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已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困难与希望

  众人坐定,没有人开口。

  江川央生环顾了四周,问道:

  “那还进行下去吗,还是说,我们来商量对策?”

  他的脸上还是一副凝重的表情,对于刚刚的比赛内容,江川央生还是很在意的。所以他又自顾自地讲了下去:

  “要不我们先说说怎么应付这次的事情吧。这种话剧的编创,好像和写小说不是一回事啊......”

  绪方凉鹤也附和地点了点头。

  “其实没什么好讲的,大家的心情我也理解。”

  长谷夕香在那群人走后,第一次说话。她的表情在镇定之余,还有些疑惑:

  “其实我在想,这种话剧剧本的编创,应该是相关比试中最简单的一种了。之前我还以为比赛的内容会是文学批评、报告之类的,再不济也得杂志投稿啊。”

  顿了顿,她又说:

  “莫非想放过我们?这也不太可能......”

  绪方凉鹤道:

  “是轻敌吗?还是和话剧社内定了?”

  江川央生搭过话:

  “这倒不可能,话剧社还是很独立的。他们的社长我认识,是个很可靠的家伙。不过我们为什么要去想这些呢,无论简单与否,我们都要比的......”

  “——不,这次的比试,对我们而言,太难了。甚至很难有胜算。”

  一道清晰沉稳的声音传来。

  众人的目光集中在了平宫北纪身上。

  “为什么,平宫同学,你的意思是......”长谷夕香似乎格外重视地问道。

  “时间,时间不够。”

  顿了顿,平宫北纪继续说道:

  “话剧时长不少于一半个小时,这个体量的剧本,足以拍成一部电影了。”

  “是这样的。一部电影,除了对话部分,很多没有人声的场景也可以占到很多时间。比如展示、人物单纯的动作、片尾等等。刨去这些,一部电影还可以保持在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

  “而话剧的剧情,基本要人物对话推动。一个半小时的话剧,字数可不比电影剧本少。”

  “所以大概换算下来,这就相当于我们要在一个月内完成一部成熟电影剧本的创作。而现在,我们甚至连剧本内容都没定下来,更不要说呈现一个精彩的故事了。”

  “而且还有另外的坏消息——我们之间,谁写过剧本?”

  众人沉默了,被平宫北纪这样分析一番,他们也知道了这次的艰难。

  时间和经验,他们都不够。

  “哦,我想起来了,”江川央生道,“如果我没记错,话剧社似乎是要排练一部原创的话剧去参加比赛。而这个比赛的邀请,早在一月份就开始了......”

  “也就是说,文学社可能在上学期就已经准备了?”

  绪方凉鹤难以置信地问道。

  真是有备而来的啊。

  平宫北纪在旁边沉思。

  这下选择了话剧剧本的编创,他在之前深夜写作的小说,似乎也派不上用场了。

  而话剧的剧本创作,他也不是很有把握。

  平宫北纪还是高桥友恭的时候,曾经作为编剧参加过他自己的小说改编。剧本的创作经验,他也是有一部分的。

  这也是他能敏锐察觉到这次比试艰难之处的原因。

  而话剧这种东西,他在以前也是看过几场。

  印象里,话剧根据内容,可以分为“情绪型”和“故事型”两种。

  情绪型的就暂不考虑了,劳心费神,就像那种文艺电影,费力不讨好。

  显而易见,故事型的话剧就是最佳选择了。

  如果讲完一个完整精彩的故事,对他似乎也不太难。

  故事,故事......

  对了,自己重生后所写的小说还未投稿,给长谷夕香修改的文稿也算一部小说。虽然这些小说字数不多,但也可以作为蓝本啊。

  想到这里,他心里稍稍放松些。

  但回过神来一想,如果要选他的小说改编成话剧,那么多场景转换,还有很多是在极端的自然环境下,舞台上能呈现吗......

  另外,他写的小说中有很多幻想类的。对于这种非根植于现实的作品,表现在话剧上也是很困难的。

  看来还是不能盲目乐观啊。

  ......

  长谷夕香看着社团的众人陷入沉默,尤其是他最看好的平宫北纪愣在一旁,脸上阴一阵晴一阵......

  她已经设想过两个社团比试的各种情况,但没有想到居然会是剧本创作这一类。

  怪不得小崎美砂在宣布比赛内容时,显得很轻松地称剧本创作和对话小说没什么不同。

  剧本创作和他们小说创作部的活动有很大不同,而她却轻易答应了。

  这很明显是在下套啊。

  恐怕要更麻烦了。

  她正想着,却听到平宫北纪的声音:

  “各位,我们还是有些希望的......”

  抬起头,平宫北纪的笑有些苦涩,但表情还有着几分希望。

  陷入僵局的空气为之一转,也不再停滞了。

  “我们首先要确定要写一个怎样的剧本。现在最简单的一种方法,就是改编我们的小说。你们再把我的小说读一遍,我以这篇为例,给各位讲解一下什么样的故事适合改编。”

  平宫北纪不紧不慢地接着说:

  “这类剧本的编写是要大家一起分工完成的,我们今天先来试着写一点,回头大家再根据这些内容,去创作那些容易改编的故事......”

  江川央生眨了眨眼,有些难以相信:

  “平宫同学,你会写剧本吗?”

  一旁的绪方凉鹤也惊讶地看着他。

  “我啊,略懂一点......”

  ......

  下午刚过四点,小说创作部的活动室的众人已经准备离开了。

  其实这个时间,大多学生还是在进行社团活动的。

  而平宫北纪已经选择了离开,他必须在四点半到达打工的地方。这也是他选择加入小说创作部的重要原因——时间好掌控。

  随着平宫北纪和绪方凉鹤的离开,现在的活动室里只剩下江川央生和长谷夕香。

  他们两人还沉浸在平宫北纪的教学中。

  “平宫学弟居然懂这么多东西啊,真是没想到......”

  江川央生在一旁感慨着。

  “其实他会的东西还挺多的。”

  长谷夕香把昨天平宫审理的稿子给他看。

  江川央生接过稿子,疑惑地读了下去。可没过多久便按捺不住了:

  “天,这么厉害的修改建议,他怎么知道的?”

  他站起身来,似乎是心情舒缓了。在活动室里转了几圈,就准备收拾一番回家。

  “我先回家构思了,平宫学弟这么优秀,作为学长我可不能落下。拜拜......”

  长谷夕香仍在整理她所做的笔记,并且认真对照她写的剧本和平宫北纪的有哪些不同,听到他的话便点了点头,随后她又想到什么似的:

  “对了,他刚刚提到的那些书你还记得吗?”

姜泥面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