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学姐竟是我粉丝?

  江川央生同绪方凉鹤聊起天来,平宫插不上话,便把目光集中到了别处。

  目光扫过桌面上的一本书,他猛然觉得封面十分熟悉。

  拿起来看,果不其然,这本书竟是他第一本出版发行的小说:《橘色的耻辱》

  再仔细看版本,这竟是近十年前初版的一批,翻开第一页,果然还有他的亲笔签名。小说被勾勾画画,翻到最新一页,一个批注还未写完,不过字迹娟秀,看样子应该是个女生留下的。他反应过来,这应该出自本社团的社长,长谷夕香。

  不过按照年龄推算,这本书应该不是她当初买的,可能是借来的吧。

  当然,小说中批注的赞美之词,倒是能看出看书人的喜爱与用心。

  “看来我还是有粉丝啊。”平宫随即回想起电视上播送的节目,大谈自己“去世一周年”,顿时觉得凄凉与荒诞。

  十年前奋力创作的夜晚,突如其来的变故,母亲的死亡......这些记忆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闪过,令平宫不能自已。突如其来的低落情绪让他一时缓不过来,他放下小说,选择抬头望天,分散注意。

  仲春夕阳难得艳红,斜照在青石板地面。天空也有流动的行云,被其遮住的红色光体折射成不同的浓淡。正当时,人影散乱,今天的纳新将结束。

  “为什么,你要摆出那么悲伤的表情呢?”

  平宫北纪循声望去,发现一个女孩站在他的不远处。

  一时间,他竟不知该如何对答。

  夕阳为她打上了最柔和的灯光,女孩的脸上映照着金色与鲜红的光晕。她背着太阳,平宫一时只能眯着眼睛打量她。

  女孩将头发拢到耳后,并没有等到平宫的回答,而是径直走向了小说创作社,走向江川央生,询问今天的纳新事宜。

  这就是长谷夕香学姐吧,他心里寻思道。

  他的目光不由得被吸引过去,打量着这位社长的模样。

  长谷夕香长得不算很高,不过身材很匀称,不似绪方凉鹤那样单薄。此时她正坐在桌子旁,长发柔顺地垂到了桌子上。

  她本人五官舒展大气,但现在却皱着眉头,手指不自然地叩击着《橘色的耻辱》。

  平宫觉得她纤巧的手指动作可爱,透露出一股亲近的孩子气。

  可从远处看去,她又突然变得不一样,隐隐散发出一种居高临下的气质。这种气质,既无恶意,也并不刻意。他想了想,这样的感觉经常来自于那些富家小姐。但对于一个社长来说,这种气质完全可以成为领导者的权威与体面。

  或许是察觉到了平宫北纪的目光,长谷夕香抬起眼皮看向了他,然后极其轻微地漾出了一丝微笑——或许只是因惊讶而堪堪颤动一下嘴角,平宫只觉得心尖颤抖。

  而后江川央生招呼他走近些,他也不知道是怎样走过去的。

  几人在简单的自我介绍后,聊起了看书的喜好以及创作经验。

  让平宫北纪略微失望的是,除了他自己,其余人都只是简单写过一些短篇,并没什么真正的经验。

  当问道他自己时,平宫为了不显得突兀,便也称自己同他们一样。

  “那我们就全是新手了?不过没关系,以后大家可以相互进步。另外,我们还可以向杂志投稿,请专业编辑为我们审核。”江川央生似乎是为了安慰大家,脱口而出。

  长谷夕香又说明了大概的活动,交代完后众人便准备解散。

  江川央生自告奋勇,一个人要把桌子搬回去。平宫将桌上的饮料瓶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时,却发现一对男女径直走向了小说创作社,正好向他走来。

  “同学,前面的,是小说创作社吗?”男生向平宫北纪问道。

  这两人......莫非是要加入我们社团?想到这里,平宫便迎了上去。

  “是的,我是其中的成员。请问,两位是要加入小说创作社吗?”

  谁知那名女生眼睛随之一瞥,不再看平宫一眼,随之走开。

  那男生身材矮小,也突然变成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眯了他一眼,摆手让他离开。

  莫名其妙地被人嫌弃,平宫北纪心里犯起了嘀咕。这突然来的两人,看样子是故意找茬的。

  果然,他耳后传来一阵含糊不清的女声:

  “话说,学校里的小团体倒真是不少,只可惜绝大多数都是自吹自擂。不过我头一次听说,这里有“小说创作社”的。想来,肯定比文学社要强的多。”

  原来是那名女生,平宫北纪这才注意到她缺了门牙,说话时为了不露出来,才一直含糊不清地讲话。此时,她正故作姿态地用手扇着风,旁边的男生也附和地笑着。

  周围的学生都朝这里看过来,平宫北纪一脸疑惑,而绪方凉鹤和长谷夕香表情不变。只有江川央生看上去颇为愤懑,没好气地反问道:

  “是你们?文学社的成员来这里有何贵干呢?”

  看样子,江川央生是认识这两人,只不过印象很不好。

  “倒也没什么。我们只是好奇,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自己搞这么个社团自娱自乐呢?实际上,学校里这么多小团体,除了挤在活动室互相吹捧,还能干些什么?你们是有专业的书籍和指导吗,还是说,你们有什么优秀的创作者,能指导你们写优秀的东西?我想不会吧。”

  “而文学社就不一样啦,并且,我们也有专业的研究版块呢,不用为了招几个人在这里等大半个下午。真是的,小团体什么的真的讨厌。加入我们,就不用这么麻烦。”

  那名文学社的男生慢条斯理。说完后,他以玩味的目光扫过绪方凉鹤等人。

  四周几个同好会向这边看了过来,那文学社的男女似乎格外享受这样的注视,尽管表现的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可眼神和嘴角却微微透露出些心虚。

  倒是有意思,平宫北纪心里点评道,同时心里却是疑惑起来了。

  他没有想到过,高中生居然也搞排挤这一套。而像今天这样,真的正常吗?

  哪有这样“招人”的?恐怕是来找茬挑衅的吧。

  不过这样也说不过去啊。

  如果只是觉得这个社团水平不够,简简单单地忽略就行了,文学社热热闹闹,何必来这里冷嘲热讽?何况,这么小的团体,又不会对文学社造成什么困扰。若是发展起来了,大家多多交流,共同进步嘛。

  并且,如此行径显然会败坏其他人对于文学社的印象,这样的风险显而易见。像今天这样,明褒暗贬,拐着弯地劝众人加入文学社,实在有些不寻常了。

  平宫北纪觉得,事后的原因不止这么简单。

  长谷夕香依然不说话,眼睛眯起又睁开,紧紧抿着嘴。而江川央生似乎是忿忿不平,正要说什么,却被长谷夕香拦住了。

  气氛有些冷淡,没有人开口。

  见众人没有搭理她,文学社女孩似乎是忿忿不平,语气带些不耐烦:

  “所以啊,为了你们好,这种小团体的自我陶醉就免了吧。如果加入文学社,我们可以考虑考虑。这样,少点碰壁的风险。”

  一口一个小团体,你让旁边的同好会怎么想嘛。平宫吐槽道。

  不会是长谷夕香,或者是江川央生得罪文学社的人了吧。

  长谷夕香将小说收进书包内,不紧不慢地回答: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盘算的是什么。”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