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忧虑与决心

  平宫北纪并没有闲着,他按照刚刚所讲的方法继续做题。

  可是虽然懂了类似的方法,可仍是不太熟练。过了好一会他才算出来一个结果,但选项里却没有。

  他有点泄气,回过头去检查演算的过程。好在立刻发现了错误,及时修改了回来。

  绪方凉鹤也出来了,她套上一层休闲服,脸色也舒缓了不少。平宫北纪注意到她的手里拿着一张试卷。

  “做完了吗,做完了对一对答案。”

  显然没有,绪方凉鹤也并不意外。

  她看到平宫刚刚做完的题目,点了点头,道:

  “这题你都做出来了,那就是没什么问题了。”

  又是一阵漫长的等待,平宫北纪好不容易才将题目写完。随后绪方凉鹤拿起卷子和他对校,发现了几处不同。细算后,发现大部分都是平宫北纪的错误。

  完事后,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可接下来,他们就不知说什么了。

  两人坐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都没有看对方一眼。平宫北纪能明显感受到两人无话可说了,但绪方凉鹤似乎不想结束。

  她似乎......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到底是什么呢?

  平宫北纪不经意间瞥过去,绪方凉鹤左手攥起又松开,食指上似乎有一处伤口,被包上了创可贴。

  “你的手指怎么了?”

  绪方凉鹤反应不及,犹豫地说道:

  “......哦,我这个嘛,切蒜的时候给弄伤的。上次买回来的蒜太小了,我手上又沾了点水,一滑就这样了。”

  那是他买回来的,为此还多走了很远的路。再加上平宫北纪有些路痴,绕了很久。可是这种便宜货,却让绪方凉鹤受了伤,他心里着实有些过意不去。

  而她像是终于找到了说话的契机,转过头来看了平宫北纪一眼,又转回去:

  “我不太会写小说。”

  话题转变的太快,平宫北纪一时没有转换过来,过了几秒他才明白,估计这说的是社团的活动。

  也是,当初只是为了方便,所以才参加了小说创作社。但绪方凉鹤的真实水平,他是不知道的。

  “没事,可以慢慢学的。”平宫北纪安慰道,但又觉得这种话太苍白了。

  “刚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文学社那边的事又怎么办。如果到时候真的比不过人家,证明不了我们的确比他们好,那就完了。我是真的担心,我会在那时候拖后腿。”

  “怎么会呢,我们不见得比他们差。”

  “这方面你倒是很有信心,怪不得你在社团活动时那么放松。”

  绪方凉鹤说罢,表情又变得担忧:

  “如果最坏的结果发生了,估计就要重新选个社团了。可我已经和打工那边的人说好时间了,唉。再假如新的社团有很多活动,还要有很多人际交往,真不知道以后的时间安排该怎样......”

  她在一旁诉诸着内心的焦虑,又仿佛在自言自语,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低着头沉默了一下,便要告退。

  “没关系的,肯定会没事的。”

  那是平宫北纪的声音,听上去很沉稳。

  绪方凉鹤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什么表情,她点了点头,回到卧室了。

  客厅里只剩下平宫北纪一人。

  唯有灯管的咽咽低吟弥漫在四周。

  他叹了口气,开始在心里默默打算着一切。

  其实,绪方凉鹤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平宫北纪今天审看的是长谷夕香的小说,写的不是很好,估计其他人也都是这样。

  文学社的名声,在这几天他也有所耳闻。可以说,本校最能拿得出手的社团,就是文学社了。其不仅在小说创作方面有过获奖经历,在剧本创作、诗歌散文方面也是在很多杂志上报道发表过的。

  远山私立高中是升学高中,虽然升学率在本县并不算最顶级的,但要说起文艺方面的造诣和经验,却要比其他的高中要强得很多。据统计,本校已经走出了好几位有名的作家,都称在学校文学社的教诲与指导下受益匪浅。

  虽说学校近些年来已经好久没出过什么有名气的作家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无论怎么说,都是很有实力的。

  想来,这就是他们的底气吧。他的脑海里又回想起刚开学那天,那两位傲慢的文学社成员。

  另外,绪方凉鹤的担忧也算是平宫北纪本人的忧虑所在了,如果社团真的要解散,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平宫北纪很珍惜现在的环境,社团活动并不繁忙,几个成员也都很好。江川央生虽说大大咧咧,但平时的话都很照顾人,也帮了平宫北纪不少。就说这次帮他找到兼职,他也是欠了人家一个人情。

  长谷夕香学姐的话,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平宫北纪能看得出来。如果真的被解散了,估计会郁闷好久吧。

  不不不,不会的。

  不会让这个社团倒下去的。

  不仅是为了我,也要为了你们......他的脑海里闪过几个社员的面庞。

  他现在最大的依仗,便是自己十余年的写作经验,这可不是文学社能够相比的。

  虽然最近的创作还是不太满意,但平宫北纪的心境已经相对平和很多了,绝不像之前那样心里慌慌的,连杂志社的投稿也失败了。

  但写作这种事情对他而言,不是一蹴而就的。他现在有些手生,仍在调整。只希望能够早日写出些东西来,赚取些稿费改善生活。

  他在之前想着写写东西,维持生计。可是为了应付文学社之类人物,平宫决定还是暂时不想着给杂志投稿了,先解决眼前事要紧,毕竟生活还是能过的。

  “生活还是能过的吗......”平宫北纪想到这里,不禁有些苦涩。

  现在的生活只是勉强能过得去了。

  平宫北纪现在并没有太多钱,上次和原主家庭通电话时,他称自己打工挣了些钱,所以生活费并没有要多少。原主家庭的确很穷,平宫对此很能理解,并没有什么抱怨。

  嘴里仍然回味着晚饭的味道,不是很好受。

  他对于自己的厨艺还是很有自信,而观察绪方凉鹤平时做饭,也是在尽可能做好了。

  但由于买到的食材品质确不怎么样,味道什么的也不能强求。

  随后他又想起了绪方凉鹤手指受伤的事,或许是她自己不小心,但平宫北纪心里仍然有些过意不去。

  总是贪些小便宜,那些厨具什么的早该换换了,还有冰箱也是不太好用。家里距离学校也不近,可是他连自行车都没什么钱买。

  哦,更不用说这低质量的居住环境了。

  平宫北纪只感觉强盗般的生活又向他袭来,他只好无力地抓住手中的笔杆子拼命地写啊写,把自己学校社团的事情写平,把自己生活的贫困写结束,再让所有人都高看自己一眼!

  生活打败不了他,十多年前是这样,现在也是。

  他赌气似的,又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今晚加油写......”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