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隐隐的危机

  隐隐的危机

  那两名文学社的同学似乎是泄了气,但又很不服的样子。

  平宫北纪更是疑惑了,他们盘算的是什么?

  那名女生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继续说道:

  “好,你也知道我们来的目的。但是,你们的社团的确和文学社在某些方面太接近了,而学校并不允许。你又为何偏偏做这种事呢?”

  长谷夕香脸沉了下来:

  “所以说,只要在这学期证明,我们和文学社不一样就可以了吧。”

  “对的,具体时间还要等我们提交申请。”

  长谷夕香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

  “但是,怎样证明我们之间的不同,要比赛吗?”

  “没错,比一比就行咯。证明比我们优秀,你们的确就可以成立了。”

  “如果失败了呢?”

  “哦?现在就想着失败啦?那你们可能就会解散吧,或者,选择加入我们。”

  那文学社女孩似乎是没料想到,心中又是一份意想不到的狂喜,接着说: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该改天会再来的。”

  ......

  放学后平宫北纪去找兼职,可是并没有令其满意的,于是只好返回。回家路上,他又想到社团的事情,顿时变得忧心忡忡。

  本来想加入这个不限时的社团足够幸运,但没想到却是个不靠谱的。

  他觉得能和江川央生、长谷夕香成为社员,是一件很好的事。很明显,他们并不像文学社那样尖酸刻薄,即使文学社才出现过两个人。

  尤其是,长谷夕香这样的美少女是自己的粉丝。

  如果小说创作社真的要解散,那么他的时间就不好保证了。原本的计划被打乱,打工、写作的时间无法保证。这意味着,自己又要陷入忙碌的漩涡。想到这里,他心里一阵懊恼。

  狠狠地将路边的石子踢到一旁去。

  不知不觉间,夜幕已经低垂。月开始缺了,带着春的婉意。平宫北纪单单地走在发白的夜路上,踩着路灯的影子,身侧的景物一直向后退去。

  所以,即使没人注意,人们、城市、时间都在前进。

  只要没注意,如同强盗般的生活便会追上,强迫着自己做出不情愿的选择。

  他仿佛回到了年少时期,那些个焦虑不安的夜晚,如墨的夜云消逝在月光里,带着无法选择的伤感。被生活撵着走,像一头笨牛,固执地将自己的力气撒在有气无力的泥水里。十年过去了,他竟又回到了那种无力的生活中。

  平宫北纪做了几个深呼吸,心情稍微好些,思考了许久,觉得自己并不至于如此悲观。

  如果这两个社团真的要比的话,以自己的写作经验,他有绝对的自信从中胜出。

  至于突如其来的焦虑伤感,他想了想,大概是找不到合适的兼职,再加上对于学习的焦虑吧。

  未来的生活一片迷茫,而自己想的太多又做的太少。

  摇了摇头,他加快了脚步。

  破旧的公寓赫然在前方,平宫北纪没有仔细打量,径直爬上了四楼,按响了刺耳的门铃。

  门开了一个小缝,绪方凉鹤不愿露面。其实也容易理解,毕竟被看到两名异性高中生住在一起,就很难说得清楚了。

  他和绪方凉鹤是错开走的——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他们两人过于巧合的同步,一回到屋内,他便道歉:

  “对不起,回来晚了。”

  绪方凉鹤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就像平素那样沉默。她将一团乱的餐桌悉数收拾好,并将已经凉下来的热水倒进平宫的杯子里。

  他正口渴,将凉白开一饮而尽。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开了口:

  “对了,今天的便当,我做的太咸了。唉,真不好意思。以后放盐调味之类的,你来做吧。”

  “你起得太晚了,很着急。”

  “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

  他走到厨房,开始收拾,准备晚饭。他回来这么晚,一半的时间是去找兼职,另一半的时间就是去更远的超市买些降价蔬菜。想到这里,平宫北纪小腿微微酸痛。

  半小时后,平宫下功夫地做好了晚饭。豆腐不是很新鲜,他就慢慢调着火候,细细炸好。房内设施陈旧,连着煤气灶也委实不好用。随后他又炒了一盘青菜和土豆丝,将米饭端了出来。

  见他忙碌,绪方凉鹤也不好意思先吃,等到平宫坐好,她才小声地说了一句:

  “我开动了。”

  平宫北纪没那么多讲究,也没有注意绪方凉鹤的小心思。他扒拉几口,又看了看绪方凉鹤。他等着吃饭的间隙,问她:

  “你是怎么看待文学社今天的行为呢?”

  “哦,你不知道吧。”

  “什么啊,你知道了?”

  “江川央生跟我说了,那时候,你还在一旁看书呢,就是那本《橘色的耻辱》。”

  绪方凉鹤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对于她这样沉默的人来讲,每说一句话都是花出去的钱,是要小心的。

  “远山私立高中,比这间公寓还要久远呢。从上世纪开始,它从公立高中变为私立高中,几乎完全继承了那些老传统。就比如,那些庞大全面的社团。”

  “庞大全面的社团?”

  “文学社其实就是典型。文学包括的领域太多了,小说、戏剧、散文、诗歌等等,这么多领域,全都压在一个社团里。以前人少的时候还好说,但到了现在,学生越来越多,各类喜好众口难调。社团越来越臃肿,内部管理、进度之类的就是一团糟了。”

  “那为什么不分出去呢?”

  “其实倒也有,比如分化出去的话剧社。只是,学校对于这方面的划分不是很上心,对于指导教师、社团费用也只是单一地指向了“文学社以及相关”。那么,有了其他的社团,文学社就得分出部分费用、指导等给他们。所以,有了那些其他的社团,比如小说创作社,注定要分化文学社的实力、影响力。”

  “原来如此,如果像我们这样的社团越来越多,文学社所得到的活动费用、专业指导也就相对少了啊。”

  “是啊,可惜学校方面对这些方面不关注。我听江川央生说,学校还有好些个旧制度迟迟不改,管理层面太落后了。你看,其实文学社才是那种小团体相互抱团呢,这些年好不容易才出了个有文采的学生,但早就被那群人捧上天了。”

  “看样子,我们是在向旧制度宣战啊。”平宫北纪缓缓说道。

  “只是,我们都是些新手,真的能比得过那些接受过专业指导的文学社成员吗?”

  绪方凉鹤说完后陷入了沉默,似乎对此很是悲观。等她回过神来,平宫北纪已经将碗筷收拾好了。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