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小说家的秘密

  小说家的秘密

  ”这是北海道一个阴冷而潮湿的春天,著名的间谍兄弟死于极道组织的电刑椅上。而127小时之后,我后桌的少女将会再一次失去亲人,之后永远失忆。“

  女主持的声音温柔清晰,朗读完后,对旁边的男搭档说道:“天才小说家,高桥友恭先生的最后一篇小说,同样也很吸引人呢。”

  “是啊,这本小说打破了去年的销售记录,在海外也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只可惜......”男主持声音带着惋惜,“没想到他竟会死于意外触电,想来,和这本书的情节有些相似。”

  主持人和嘉宾开始聊起了这位小说家的生平,从高中因贫困辍学,后来一边打工一边写作,第一篇小说就引起了轰动。再到后来,高桥友恭一鼓作气,推出一系列作品,均受好评。正当事业蒸蒸日上时,他本人却突然死于意外触电,以这样使人难以接受的方式离开,人们大多对此唏嘘不已。

  节目最后,女主持道:

  “今天是高桥友恭先生逝世一周年忌日,本出版社整理推出他的作品集,大家可登陆栏目下的网站以优惠价购买......“

  电视机被关掉了。

  客厅内,一个少年坐在沙发上,仰着头,望向头顶残破的天花板。

  意外身亡?我明明是被人害死的啊。

  少年名为平宫北纪,但他真正的身份却是一年前意外身亡的高桥友恭。而回忆起一年之前的那个夜晚,他心里仍是惊魂未定。

  本是东京某别墅区平静的一夜,但随着一声撞门声,高桥友恭的房间突然冲进几个陌生男人,在扭打与捆绑之后,电流传遍了他全身。剧烈的疼痛和窒息感不断传来,他昏死了过去。

  醒来时,他下意识地一跳,却发现自己已经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了。

  最初的几个小时,他浑浑噩噩,大脑始终无法思考。

  直到第二天早晨,他才勉强能适应这具身体——原主因触电而亡。但在他倒地的几个小时内,似乎身体恢复好了。

  同时,原主的部分记忆也被他掌握。

  不过他根本无心回溯原主的记忆,他迫切的想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当打开手机时,他发现,距离记忆的那个夜晚,已经过去了十一个月了。

  而输入“高桥友恭”后的搜索结果,也都离不开“意外身亡”这个关键词:

  《天才小说家死于意外触电,和他最后一部小说细节相同!》

  《绝望!高桥友恭母亲拒绝采访,三天之后跳楼自杀。》

  《从警方披露的细节看,猜测为了研究小说细节以身试险。》

  ......

  连母亲也死去了,而他甚至不知道母亲是不是“自杀”。

  他绝望地瘫坐在地面上。

  与许多交友广泛的作家相比,他本人向来是独来独往的,没有亲戚与朋友。

  另外,连他的财产,也被全部收走充公了。银行账户销号,line账号也被注销。

  思考了很久,确定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帮助他的人了。

  他花了三天为自己和母亲的不幸哭泣,直到吃光了出租屋内所有能吃的东西。

  当窗外的夕阳在春雨后收掉最后一束阳光,他已经想开了部分事情。如今,他暂时只能靠自己找出事情的真相了。

  另外,他还需要假扮原主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尤其是原主一家并不富裕,而家庭又全力支持他来到城市里上学——升学率最高的私立高中,他不得不四处兼职,缓解家庭的经济压力......

  有些刺耳的门铃响起,平宫北纪回到现实,起身前去开门。

  应该是绪方凉鹤回来了——那是与他合租的女孩。

  打开门,果然是她。尽管眼中有难以掩饰的疲惫,但绪方凉鹤看上去却很轻松。平宫想起了以前交谈时曾听她说过,今天是打工的最后一天。

  平宫北纪是昨天刚好工作满一个月,所以今天才难得休息。

  顺手接过她购买的食材,将其放到了厨房。一回头,绪方凉鹤已经换好了鞋子,也走了进来。

  “按照规定,今天是我来做饭了。”绪方凉鹤说话的声音很轻,没有看他,边说着便开始动手洗菜。

  平宫北纪识趣地退了出来——厨房很狭窄。关上门,防止油烟窜出。随后他偷偷瞥了绪方凉鹤一眼。

  对他而言,这是一个神秘的女孩。

  在平宫眼里,她长得很漂亮。第一次见到绪方凉鹤时,房东正在为合租与平宫商议。间隙中不经意望去,她正低着眼睑,看着地面,一动不动。就仿佛一只悄然盛放的木莲花,周围的空气也显得沉稳澄澈。

  但她总是有一种,与外貌不相配的谦顺感,和一种令人怜惜的怯态——她长得高而瘦,本来该有一种干练娴静的感觉。而除了周身发育得略单薄,她算是十分漂亮的女孩了。平宫北纪也说不出这种奇妙的违和感,两人交谈的不多,他并不了解绪方凉鹤。

  但从不多的谈话中,他得知了女孩也是来自于外地乡下。和他一样,似乎很缺钱,平时很忙,工作更多。另外,两人都是远山私立高中的一年级新生。

  说到合租,这又是另一件巧合。

  平宫所在的远山市近些年开始了新一轮的城市化扩张,这在高度城市化的日本中显得少见,不过也算是展现了远山市的发展潜力。同时本市也将一些旧房子划定为拆迁对象,准备进行下一步的“市容美化”。

  他现在所住的这栋公寓也在清单里。

  本来这栋破旧的建筑会在几年后被清除,但房东在对公寓进行了一些表面的修缮后,又开始了出租。

  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在拆迁中多领取一些补偿。

  当然,房东还是做了一些“弥补”,比如房租、管理费、押金等都很低,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中介费、退房清洁费、礼金等等,对于像他这样的贫苦学生肯定是有吸引力的。

  而到了平宫这里,只剩下最后一间房子,还是准备租给双人的。房东为了拉拢租客,收取了一半的费用便将房子租给了平宫,但还是约定之后会招租新的房客。于是,不久后他便迎来了绪方凉鹤。

  两人很快熟稔起来,当然,也并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如果有人问起,平宫只能回答:“哦,我知道她,但也就这样了。”

  不过他们倒是商量好了很多事情,比如作息时间、卫生打扫、电气水费以及三餐安排等事项规划,两人遵守得很好。就比如今天的晚饭,按照规定,是由绪方凉鹤来做的。也就在平宫北纪发呆时,厨房门打开了,绪方凉鹤招呼他来吃饭。

  简单的炒菜,还有鱼肉。米饭由于事先泡好了米,吃起来软糯却不黏嘴。总之,这是一顿美味的晚餐。

  她做的饭菜从来没让人失望过,平宫边吃边想,不经意地向对面桌瞥去。绪方凉鹤则很是安静地进食,面色带着些青白,低顺着眼睑。额头的侧刘海不时垂下来,她总是拢到后面去。

  过了半晌,她突然发话了:

  “如果开学了,打工的时间就很少了。”

  “嗯,我也在想这件事。我大概了解过,学校规定的社团活动不能太早结束,而且,学校也没有什么归家部。”

  实际上,他并不想忙于打工。但为了减少原主家庭的负担,也为了以后人际交往的开销,打工是必不可少的。

  “不过,我知道学校马上就要有一个新的社团成立了。而且时间非常自由,甚至不用管学校的。”顿了顿,绪方凉鹤又补充一句,“我在打工时听到的。”

  “是吗,什么社团?”

  “小说创作部。”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作品内投已过,大家可放心收藏阅读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