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 新手

  平宫北纪不是故意起床晚的。

  他每天都在构思与写作,有时灵感来了,写到深夜都不自知;而有时卡文,便时常陷入怀疑与焦虑中,更是很晚才能入睡。

  更何况,在这之前,他向杂志投稿已经被拒绝过一回了,这更让他陷入自我怀疑中。随后,则是近乎苛刻地自我检讨与修改。还有的,就是对于投稿的小心与犹豫。

  只是今晚,他什么也没有做,而是跪坐在房间中。

  母亲,是在一年前的今日“自杀”的。

  他并不知道母亲是否真的选择了自尽,但他心里时常愧疚不已。

  父亲很早就因为巨额赌债而抛下母子,自己也因此被迫撤学。母亲含辛茹苦把自己拉扯大,而自己也不负期望,通过写小说挣钱还了债,从乡下的小屋搬进了东京。虽然没和母亲住在一起,但也经常相互探望。

  只是还没有让她过几年好日子,就迎来了如此变故。

  尽管重生后,他想去东京,找一找母亲被埋于何处。只是他悲哀地发现,他身上的钱,还不够来回一趟的车费。

  拿出手机,调出地图,平宫顺着方向,朝着东京和老家的方向磕了几个头。

  一定能的,一定能找出一切真相。

  抹了抹眼泪,他昏昏沉沉地睡去......

  ......

  一连好几天,平宫都在平淡的日常中度过。

  兼职仍在找,可惜还是没有合适的。

  学习方面还是不行,虽然稍稍回忆起了部分知识,但理科方面是在是很糟糕。

  唯一让他安心的,是小说创作社的日常。

  社团的活动室位于一间理科教室,平时没什么人来。教室里都收拾干净了,壁橱里塞满了长谷夕香和江川央生搬来的藏书。

  江川央生还留下来了一套加热装置,他总是第一个来到教室,拿着酒精灯和烧杯为众人煮好咖啡,味道还不错。

  至于社团活动,和平宫北纪所预想的不太相同。

  长谷夕香下达的任务,只是保证每周完成两千字左右的写作。在周四时大家相互交换查看,为对方提意见,互相学习。

  当然,平时大家也可以多多讨论。不过几人关系还比较陌生,多少有些放不开。

  长谷夕香一向很严肃,不苟言笑。绪方凉鹤本就沉默寡言,现在说话更是不多。只有江川央生还算活跃,可还是无济于事。

  大多时间,众人都在读书写作,呈现一种安静的状态。

  这正是他所期盼的,平宫北纪不想和他们有太多交流,只想安静地呆在角落。倒不是他故作姿态,或许是出于成年人心理而感到无趣,也可能是年轻经历导致的自卑。

  这种心情,他想不明白,干脆也不去想。

  虽然在开学前有过期待,不过这种热情很快就冷却了。尽管他这种态度的确不算积极,但也算说得过去。

  可平宫北纪总觉得氛围不太对。

  他默默观察了很久,最终发现这种奇怪氛围的来源是长谷夕香。

  这个严肃的社长总是话不太多,时时刻刻都是一副紧绷着的状态。大多时候,她总是不自觉的摩挲着书页,一直呆到社团活动结束。

  另外,她好像格外重视这个两千字左右的写作,几乎每天都要提醒一句。平宫北纪大概能猜得出原因,长谷夕香大概是想以此来考察众人的写作水平。

  估计是为了和文学社进行比拼吧,平宫北纪也能理解。

  虽然并没有明说两个社团要比什么,但自己有实力总是好的。如果真的比不过人家,那么很快社团就会解散的。

  直到今天,众人开始第一次交换文稿,能看得出来,长谷夕香很是紧张。

  交换文稿,其实分成了两个步骤。第一部分是观看所有人的文稿,大致领略一下其他人写的如何。而第二部分则是将自己的稿子和他人置换,进行比较精细地研究,以提出修改意见。

  说白了就是,第一步通读众人的文稿,第二部单独为一人修改。

  这两部分倒是有各自的逻辑。首先要阅读所有人的文稿,不至于第二天相互讨论的时候,由于对他人作品一无所知导致一头雾水。其次则是只改一个人的文稿,则有精力进行针对性的建议。

  在第一步进行完后,平宫北纪被分到了长谷夕香的手稿,是一部短篇小说,字数也正好在两千左右。

  小说是用机器打印的,字行间距适中,很适合做些批注。

  平宫北纪再次花了几分钟看完,心情有些复杂。

  乍一看还可以,但为什么总觉得不好呢?

  平宫北纪阅读完后,陷入了思考。

  他又细细看了半天,用铅笔在上面勾勾画画。

  第三次看完后,对他而言,这篇小说就只能算过关,但其中问题还真的不少。

  平宫北纪想了想,大概是由于长谷夕香是有一定的经验的,可是水平还是很初级,只能避免一些浅显的错误。

  不再多想,他开始在稿纸上一一列举:

  人物展现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无法让人聚焦他的特征......

  这里的句子,全都改为被动比较好......

  结尾表现得太过笼统,这里可以加一些细节......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将想法都罗列完。将铅笔放后,他只觉得大功告成。

  在修改的过程中,平宫北纪脑海里经常不自觉地冒出其他人的作品——好像大家都写得不怎么好......

  这个评价很残忍啊,他不禁在心里默默感慨。

  平宫北纪将文稿折叠好,心里想着长谷夕香看到后会是怎样的反应。是觉得多此一举,还是会深受启发?

  他在做批改的时候,特意选择了相对简单易懂的层面。有的地方提了意见,有的则是直接附上了他修改后的句子。

  平宫北纪对于自己的修改建议都是经过筛选的,他细细回忆了以前高中时学到的写作知识,再结合这篇小说的具体内容,最后才呈现在稿纸上。

  因此,这些建议无论如何都很符合他自认为的“新手”人设。至于会不会被接受,那就不是他的事了。

  一股倦意就突然袭来,平宫有些困了。

  周围一直很安静。

  刚开始还能撑住,可到后来却已经睁不开眼了,他认为这是昨天夜里长时间写作的缘故。随后他便趴在桌子上,意识也迷迷糊糊......

  醒来时,已经是傍晚。

  活动室里空无一人。

  烧杯里的咖啡已经凉了,夹带着理科实验教室水槽腥味的风,从窗户灌进来。

  平宫北纪从窗外看去,被夕阳染红的景色极具梦幻性,让人心生怅惘。

  运动社训练的口号传来,吹奏部与合唱部的音乐汇聚在一起。几处教学楼遮挡了夕阳,到处都是大块的阴影和光亮。到处都很热闹,但并不会感到烦躁。

  他的心里升起了孤独的兴奋。

  世界这么热闹,自己可以安静地缩在角落观赏......

  他也说不出这样的感受,自从离开校园后,他再也没看过这样的风景,也不再拥有这样的心情。

  所以,到底是过去的回忆对此加上了滤镜,还是年轻的时候还未被模糊了眼睛?

  平宫北纪不知道,远处的热闹和现在的安静形成对比,他既觉得心安,又有着想参与进去的冲动......

  可是,隐隐的,他想要和其他人一同分享这种心情。

  这种念头冒出来,他自己也有些疑惑。这与他平时的处事态度不太一致。

  和那几个高中生么......他在心里沉思。

  门外传来脚步声和谈话声,社团的其他三人已经回来了。

  莫名的情绪被打乱,但迎面来的却是三名正青春的高中生。

  绪方凉鹤看到他后似乎放松了些,但眼里却是调笑的意味。

  长谷夕香则是很不满,看了他一眼就转过了头,坐回她的位子,将手里的塑料盒摆在桌子上。

  其实很容易理解,平宫北纪在社团活动期间睡懒觉,对于这个社长来说更像是无言的挑衅,尽管他不是故意的。

  他们几人的关系,正处于一种谨慎的探索时期。即使可能会有争执,还是会相对委婉地规劝,有时甚至不说——而不像熟人一般直接挑明。

  平宫北纪有些歉意,可他不知该如何越过这种微妙地情感去说明。

  干脆道个歉吧。

  平宫北纪正在组织语言,江川央生却突然插过话来,向他解释着:

  “平宫同学,我们刚刚去楼下买冰淇淋吃了。看你睡得太香,所以不忍叫醒你。呃,不过你的呼噜声也......挺大的,你昨晚熬夜打游戏了?”

  “是......不是,我昨天看一本小说,太入迷了就......”

  江川央生和他打趣地聊了会,氛围似乎轻松了些。绪方凉鹤在一旁感兴趣地听着,但长谷夕香的眉间却一直没有放松。

  江川央生顿了顿,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另外,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你要求的兼职,找、到、了!“

  他笑了笑,用力拍了拍平宫北纪的肩膀。

  平宫北纪曾向江川央生打听过这类消息,当时没有得到回答,他后来也没放在心上。但没想到江川央生竟默默记了下来,还帮平宫北纪找到了。

  在这一瞬间,他的热血化为美酒,欢快地在血管里流淌着。平宫北纪不再掩饰内心的喜悦,连连道谢。

  似乎是不愿破坏这皆大欢喜的气氛,长谷夕香也不发作了。她将桌上塑料盒里的冰淇淋推到平宫面前:

  “喏,我们吃剩下的,所以才留给你。”

  “唉?我记得可是某人挑了最喜欢的口味买给平宫同学的啊......”

  “烦死啦,解散解散......”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