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棋超猛体育生的奇怪青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无标题章节

  电话那一头还在嚷嚷着什么,陈小代只是轻轻叹了口气,直接把电话扔进了腰包里。

  “喂?陈小代,你在好好听我说……”听筒里的聒噪随拉链的咬合声被吞没在腰包中,陈小代心中涌上一股奇怪的快感,类似于封印了什么不祥之物。

  炎炎夏日,他却被自己的脑洞冷到了。自嘲的笑笑,继续走向公交车站。

  车站前立着一个熟悉的高挑身影,是白明月。

  一袭淡绿色的连衣裙被凹凸有致的身材撑起,柔黑色长发被扎成可爱的双马尾,一改平日的土气与死板。紫色的小包挎在肩上,单手撑着阳伞,散发出名为青春的光芒似乎已经盖过了烈日。

  陈小代眨眨眼,虽然知道白明月颜值很高,但还是无法将平时只穿校服披头散发,满口枯燥禅文和棋道的白明月和面前这位初号机配色的女菩萨联系起来。

  陈小代甚至隐约看到了她身边的佛光。

  白明月似乎是在等他,向他望去,又别过脸低下头,不自觉地咬着下唇。

  陈小代只是自然走到白明月的身边停下,隔着三步远的距离同她并肩而立。

  陈小代有闻到淡淡的,青苹果的香气。

  只是二人沉默不语,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

  白明月更是一反常态的欲言又止。

  紧张的空气让陈小代想起抽卡前的自己,感觉有点不自在,于是率先打破了沉默:

  “哟,换了新皮肤啊,衣品还是可以的嘛。”

  只听到一声似有似无的轻笑,“还轮不到你来说我啊,变态衬衣男。”白明月瞪了过来。“还有这就是你对一个青春少女新形象的评价吗?”

  “老揭别人伤疤,你是刘邕吗?”陈小代故意避开关于形象的话题。

  见陈小代无动于衷,白明月嘟囔一句“真没礼貌”便接了话茬:“亏你想的出这么恶心的典故,我怎么感觉你倒是很享受呢?”

  “人都是嗜痛的嘛。”陈小代仿佛自嘲,“在等人吗?”

  “明知故问。”白明月娇嗔道。“老是踹着明白装糊涂,真令人……”

  “讨厌就讨厌呗。”陈小代已经习惯了,被骂也好被揭伤疤也好,不但不会少块肉,反倒比少块肉更爽。

  甚至有点让人上瘾。

  陈小代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可能因为最近的比赛变得不正常了。

  “喜欢……”

  “啊?”陈小代不是没有听见。

  人总是在自己的思考速度跟不上问题时下意识装作失聪而拖延时间。

  这颗同时与九位选手下盲棋且九战全胜的大脑,在面对少女突然的告白时,拓机了。

  拖,就硬拖。

  “我说……”白明月深吸一口气,“我喜欢你啊。”

  清脆,且坚定。

  陈小代感觉自己的灵魂接通了火刑架上的哥白尼,敞篷车上的肯尼迪。

  冷静下来的白明月已经舍弃了少女的娇羞。

  白明月说:“你总是满口歪理,假不正经,遇事从来都是大包大揽,自作聪明。虽然你真的很聪明,你在人前装傻子,暗地里帮别人解决问题,但是没有人会注意到你的功绩,大家只觉得你有病。”

  白明月说:“是英雄却不站在光里,觉得这样很酷?你守护了哥谭那谁又来守护你?”

  白明月说:“你就是个胆小鬼。”

  白明月说:“懦夫。”

  白明月说:“你只是个小心的花匠,怕别人受伤,怕别人难过,总是站在别人的立场上,”

  白明月顿了顿:“优先牺牲自己。”

  “害怕失去眼前的美好,害怕亲手呵护的幼苗被风吹倒。”

  冷静过头的白明月似乎偏离了最初的方向。

  陈小代不语。

  白明月说:“这是你的选择,我无权干涉。”

  “但是……”

  “但是我……会心痛啊。”

  “所以我可以任性一回吗?我不求改变你的心意,只求与你共同承担那份痛楚,”

  “就像那时你拯救我一样……”

  “不可以吗……”

  陈小代从腰包中取出了学生卡,公交车就要进站了。

  “老白啊,”陈小代开口道:“今天,今天天气蛮热的啊。”

  白明月一愣。

  “公交上有空调,要不上去坐会?”

  白明月愣了两秒,爆了粗口:“陈小代,你他吗有病。”

  陈小代说:“是啊,我有病。”

  公交司机说:“有病啊,到底上不上啊?”

  公交车闭门驶去,只剩少女一人留在原地。

  “看吧。又是,这样。”

  白明月打开小包取出学生卡,又把卡装了回去,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陈小代在商业中心下了车,老远就看到夏雯站在大楼的阴影下,一手叉腰一手拿着手机听电话。

  夏雯看到陈小代慢悠悠的走来,便不顾强烈的紫外线小步跑去。

  “我说你啊,胆子肥了啊,敢挂我电话!”“我哪有?”“对哦好像真的没有……但是性质差不多吧!扔进包里和挂掉有什么区别?啊——”

  话还没说完,夏雯像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展示出惊人的颜艺。

  “大哥,腰包不是真让你跨在腰上的!”

  “不是叫腰包么?”

  “low爆了!像这样跨在肩上才是全世界,不,全宇宙统一的穿戴方式!你是哪个星系来呀……”

  夏雯放下提包一边说一边转到陈小代身后将腰包解开跨在肩上重新系好。

  但系好后陈小代还在原地失神,夏雯也察觉出陈小代今天的异样,这货今天怎么不怼人了?

  “发生生么事了么?”

  “没什么。好热啊,先进去再说吧。”陈小代转身走向商场。

  “等等等一下,我包没拿……”

  “没什么,不过又当了一次坏人而已。”陈小代用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说。

沈玄愉快的大右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