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玩笑

  平宫北纪倒是没有对他们产生反感,高中生的小心机,他也不是没有过。

  可正当他要转过头时,绪方凉鹤却突然从人墙的缝隙里用求救的眼神看着他,正好同他对上。

  这种眼神,倒不是请求,更像是一种无奈与吐槽吧。

  他稍愣了一下,摆出了一幅很无奈的样子,迅速收回了目光,心里却是幸灾乐祸。

  井上刚又从桌面上爬起来,看到了平宫北纪微笑的嘴角,假装没好气地开玩笑道:

  “唉,别想啦。我们只是一群非现充啊......”

  话未说完,讲课的老师已经来了。众人也不再交流,迅速回归座位准备上课。平宫北纪也转过身去,准备出书本。

  平宫北纪翻出了昨夜的草稿纸,上面还留有绪方凉鹤推算的字迹。他想到平时在学校里高冷的绪方凉鹤居然能穿着睡衣坐在他身旁,并为他耐心地讲题,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暗爽。

  可这种感觉很快就变成了一种内疚感和责任心,他认为把两人的关系当成同其他人对比的资本,甚至还隐隐地想要同其他人展示,这是对绪方凉鹤信任与善良最大的辜负。

  平宫北纪定了定神,便愈发下定决心,绝对会保守住两人的秘密,不会让她因此受到困扰。

  在心里默默训导了自己一番后,他开始认真听课。

  ......

  下午,已经快到社团活动的时间。

  长谷夕香在楼下发现活动室的窗户已经打开了,便猜到江川央生已经提前到达了活动室,甚至已经在用酒精灯煮咖啡了。

  随后便在楼下等了会儿,她远远地瞧见了平宫北纪和绪方凉鹤的身影。

  长谷夕香心头一动。

  她有好多话要对平宫北纪说,想重新认识他一下,想请他多多指教。

  昨天她对平宫北纪的态度也不算好,她担心会不会让两人之间有什么隔阂。

  长谷夕香本能地想高高抬手招呼两人,可想到了平宫北纪的态度就有点泄气,于是只好尴尬地放下了举到一半的手。

  倒是远处的平宫北纪一看见他就远远地招手,还大声“学姐学姐”地喊,这让长谷夕香有些意外。

  “这家伙今天怎么了,这么兴奋?嘶,不会是想着看我夸奖他吧,虽然他写的小说的确很好,给我的修改建议也的确有效......呃,感谢肯定是必要的,但你这也得收着些吧。啊,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好不爽,可是......”

  长谷夕香心里默默推敲着各种可能,转眼间,两人便走到了他的面前。

  她抬头看着平宫北纪的表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奋,眼神里也是有着平静之色。脸上的微笑并不客套,也没有平时追求她的男生的谄媚。

  这更像朋友之间正常的打招呼,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更别说什么小人得志了......

  长谷夕香顿时觉得自己刚刚的一番推测太狭隘了。

  平宫北纪眼尖得很,一走近就问道:

  “学姐,你刚刚把手抬起又突然放下,是手臂受伤了吗?”

  长谷夕香一时语塞,刚刚那种泄气的小心思怎么可能说得出来。倒是这家伙,一天不见怎么变得这么热情了?

  “学姐是在赶蜜蜂吧。”

  绪方凉鹤在一旁平静地说出她的推测结果。

  长谷夕香心中顿时充满感激,连连附和:

  “啊,对对对......”

  平宫北纪点了点头,毕竟时值四月,学校内各种花卉也已经开放。

  长谷夕香又和绪方凉鹤聊了几句,谈得很投机,把平宫北纪晾到了一边。等时间差不多该上楼时,却发现平宫北纪死死地盯着她。

  不,是她的头发。

  他向后退一步,眼睛里闪烁着恐惧的色彩,用手指着她:

  “学......学姐,你头上......好大一只黄蜂......”

  心肺骤停。

  长谷夕香顿时起了鸡皮疙瘩,耳旁似乎回响起嗡嗡的声音。那种赤黑色的小生灵似乎在寻找她的脖颈,然后狠狠地蛰她一下。她曾经感受过这种痛苦,因此异常地敏感。

  她的嘴巴紧闭,抿成波浪形。然后缓缓伏低身子,似乎是怕惊扰了黄蜂。等弯到一定角度,再压低裙子,猛地向平宫北纪两人之间的缝隙跳过来。

  动作敏捷,落地时也很优美。

  等站稳之后,她又迅速扑拢着长发,急切地问道:

  “还有吗,它还在吗?”

  眼前的男孩认真的看了看,面无表情:

  “学姐,没有了。”

  长谷夕香正要舒一口气,旁边的绪方凉鹤却“噗嗤”笑出声来。

  她带着困惑再一转头,平宫北纪似乎也憋不住了,也爆发出巨大的笑来。

  她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刚刚居然在开玩笑。黄蜂什么的,都是在吓她。

  “你......”

  长谷夕香又羞又恼:这家伙是怎么搞的,敢突然开始捉弄她了?

  她照着平宫北纪的后背拍了一巴掌,动作很轻,不像恼羞成怒的反击,更像是对于他所做出的恶作剧的回应,是那种女生特有的嗔怪。

  似乎是觉得不解气,她又将拳头抵在平宫北纪的后背上,突出来的食指关节狠狠地顶着他的脊骨,又转了几下,把他顶出去很远。

  食指关节处传来硬朗的触感,手部其余地方也触碰到了平宫北纪坚实的后背......随后众人上楼,长谷夕香走在前面两人之后,心里默默回味着那种感觉。

  长谷夕香曾对于这种男女生之间的小打小闹不屑一顾,认为那些人之间的行为很是幼稚。可是到了刚刚的情况,她自己也没有表现出多么体面——至少长谷夕香本人是这样认为的。

  对于自己破格的行为,长谷夕香心里生起一阵复杂的矛盾。有些烦躁,但心里似乎也能接受。主要是,平宫北纪的态度转变得太快。让她反应不过来。

  没过多久,她心里又变得忧愁。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形象:成熟的学姐,严肃的社长,似乎就这样崩塌了......

  摇了摇头,长谷夕香决定不去想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终于到达了活动室,江川央生煮的咖啡味道正醇香。众人按照各自平时的座位依次排好,在等待长谷夕香主持今天的交流活动。

  “好了,现在我们开始讨论各自写的小说,有怎样的心得体会都可以说出来。平宫同学,就由你先来吧......”

  “——哎呀,这小说创作社真难找,小团体什么的太见不得光了吧。”

  她没有注意到,门外已经有几人来了,其中几个还在嬉笑。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