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三人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六章 原因

  随着时间的流逝,张栩和谢不凡在二十多篇作文中找到了五六个和那句话相同的字。

  张栩把那些用得到的作文放进包里,随后对林丹心说道:“林老师,麻烦你了,有一些我需要拿走,没关系吧?”

  林丹心点点头回答道:“没关系,只是你们不能随便发表,这是何弦的,你们拿去看就可以。”

  张栩和谢不凡道别林丹心后就直接回了警局,毕竟,他们两个也不能够完全的确定这两种笔迹就是同一个人写的,这需要交给技术科的同志去鉴定。

  “张栩,你确定这个何弦没有苏醒的迹象吗?”谢不凡说道。

  “这个我不能确定,不过只要找个由头,我们带上医生去检查一下就知道了。”张栩回答道。

  “也是一个办法,何德阳你觉得怎么样一个人?”

  张栩回忆了一下,一个老实本分,皮肤黝黑,经常拿一支旱烟在手上的男子形象浮现在张栩脑海中,说道:“何德阳看起来很老实,文化水平瞧着也应该不高,并且,他看起来非常悲观。”

  谢不凡之后便没有再向张栩询问关于何弦和何德阳父子俩的问题,而是突然话锋一转:“那你发给我的这条短信是什么意思?”

  张栩回答道:“嗯……没事,就是遇到了一个特别自来熟的人,有点不习惯,想叫你救一下场而已。”

  “不会是女人吧?”谢不凡问道。

  张栩回答道:“要是你办案的直觉有你八卦的直觉这么准就好了!”

  谢不凡哦的一声,惊讶的说道:“还真是啊!你张栩还能有魅力吸引女人啊?虽说摘掉眼镜是有几分姿色,但是你这糟糕的性格可就不敢恭维了!”

  张栩瞥了谢不凡一眼,说道:“是是是,哪像你谢大少爷,迷妹无数,我们两个可不一样!”

  之后无论谢不凡再怎么八卦,张栩都一言不发,安静的开着车。

  刚回到警局,张栩就接到了王勤的电话,王勤还在流河那边,张栩向王勤汇报了何弦何德阳的事后,又将笔迹的发现说了出来。

  然而王勤却告诉张栩,极有可能会有第三个受害者出现,因为王勤又在黄區的门前发现了被烧掉一半的纸板,上面按数字画了四个小人,只是被烧掉了一半,小人头上的字都被烧毁,看不出代表着什么。

  而让王勤确定这是和案件有关的信息则是,在那一半还没有烧毁的纸板上,第一个小人底下打了一个叉,旁边还写上了一个‘黄’字。

  第二个小人底下,只被烧剩下一个偏旁部首了,那个偏旁正是立刀旁!

  王勤结合现在的案情来看,黄區应该是第一个受害者,而刘悦才是第二个受害者,那么,四个被烧得残缺的小人应该就代表有四个受害者,而且凶手则是按照顺序去作案的。

  张栩听完王勤的话,脑中直接出现两个人的名字,黎刊和吴旭东,跟黄區和刘悦两个人有关的,恐怕就属他们两个人是第三受害者和第四受害者的几率最大!

  挂断王勤的电话之后,张栩让谢不凡自己拿着那些作文去做比对,他则自己又马上驾车前往黎刊家,路上还打了个电话给刘济时,询问他调查到吴旭东现在住在哪里了没有。

  可刘济时的答案是还没有,除了一些较为正规的大酒店会登记客人身份外,有一些打着便宜房名头的私人宾馆可不会去登记这些信息,而且这类小宾馆数量还不少,这给刘济时他们的调查增添了不小难度。

  张栩只能让刘济时继续查,并且要加快速度,可能凶手已经开始行动了,这次的凶手早就计划好了,而且每次的现场都很干净,完全没有他的痕迹,除了他自己留下的记号。

  再次来到了黎刊家门前的张栩可不像上一次那样了,这次他要让黎刊把所有隐瞒的事全部说出来。

  张栩按响了门铃,开门的依旧是黎刊的父亲黎振温,他看是张栩,皱着眉头问道:“张警官?您还有什么事吗?”

  张栩这次毫不隐瞒的说道:“黎刊在家吗?他现在牵涉到了一桩命案,所以必须让他配合调查。”

  听到命案两个字,黎振温有些错愕,不过他立马又恢复了平静,说道:“张警官,小刊怎么会牵涉到命案呢?这是误会吧,更何况最近小刊可一直在家,除了去考试,哪都没去。”

  张栩也不和黎振温多废话,直接说了一个名字:“何弦。”

  这次黎振温彻底的愣住了,眼神震惊的看着张栩,迟迟没有说话。

  从黎振温的表现来看,果然如张栩所猜测的没错,何弦出意外,这黎刊必定也是参与到了其中,所以给予给何德阳家的赔偿金,以黎振温的身家,一定是占了大头。

  张栩冷漠的看着黎振温,淡淡的说道:“黎老板,能叫黎刊配合了吗?”

  黎振温从震惊中缓了过来,不愧是在生意场上混的人,他很快就权衡了其中的利弊,直接给张栩让开身子,让张栩进到里屋。

  一进到黎振温家中,就看到了黎刊和黎刊的母亲以及他弟弟坐在客厅中。黎刊以询问的眼神看向黎振温,黎振温摇摇头。

  “黎刊,想起什么了没有?”张栩率先说道。

  还没等黎刊回答,黎振温开口说道:“老婆,你先带小枫上楼去,我和小刊在下面配合张警官。”

  黎刊母亲担忧的看了黎刊一眼,不过还是听从黎振温的话,带上他的二儿子上楼去了。

  黎刊回答道:“张警官,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和你说些什么,我知道的我已经都说了。”

  张栩也不急,再次问道:“吴旭东呢?最近他有没有联系你?”

  “吴旭东?他在昨天才联系的我,因为要跟我拿一些资料,不过我没有,倒是没有见过面,只是通了一通电话。”黎刊回答道。

  “那你知道他现在住在哪吗?”张栩问道。

  黎刊摇摇头说道:“不清楚,不是应该在他家吗?他家我没去过,不知道在哪,不过我倒是有他电话号码,我记给你,你自己打个电话问他好了。”

  张栩接过黎刊的手机,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吴旭东的电话号码,只是电话那边传来了关机的提示音。

  吴旭东的手机关机了,这让黎刊有种不详的预感,昨天才和黎刊通的电话,今天就关机了,难道吴旭东是凶手的第三个目标?

  “黎刊,黄區你认识吧?”张栩关掉手机,拿出了黄區的照片放到了黎刊的面前。

  黎刊回答道:“认识,他是我们宿舍楼的宿管。”

  “他死了,被发现死在了自己家中,死亡时间比刘悦还要前,而且,是他杀。”

  黎刊一听到黄區的死讯,一下子便紧张起来,舌头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他顿时觉得口干舌燥,于是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几口。

  张栩接着说道:“你之前想隐瞒的事情,是何弦的意外事件吧?”

  黎刊彻底的瘫了下来,低着头,沉默了一会说道:“何弦的事,我也没有想到。既然你都知道何弦了,那么那件事的始末我想你们也都应该查到了吧?那你还有什么要问我的呢?”

  “6月5日前,刘悦有没有来找过你,最近的一次。”

  黎刊回想了一下回答道:“有,而且就是在6月5日,刘悦来找过我,应该是晚上九点多一点,他当时来找我借了点钱,说是有单生意要做,他当时看起来很兴奋,我想他应该是又吃那些蘑菇了吧。我借了他三百元。”

  “嗯?他有没有跟你说做什么生意?和谁交易?”

  “没有,刘悦并没有说,不过我不问也知道,应该就是去买卖那些蘑菇,至于和谁我不知道,地点也不知道。”黎刊回答道。

  张栩眯起眼睛,大致是找到了为何刘悦会在晚上去到学校仓库的原因了。

  6月4日晚上九点,刘悦接了一通电话,那通电话是从公共电话亭打来的,那个人知道刘悦手上有裸盖菇,所以约见刘悦进行交易。

  而交易地点则是洪济楼三楼仓库,凶手便以这样的理由将刘悦引至仓库,在赴约之前,刘悦找了黎刊借了300块钱。

  后面经过一系列操作,加上刘悦食用了裸盖菇,所以凶手在仓库里面将刘悦杀害了。

  而在刘悦的口袋中就发现了那一袋裸盖菇,不过和黎刊借的300块钱却不见了,那么就有可能是凶手拿走了,也就是说,凶手并不富裕。

  这样一来,刘悦前往仓库的原因就说得通了。

  “黄區和何弦之间,又有什么过节吗?”张栩接着问道。

  黎刊回答道:“这个我知道的不多,不过我知道的就有几次吧!他们两个之间发生了几次口角。黄區这个人很固执,不懂得变通,最严重的一次应该就是黄區说看见了何弦盗窃吧!此事后来调查后也没有什么结果,不过,你知道有一个宿管的指证意味着什么吧,何弦在那段时间受到了很多意味的眼光。”

  “你们支付给何德阳家的补偿金偿还完了吗?”张栩看着黎振温说道。

  黎振温回答道:“已经早就给完了,第一时间我就给上了,几乎所有的补偿金都是我家出的,息事宁人嘛!”

打领带的熊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