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来者不善

  平宫北纪已经站了起来,听到声音之后便向门外看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长的很标致的女生。长得不高,但一身校服却被穿得利利索索,有几分管事人的气质。

  果不其然,她说话了:

  “你好,我们是文学社的。我是副社长,口野智子。”

  虽然表现得很礼貌,但却冷冰冰的态度却让人很不舒服。

  她的身后走出了几人,平宫北纪一眼认出了其中一男一女,正是那天加入社团时前来找茬的。

  还有两人面生得很,应该不认识。

  长谷夕香站出来,面带微笑:

  “欢迎欢迎,请问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不会是想要加入我们吧。”

  那之前来找茬的女生紧接着接过话来:

  “当然不是啦,我们在想,什么时候这个社团可以纳入到我们文学社。到时候,各位还要叫我一声分社长呢。”

  平宫北纪想起来了和井上刚的谈话,这文学社真正研究文学的不多,但各个小职位倒还划分的挺细。这下人人有官做,事事有人管,可算是能过足瘾了。

  “小崎美砂同学,请你注意措辞。”

  “好的,副社长。”

  可她哪有半点注意,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小崎美砂那两幅眉毛描得不对称,又过分粗浓,平宫北纪看得心烦。

  之前来找茬的男生也走上前来,似乎是为了附和小崎美砂,也突兀地干笑两声,交上一份纸张:

  “学校已经审查过了,贵社的功能与文学社极为相似,这里是校方建议。”

  长谷夕香看也没看,直接拿过来将其放到桌面上。

  到是平宫北纪拿过那张报告单,绪方凉和凑过来,两人一同看那上面写着什么。

  “经本校认定,发现小说创作社(社长,长谷夕香)与文学社(社长,蓬原直也)在内容功能方面存在很大重合,为减轻资源压力,协同相关活动,故希望两社合并,由小说创作社各位社员自愿选择加入文学社。”

  “但由于小说创作社(社长,长谷夕香)坚持认为,本社团在功能内容上与文学社不尽相同,在相关领域会更为精进专业。校方本着‘尊重差异,共同进步’原则,在同文学社商定后,两社可就相关部分选择比试,由最终结果来确定小说创作社去留。”

  “相关比试内容由文学社给出,具体时间安排由小说创作社决定。但持续时间不应超过一个月,在本校月考前决定胜负。(注:相关结果可由校园第三方给出,或由校外机构评判)”

  看来长谷夕香是知道这种事情的,平宫北纪看完后心里下定结论。

  “既然都看完了,那么我们也不耽误大家时间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们可以选择直接加入文学社。不要到最后毫无悬念地输掉,那只是白白浪费我们的时间。当然,只有一两个人选择加入的话,我们也是不会接受的。”

  那名文学社的副社长似乎是不耐烦了,口也智子的话越来越轻蔑。

  “哼,别瞧不起人了。快说比试的内容是什么,不要在这里白白浪费我们的时间。”

  江川央生刚刚一直忍着不发作,所以语气有些不太好。绪方凉鹤在一旁默不作声,只是来回翻动着那张报告单。

  小崎美砂默许地点了点头,走到跟前:

  “那好,我们就明说了。本校话剧社正在与文学社合作,准备编创一部新的话剧。所以这次比赛的内容就是话剧剧本的编创。”

  “具体内容我们不做详尽规定,但根据话剧社的需求看,剧本体量是要超过一小半时的。另外,一定要原创,不可以改编发行的小说。”

  还未等到平宫北纪众人应答,她又像要堵住其他人说话一样道:

  “这可是最简单的了,像这种东西,就像是写一部对话体小说嘛。你们可不要有什么异议哦。”

  平宫北纪这次有点疑惑了,把话剧剧本直接简单地归类于对话体小说,这是什么外行发言。两者虽然有些相似处,但隔行如隔山啊。

  他想对此进行反驳,可是在前面的绪方凉鹤却突然转过头,用眼神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平宫北纪心里虽然还是疑惑,但却打消了念头。

  “就是这样吗?没有其他要求了?”

  口也智子点了点头,接过话:

  “具体时间该由你们决定了。不过好心提醒一下各位,请不要恶意拖延时间。我们都是为了学校好呢。”

  她在讲话时,特意将“学校”两字说得很重。

  仿佛早就计划好的,长谷夕香依然镇定自若:

  “既然文学社对比试要求宽泛,那我们也不对此过分苛责了。只要能在限定时间内完成剧本即可,留给充分的时间供大家研磨剧本......”

  那男生却突然笑出来了,怪异而做作,打断了长谷夕香的发言。

  平宫北纪忍无可忍,想要对之发表一番意见,可长谷夕香却并没有什么举动。

  她盯着那名男生看。

  长谷夕香的眼睛,大胆而又肆意地扫过那名男生的脸颊和额头,定格在了他的双目之上。也不说话,也没有了表情。

  那几名叽叽喳喳的文学社成员也安静下来了,这里变成了一方死潭。

  那男生本是想好好表现一下自己,他早就想这样了。但当那道目光定格在身上时,他心里却一阵没底,不敢再发出声音了。

  可是,如果他的态度转变的如此突然,不就正显得自己狐假虎威吗?

  骑虎难下之际,他只好在那道目光的注视下继续干笑了两声,呕哑嘲哳的嗓音从声带里发出后,便灰溜溜地消失不见。

  长谷夕香又像打量物品一般,仔仔细细地看了那男生两周,也没有听进其他文学社成员的劝告,直逼得那男生往后退了两步,怏怏地躲到了小崎美砂身后。

  随后她的表情变得生动欣喜:

  “真是太好了,这位同学好不容易听懂,喜不自禁的笑声也让我们感到欣慰呢。”

  再也明显不过的针锋相对。

  在小说创作社众人的笑声中,口也智子几人走出了他们的活动室。

  可长谷夕香的微笑却一直凝固在了脸上,她叹了口气,便去把门关上。

  “这下,可是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