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神秘的社员

  平宫北纪在之前的聊天中,得知了长谷夕香和江川央生是邻居,从小比较熟悉。所以这两人开起开玩笑来,倒也不显得突兀。

  活动室的空气里传来了忙乱的气息,大家都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平宫北纪看到长谷夕香将他的稿纸装进书包,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看完了她的稿子,慌忙将叠好的纸张递给长谷夕香。

  “长谷学姐......不,社长,我已经看完了你的稿子,也提了些意见在上面。”

  长谷夕香脸色有些迟疑,似乎不是很相信他花了这么点时间就提出了修改建议。她接过稿子,看也没看就塞进了包里。随后展露出微妙的笑容:

  “谢谢,至于你的稿子,我还得多看会儿。”

  “社长再见。”

  ......

  长谷夕香一直不是很看好这个有些不着调的学弟。

  她记得第一次看见平宫北纪时,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着实令她惊疑。之后的接触中,他又表现平平,完全和那天的感伤面孔搭不上边——她还以为这是个情感丰富的文艺青年。

  只是,他身上总有一种奇怪的气质。该怎么说呢,那既是一种带着平庸油滑的成年熟态,又夹杂着艺术感伤的另类气概。和她的交流谈话既有谨慎交好的礼仪模式,但却总有一种她捉摸不到的疏远俯瞰。

  最开始,长谷夕香以为平宫北纪和那些故意在自己面前特立独行的男生一样,可是现在她觉得这完全不是一回事。她倒不是自傲地认为所有男生都应该围绕她转,可这种奇怪的交流感受是前所未有的。

  很奇怪,她也很好奇。

  除了在座位上看高桥友恭系列的小说,平宫北纪也不做些什么了。长谷夕香曾抱着些期待问他阅读体验如何,毕竟高桥友恭算是她喜欢的一位作家,她希望能得到些他人新颖的观点。

  但是平宫北纪给到的答复却是“不过如此”云云。再问原因时,他闭口不谈,并称只是个人喜好的缘故。

  长谷夕香也不是不能接受人们对她喜欢的作家进行批评,只是,这种模凌两可的回答仿佛拳头打在棉花上一样,没有力道的反馈,只有软绵绵的疑闷。

  后来她反思,当时自己是抱着一种求认同的心态,并没想进行一些有效讨论。对此,长谷夕香觉得是自己的错误,可她再看见平宫北纪时,便知道两人之间开始隔着一层心之壁了......

  入夜,温习完功课,长谷夕香放下了书本。

  随后她又翻出给出修改意见的稿纸,想要看看平宫北纪有什么“高见”。这篇小说她构思与写作了很久,自认为不会太差。

  开幕雷击。

  第一段被醒目地画上了“√”。

  在曰本,“√”是错误的符号,常见于教师批改作业时,对于错误答案的标注。

  尽管是用铅笔画的,但仍旧很醒目,这个错误的符号烙在纸上,像锥子般刺痛着她的眼睛。

  “短篇小说不能加多余的话,更何况是开头。去掉后也无影响。”

  长谷夕香用手遮掉第一段,又速速读了一通,发现果然如此。

  可当时为什么会写这一段?她又读了读,回想起自己写下这段文字时的目的。

  对了,开头这一段属于倒叙,是来表现男主失魂落魄的模样,难道这样写不行吗?

  仿佛看透了她的想法似的,在下一行,平宫北纪的铅笔字迹清晰可见:

  “当然,我已经猜到你为什么这么写了。男主失魂落魄、手足无措的心情的确可以让他做这些没有意义的动作,可开头读者不知道啊,还不如抓住一个重点来写。以下提供例子。”

  长谷夕香心中很是吃惊,读完平宫北纪所写的例句,的确比她写的要好了很多,她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奇异的暖流。

  继续看下去,还有一些很实用的建议。

  “这里推测受害者当时的情形,最好用被动句,这样更好体现出惨状。而且,这里凶手和被害者视角混乱。既然建议你用被动句,就锁定被害人的视角吧......”

  “观念先行,是指作者只想写出那种状态,而不是人物所做的行为。不像小说,更像说明文了......”

  ......

  大大小小的修改建议布满了稿纸,长谷夕香心情复杂。

  这种心情,既有一种水平不够的无力感在其中,也混杂着一种受教的感觉。

  但还有隐秘的情感,更多的是心灵坦诚相见时的羞耻感。如同体育课在更衣室换衣时,看见同学各异身体的心灵反馈。

  没想到,交换文稿,被人建议修改竟是这样的感受,如同第一次听到自己录下的歌声那样......怕羞。

  不过她心里更多的,是隐隐的一种信心。

  没错,如果每个人都有他这样的水平,这个社团肯定能过文学社这一关的......

  长谷夕香虽无表情变动,但近来一直紧绷着的眉头似乎是舒展了些。舒了一口气,她继续看下去。

  绝大多数地方的修改都很适合,少部分需要和平宫北纪商讨一番。还有一些个概念,她不是很明白。

  看完后好久,她才缓过神来。

  这家伙,真的不至于是新手水平吧......

  她又翻出平宫北纪的手稿,在下午时,她看了半天也没有挑出多少问题。现在想想,自己当时就该想到那家伙水平很高啊。

  可平宫北纪为什么自称新手呢?

  长谷夕香本来的好奇心更加重了。她很想现在就联系那个家伙,可摸到手机才发觉自己根本没有他的邮箱和line......

  不过她随后想起平宫北纪那种“亲近的疏远”,心里顿时有点泄气。

  明天吧。

  或许他本人就是那样吧,总有人喜欢远离人群。

  ......

  平宫北纪走出了拉面店。

  这里拱廊两旁的小店鳞次栉比,如果走出去就能看到远处的群山。这里并不偏僻,但也并不算热闹。

  唯一人气旺的,就是这家拉面店了。

  平宫来面试的时候,这家拉面店的夫妇似乎有些犹豫,后来解释道是上一个来兼职的也是高中生,做的不尽人意。

  不过这种顾虑很快就被平宫北纪的行动打消了,无论是待客接应,还是上菜清洁,这个高中生都十分熟练。尽管年纪轻轻,却颇有成熟风格。

  “平宫同学的表现我们很满意,明天就可以来了。”

  他的口袋里有刚刚支付的薪水,时薪920日元。在东京算是很便宜,但在远山市算是不错了。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