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开学

  开学

  “据我所知,这类社团每个学校都会有一个吧。怎么会突然新开办一个呢?”

  没错,这种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归为文学部的社团,一般情况下伴随着学校建立就会存在。

  在日本高中里,一般不会有着功能、活动类似的社团的。一方面是节省学校的社团费用开支,另一方面是减轻社团指导教师的压力。

  绪方凉鹤答道:“似乎是本校的文学社太过臃肿,有学生不满,要求分离吧。总之,我觉得我们应该考虑一下。”

  “也好。”

  晚饭很快结束了。

  平宫回房间时,知趣地关上了泛黄的格子拉门。灰蒙蒙的毛玻璃阻挡了杂音的干扰,也隔绝了任何暧昧的可能。

  这间很大的格子拉门显然是后来房东装上的,合上之后,两人便可互不打扰。除了厨房和客厅,剩下的都是各自的私人领域了,甚至卫生间都有两个。

  这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所建的楼层,所以和今天专门用于出租的房屋不同。当然,除了地方大之外,也就没什么其他优点了。

  平宫回到了自己榻榻米的房间,像骰子一样的正方形,尽管有扇大落地窗,还是有些阴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房间角落的书桌,但和泛黄的棉被壁橱、矮旧的涂漆木柜以及不平整的墙壁完全不搭。换句话说,只有这张书桌还正常,其他的太老旧了。

  不过他早已习惯,随后便端坐在桌子旁,开始构思与写作。直到夜深时,写累了,他也会到那间小小的阳台,眺望远处挂满衣物的树木......

  开学后的时间太不确定,平宫想趁着闲暇时间多写点。

  其实他也想过,不去打工,专心写作赚钱。只是他出事后,存在电脑的大纲、素材找不到了。

  再加之还要上学,新的环境和人群,让他心里慌慌的,难以静下心。

  这种情况下,写作风险太大。

  于是,平宫北纪索性决定不要强迫自己,去体验生活不失为更好的办法。或许,他能从这样的生活里找到灵感,平和心态。

  无论如何,日子总还要过嘛。

  此外,他关心的就是那个小说创作社了。

  对于自己的写作水平,他还是有自信的。但平宫还是担心这种社团活动耽误时间,费力不讨好。

  干脆称自己当成个新手吧,反正高中生也不会有多高的水平,默默无闻反而少些麻烦。

  ......

  漫长而阴郁的冬日过去,带来花香的微风轻抚着行人的脸颊。

  或是洁白的衬衫,亦或是熨烫过的格子裙,都在年轻的身体上焕发光彩。宽松的长裤缠绕在平宫北纪的双腿上,板鞋踏在地上总是发出声响。

  不断挥开风吹过来的花瓣,平宫北纪身旁不断经过远山私立高中的学生。有的行色匆匆,也有的在热情地打着招呼,但他们的脸上,无一不是崭露出兴奋而期待的神情。他不禁在心里感叹:青春真好。

  高中生无疑是位于青春最中心的位置。无论是各类漫画、动漫,亦或者是社会关注的重点对象,都有着他们的面孔。每天和朋友打打闹闹,或者是向心仪的对象表白,互相等待着一起回家,还可以参加美妙的烟花大会、修学旅行......总之,这都是平宫北纪曾憧憬过的事情,他当年作为归家部的一员,再到后来高中辍学,始终都没有体验过“真正”的青春。

  但这种憧憬又在一个小时后打破。

  开学讲话完毕后,大家分别来到自己的教室里。平宫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位于教室中央。而绪方凉鹤被分到了后排靠窗位置。

  真巧,居然还被分到了同一班级。

  教室里乱糟糟的。有相互认识的在讨论加入什么社团,也有像平宫北纪一样不说话,默默整理书桌。但随着一名中年女老师走进教室,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上野惠子,这是女老师在黑板上写下的名字。她脸部的线条很硬直,长得又瘦又高,散发着严厉的气场,是班主任没错了。

  “我希望大家明白,远山私立高中是一所升学高中,不是让同学们在此混到高中毕业的。尽管一年级的学习压力最小,但我还是希望各位把心用在学习上,规划好以后要上什么大学。”

  气氛冷了下来。似乎是想要缓解一下僵局,上野惠子又挤出了一个微笑:

  “不过,本校的社团活动很是丰富多彩,同学们在下午就可以领略到了。学校还是希望你们能够享受高中生活,但我要提醒一句,本校没有归家部,不要想着下午上完课就溜了——我们是升学高中。”

  “那有自习部吗?”教室里有人问道。

  自习部,其实就是待在教室或者其他地方学习的部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高年级学生在迎战升学考试时参加的。

  由于远山私立高中属于升学高中,与其他公立高中相比,学生不用再另外去“私塾”等教育机构补课,而是由本校老师负责指导。当然,这也是学校学费高的原因之一。

  “当然,不过开放在二年级。毕竟,相关补习课程设置都是在你们分科后才开始的。”

  平宫北纪四处看了看,的确有许多学生摩拳擦掌,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投身知识的海洋了。

  其实日本高中和动漫、轻小说表现得很不相同。虽然日本学生的竞争压力比不过华国、韩国,但也绝对不会像动漫里那样轻松。尤其是像远山私立高中这样的学校,学习氛围和竞争压力可不是普通的公立学校能比的。一方面是师资力量、学校财力雄厚,另一方面是生源拔尖的缘故。

  果然,无论在哪里,优秀者的竞争是不会少的。

  “社团表现也是要划进考核的。当然了,如果实在没有什么社团加入的话,你也可以考虑志愿部,去多做些志愿活动。我们干活可是很缺人手的。”

  上野惠子做出头疼的模样。

  教室里一阵笑声,气氛有所缓和。

  “好了,我再带领大家熟悉一下校规。第一,不能擅自离校。第二,严禁打架斗殴。第三,可以带手机,但在课堂上需要在老师许可的情况下使用......”

  ......

  直到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完,平宫北纪才稍稍放松。而对于课堂情况,他的选择是......钝角。

  虽然他自认为以前学习成绩还不错,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所学的知识早就忘了个一干二净。自己身体原主的记忆虽然被继承,但也只是那些重要的部分。对于学习到的知识,只留了个模模糊糊的影子。而他又没有刻意地去回忆,导致对于之前学习的记忆完全混乱,基本很难再记起来了。

  他绝不想要自己成绩太差,有几名老师已经开始讲课了,他一刻不敢怠慢,吃力地跟着学习。直到最后一节课上完,平宫北纪已经感觉大脑不够用了,趴在桌子上。

  教室里躁动起来,楼下更是人声鼎沸。平宫北纪有些不解,但随后又明白了。

  新生开学,自然也是本校社团纳新之日了。平宫北纪凑到窗子向外瞧。楼外空地人来人往,社团打出横幅,高年级的学姐学长们在四处分发传单。公告栏上,也是贴满了社团的海报。

  “上课时,我看你在很认真地学习。”

  是绪方凉鹤在向自己搭话。

  平宫北纪有些无奈,认真是一回事,听不听得懂又是另一回事了。但他又不能向绪方凉鹤说明其中缘由,只好问道:

  “你那个......小说创作部,在哪?去找找看吧。”

  她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两人下楼,但还是保持着些距离。不断接过好几张社团海报,绪方凉鹤和他也是走走停停,但始终没有找到这个社团。

  学校内依旧很热闹,但喧嚣声逐渐远离了两人、

  就要转完一圈了。

  平宫北纪心里越来越没有底。走到现在,人已经不多了,只有几个同好会聚在一起聊天。

  绪方凉鹤突然停下,指着不远处的两张桌子,声音有些犹豫:“大概......是那位吧。”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名高大的男生。

  男生也发现了他们,疾步走过来,但又放慢了脚步。他的声音有些迟疑,带着试探的语气问道:

  “是要加入小说创作社吗?”

  得到确定的回答后,那男生便松了一口气,随后露出了感激似的微笑。

  他招呼着两人到桌旁签字。一边指导着他们,一边介绍着基本情况:

  “我是小说创作社的副社长,江川央生,现在是二年级。社长是长谷夕香,是你们的学姐。她刚刚有事离开了,待会就回来......”

  江川央生颇为健谈,问起了平宫两人的情况,不时为他们科普些本校的情况。例如哪个老师最严格,哪些社团取得过什么成绩......

  他又从桌子内取出些饮料零食,塞给他们吃。

  平宫北纪心情也稍稍放松些。

  四月春风缠绵悱恻,携起几片樱花。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新人作者,求收藏,求追读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