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文学社的矛盾

  平宫北纪特意起了大早,今天轮到他来做饭了。

  昨夜写到一半,他便困得睡在了桌子上。半夜他醒来一回,打了几个冷嗝,还是决定睡一觉,所以他现在带着一种焦虑的心态在做饭。

  早餐其实比较容易做好,关键就是午饭时的便当。之前买来了速食的味噌高汤,平宫将其用在了煮菜上。

  汤好了,考虑到绪方凉鹤口味比较淡,他又适量地加了些水。

  他尝了尝,不咸不淡,味道真是好极了。

  这个牌子的速食高汤是两人碰了好多壁才选出来的,味道不错,价格比较便宜。

  汤里的胡萝卜和鸡肉都是处理货,但也就是不太新鲜而已,考虑到经济因素,他们才买回来的。

  其实在曰本,由于蔬菜等原材料价格很高,外面吃和自己做价格相差不算很大。可是在外面吃也就那么几种食物,营养不是很全面,也不一定能吃饱。其他的东西又太贵,肯定吃不起,所以两人才决定自己做的。

  绪方凉鹤洗漱完毕走进厨房,她尝了口汤,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喝汤,多是一件美事啊——尤其是平宫北纪做的汤。

  早饭的流食就是这些汤了,剩下的汤拌进中午的米饭里。然后再把汤里的煮菜挑出来,胡萝卜、土豆、玉米粒以及鸡肉铺好,便当就解决了。

  两人之间越来越默契,平宫北纪从这份不常见的关系中感受到一种快乐,既是一种互相关心的感动,也是对于生活的希望。

  ......

  平宫北纪走在前面,绪方凉鹤今天后到。进入教室,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就是他的后桌一直趴在桌上,似乎在补觉。

  不对啊,这家伙平时都会生龙活虎地跟我打招呼啊。偶尔没有,也只是看书看入迷了。

  他的后桌名叫井上刚,家里是开书店的,平时也比较喜欢看书,和平宫北纪聊的也比较多。

  只不过井上刚参加的是文学社,以一名新生的身份。平宫北纪也是从他那里得到了很多关于文学社的消息。

  平宫北纪摇了摇头,开始收拾桌面,并拿出数学书和笔记本,准备温习旧知识。

  过了一会,后面传来了长长的哈欠声,一个迟疑的声音传来:

  “平宫?”

  转过身去,井上刚果然醒了,只是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妙,一脸憔悴相,还有黑眼圈。

  平宫北纪自诩熬夜小王子,但也没见过这么夸张的。

  “你这怎么了,昨晚熬夜了?”

  “唉,我好累啊,上个学太累了。”

  “到底怎么了?”

  “文学社......”

  井上刚强打起精神来,开始向平宫北纪说起原因。

  听完后,总结下来就是一句——井上刚去做免费苦力了。

  文学社正要举办活动,有一些体力活自然是留给男生做了。还有很多装饰品等东西需要手工完成,还是由他们做。其实不止这些活动,平时那些社团的学长们对于新人都是这样,美其名曰“增长见识经验”。

  “......等等,我听乱了,什么是分部长?一个社团也没那么多职位吧,顶多有几个副手.......”

  “你是外人,当然不知道了。我们这个社团怎么说呢,社长,副社长,分部长一堆人。三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净是些没什么内容的东西,你不参加还不行。各种活动、任务应接不暇,自从加入这个社团后,我都没读过几天书......”

  平宫北纪想安慰安慰他,但井上刚却自顾自地说下去了:

  “......还有其他事呢。这社团里总是分些小团体,对内相互吹捧,对外又有些相互排挤。谈论的内容无非就是些好的句子,整天‘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哼。那些个社长还有指导老师还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跟他们反映什么相互排挤,他们反而说这是促进竞争......”

  “......估计这次活动的功劳又落到社长头上了,可他什么也没干啊。也就在表面上轻飘飘地说一句‘辛苦大家了’,结果自己才偷着乐呢......”

  “......等级森严啊,前辈后辈分得清清楚楚,这个部长那个部长的,还不给人好脸色。他们很了不起吗,我也没见过有水平的啊......”

  好不容易等到井上刚的吐槽告一段落,平宫北纪小心问他:

  “文学社不至于都是些外行人吧,不是有的社员获奖吗?”

  “唉,那些人倒也有认真钻研的,但不是很多了。倒是有的人,名字我忘了,获奖后就加入那些小团体了,天天被人捧着呢。当然,我只是听人这么吐槽......”

  “要不你换个社团试试?”平宫北纪话锋一转。

  井上刚的表情变得麻木了,又开始有些纠结:

  “那我能去哪里呢?文学社好不容易才交到几个朋友,平时也相互有些照应。还是别半途退出了,要不好麻烦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说。那种事情......忍一忍就过去了,到了二年级的时候就会好很多了......”

  平宫北纪不说话了,他觉得很为之难过,但也能够理解。

  还想说什么时,教室里的氛围却变了。

  绪方凉鹤来了。

  井上刚打起了精神,脸上也挂起了满足的微笑:

  “平宫平宫,绪方同学来啦。今天她真漂亮。”

  你这态度转变得太快了吧,平宫北纪默默吐槽。

  教室里刚刚一阵缄默,没过一秒就又恢复热闹。但绪方凉鹤从门口到座位时,有很多人在默默地注视着她。仿佛视线一旦转移,她就会凭空消失了一样。

  直到刚刚还在三三两两聊天的女生,一下子就以她为中心饶了一大圈。

  什么“那个那个,昨天的电视剧你看了没有”,什么“你知不知道街角开了一家店”之类的话语。绪方凉鹤被寻求着各种各样的感言。

  无论哪种话题,她总是耐心地给出回应。

  即使有些不知道的,她也如实告知,但反而会得到“真诚”之类的夸奖。

  这样的绪方凉鹤散发的耀眼程度,就连在一旁闲聊的男生也会被吸引注意力......

  “唉,绪方同学这么漂亮,要是能和她说上几句话该多好啊。”

  井上刚在一旁羡慕地看着,顿了顿又说:

  “可是她好像不怎么喜欢和别人交谈,你看,她又不说话了。”

  说完,他趴在桌子上不动了。

  平宫北纪默默朝她的方向看去,果然,绪方凉鹤没再出声。

  先前围过去的女生们,已经在和旁边的几个男生搭话了。

  那些男生里,有个矮小瘦弱的家伙,说起话来搞笑轻浮,视线却往四处飘;一个涨红了脸,想要插上话却又不知说什么;还有一个加入棒球社的家伙,动不动就大声嚷嚷,以展示他的“男子气概”......

  几个说话的男女,身材体型、脸部气质参差不齐,就像一束捆在一起的杂草。

  平宫北纪能看得出来,女生们以绪方凉鹤搭建起了一个小团体,吸引其他男生来搭话。

  只是男生们似乎是冲着绪方凉鹤来的,他们大声、浮夸的讲话,不仅仅是为了吸引面前女生的注意,更多的是作为背景的绪方凉鹤。

  这些人的小心思啊......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