死一样。

  没有办法,一无所获的谢不凡只能回到警局。

  王勤还在流河带队搜寻作案工具,唯一担心的便是凶手直接把凶器丢进了河里,那样子无异于是大海捞针了。

  梅易添找到王勤,给了王勤一个东西,是黄區生前的笔记本,黄區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把一些他认为比较重要的事给记下来,但是他识字不多,经常需要梅易添给他代笔。

  所以,这本笔记则暂时存放在了梅易添这边,梅易添觉得可能对王勤他们有帮助,所以就拿过来了。

  王勤翻开日记本,最后的一篇笔记记载的时间已经是两个月之前了。

  上面写的是黄區看到了一件事,但是并没有具体说是什么事,只是黄區因为这件事,似乎还收到了一些好处,另外,在笔记里,还频繁提到了一个名字,何弦。

  张栩在崔晓燕家中等待着谢不凡的电话,可惜并没有,他只好自己想借口脱身。

  崔世郎见张栩那坐立不安的模样,问道:“小张,你是有事情吗?”

  张栩回答道:“是这样的叔叔,最近有个案子,所以比较忙。”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改日再来吧!年轻人先去忙你们的!”

  张栩站起身说道:“那叔叔我就先走了!”

  崔世郎点点头说道:“小燕,你去送一下小张啊!”

  崔晓燕跟着张栩来到了门口说道:“谢谢你啊!改天请你吃饭!”

  张栩摇摇头回答道:“不用了,只是下次这种事,你别拉我了!”

  “啊?难道说?你想成为我真正的男朋友?”

  张栩一脸黑线,转身直接就走了。

  崔晓燕看着张栩的背影,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回到警局的张栩第一时间就找上了谢不凡,而此刻的谢不凡正在电脑前全神贯注的查阅着资料。

  张栩走过去一看,发现谢不凡正在看何弦的档案资料。

  “不用看了,植物人,目前没有苏醒的迹象,案发现场那幅画就是他画的,在几天前那幅画就被人偷了。”

  谢不凡抬起头看了一下张栩,问道:“你怎么知道?你去过了?”

  张栩点点头:“老刘告诉我的,我刚从何弦那回来,倒是你,你怎么知道这个人?”

  谢不凡关闭的关于何弦的个人资料,回答道:“王队和我说的,在黄區的笔记本上,这个名字经常被提起,所以王队就叫我查。”

  张栩把刘济时发给他的邮件也一并发给了谢不凡,谢不凡看着那份邮件,脸上有些愤怒,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张栩重新拿起刘悦案的现场照片,在翻了几张之后,他的目光定格在了其中的一张。

  那是刘悦后背被用水性笔写上的那句话,张栩看着上面的字,特别是其中的‘死’字,他愈发的觉得自己好像在哪见过。

  字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张栩确定自己肯定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字迹。

  张栩拿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回忆这些天来所见过的所有关于字的画面。

  路边的广告牌,手机上的文字,资料上的信息,黄區房子窗户上的报纸以及何弦的遗书。

  张栩缓缓抬起头来,他的内心十分的震惊,因为他刚刚想起来了在哪见过这个字迹。

  就在今天,他才见过,甚至见过这个字迹的主人,刘悦背后的这个‘死’字和何弦遗书上的‘死’字,字迹的极其相似,或者说是一样的。

  可是何弦是植物人,他的字怎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出现在死者的后背呢!

  失窃的画,同样的字都出现在了案发现场,无一不在透露着,何弦以及何德阳,都与此案有联系!

  张栩一把拉起谢不凡就往外走,谢不凡一脸迷茫的跟着张栩,问道:“干嘛干嘛!你带我去哪?”

  “去找那个字迹!”张栩回答道。

  “嗯?什么字迹?你是说……那句话你知道是谁写上去的了?”谢不凡惊讶的说道。

  “我刚不是说了吗?我去了何弦家,何弦的父亲何德阳给我看了何弦留下的遗书,刚刚,我突然发现,死者后背上的那个‘死’字和何弦遗书上的‘死’字极其相似,现在我们要去印证这一点。”张栩道。

  谢不凡说道:“怎么印证?重新去一趟何德阳家再看一遍遗书?”

  张栩眯着眼睛回答道:“不,如果刘悦案和何德阳有关,再去一次可能会引起他的警觉,可能会把那份遗书销毁!我们直接去找林老师,何弦肯定有留些作业之类的在学校,让林老师找出来,我们去对比一下字迹。”

  说完,张栩便找刘济时要了林丹心的电话,跟林丹心说了把何弦之前的作业类的东西给找出来。

  林丹心一听是何弦,还有些奇怪,怎么就突然要找何弦的东西,不过她也不好多问什么,只得应承下来。

  张栩立马驾车和谢不凡到了林丹心家,她那刚好有学生写的一些高分作文,而何弦的作文写得很好,她那里自然也有。

  林丹心给两人倒了两杯水后把何弦所写的作文全部拿了出来,谢不凡拿出那张照片,要从这些作文中找出那些相同的字,看看笔迹一不一样。

  “张警官,你们怎么突然要看何弦的作文了?”林丹心问道。

  张栩边翻着作文回答道:“哦,没什么,就是有些事需要印证一下。”

  林丹心听到这样的回答也没有多问,就这样看着张栩二人翻着作文,何弦的作文在白莲高中也是属于厉害的那些人,所以放在她这的就有不少,一时半会张栩他们看不完。

  张栩像是想起了什么,问林丹心道:“何弦出事的时候,是两个月之前了吧?林老师,您有没有发现何弦出事前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林丹心脸色一变,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何弦这个孩子,可惜了,原本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怎么突然就出了这档子事了呢!他出事前倒没什么不对劲的,只是那时候好像是有一些关于他的流言传出来。”

  “什么流言?”张栩问道。

  林丹心想了想回答道:“时间也久了,我也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大致的意思就是说何弦盗窃吧!”

  “嗯?盗窃?”

  “对,就是说何弦盗窃财物,我记得当时还有宿管出来指证,说是看见了何弦盗窃。对了,那个宿管就是洪济楼的宿管黄區。”林丹心说道。

  谢不凡和张栩同时望向了对方,黄區,死在自己家中的第二个受害者,而且根据法医的鉴定,黄區的舌头还受损了,张栩知道是凶手让黄區在现实世界去接受‘拔舌地狱’的刑罚。

  张栩和谢不凡此时都意识到了,这个案件或许有新的进展了,能串起所有事件的那条线,似乎在此刻,已经隐隐的浮出水面了。

打领带的熊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